<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这也太凶猛了!”牛大娃看见张小卒竟然徒手撕裂了天雷,惊得眼睛都瞪直了。

    事实上他有点不太能理解,为何天雷会像布匹一样被撕开?

    这是因为张小卒的杀戮之眼看到了天雷的力量本源泉,在他眼里天雷即是一道力量法则,是由一条条小的力量规则编织组合而成,与布匹大同小异。

    凶猛是凶猛,但凶猛过后张小卒直接萎靡了。

    杀戮之眼闭合,七道战门随之一起闭合,白虎神力几乎消耗殆尽,他一下脱力瘫坐在赤龙头顶上。

    “多谢公子!”赤龙感激不已。

    张小卒非但把梧桐泪送给它疗伤,还为它挡下一道雷劫,顺带给它争取到了足够的恢复时间,让它看到了一线生机。

    它把张小卒送到牛大娃身边,承诺道:“若小妖能侥幸渡过化龙之劫,必当为二位公子效力千年,刀山火海绝不皱眉?!?/p>

    牛大娃摆手道:“你若能渡过此劫,我二人愿与你结拜为兄弟,此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p>

    “小妖何德何能,怎敢高攀?”赤龙谦敬道。

    “哈哈,你若飞升化龙,高攀的是我二人才对?!迸4笸扌Φ?。

    然后朝赤龙摆摆手,催促道:“快去准备应对下一道雷劫吧,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干他娘的,千万不能畏惧!”

    赤龙点了点它硕大的脑袋,随即摆动身躯飞回火海上空。

    “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呢?”牛大娃望向头顶上空,慢慢变了脸色。

    赤龙已经飞远,可是他仍然有种被雷劫笼罩的危险感觉。

    梧桐圣树燃烧的树冠遮挡了视线,只能看到漫天燃烧的火焰。

    张小卒表情僵硬,脸色非常难看,望着着火的天空惊惧地咽了口唾沫,说道:“我好像做了一件愚蠢之极的事?!?/p>

    他也感受到了被雷劫笼罩的危险感觉,确切点说是他已经明确知道在视线看不到的高空上有一股恐怖的雷劫在酝酿,并且清楚感觉到这雷劫是冲他来的。

    张小卒深吸一口气道:“我给赤龙挡了一道雷劫,可能就等于应了它的劫,所以雷劫锁定并找上我了?!?/p>

    “那怎么办?”牛大娃闻言大惊失色。

    “你带着老爷子快点远离这里,千万不能也被牵连进来,我想办法渡这雷劫?!闭判∽浼泵Υ叽倥4笸薮耪磐婪蛟独?。

    “你有什么办法?你的力量几近枯竭,你还能有什么办法?!”牛大娃瞪眼问道。

    “你别管,总之我有办法,你快些带着老爷子离开?!闭判∽涔W挪弊铀档?。

    “我来帮你挡这道雷劫!”牛大娃语气不容反驳道。

    “你这家伙……现在是耍性子的时候吗?”张小卒气道。

    “大不了就一起死呗,但是让我扔下你不管,绝对不可能!”牛大娃语气强硬道。

    突然一片阴影自天空投下,落在了张小卒和牛大娃身上。

    二人抬头望去,只见赤龙庞大的身躯悬停在了他们头顶上空。

    “对不起,小妖连累二位公子了,我尽我所能护二位公子周全?!背嗔纳粼谡判∽浜团4笸薜哪院@锵炱?。

    它察觉到笼罩在张小卒头顶上方的雷劫后,立刻就飞了过来。

    牛大娃当即冲其挑起大拇指,打心底敬佩道:“真他娘的够义气!等渡过此劫,老子一定要和你结拜为生死兄弟不可?!?/p>

    “小妖荣幸之至?!背嗔咝说?。

    张小卒盘腿坐在地上,从囊袋里取出灵材,拼命吸收灵材里的灵力恢复白虎之力。

    赤龙的身上忽然腾起火焰,这是它自己的火焰,随着它的盘旋飞舞,火焰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焰漩涡。

    它巨大的身躯徜徉在火焰漩涡中,好似一头掌控天火的火龙。

    呜——!

    火焰漩涡越转越快,形成一条粗大的龙卷风。

    龙卷风的尾端**了岩浆湖里,巨大的旋转吸力登时把岩浆湖里的火焰和岩浆吸上了天空。

    火焰漩涡得到岩浆湖里火焰和岩浆的补充,以飞快的速度膨胀壮大,不一会儿就大到遮天蔽日。

    “好强!”牛大娃仰望天空惊叹道。

    张小卒猜测道:“先前它应该是刚刚由蛟化龙,还没有来得及掌控晋升后的力量,被雷劫劈了个措手不及,但现在它应该已经掌控自身的新力量了?!?/p>

    忽然,张小卒心头猛地悸动,神情瞬间凝重无比,凝视天空道:“来了!”

    咔咔——!

    随着张小卒的话音落下,就见两道比赤龙身体还粗的雷电,穿过梧桐树燃烧的树冠劈落下来。

    一道闪电冲赤龙而来,一道闪电冲张小卒而来,但是被赤龙一并接了下来。

    这次的闪电不再是紫雷,而是紫中透红,隐隐发黑的紫火真雷,这是因为雷云在酝酿天雷的时候,在梧桐圣树着火的树冠里吸收了大量的涅槃之火。

    轰!

    赤龙搅动火焰漩涡,两道火柱冲天而起,与两道紫火真雷碰撞在一起,瞬间炸开漫天火雨。

    火柱犹如纸糊的一般,被紫火真雷一穿到底,而后两道紫火真雷落入火焰漩涡中。

    咕噜噜——

    遮天蔽日的火焰旋涡瞬间被紫火真雷里的涅槃之火煮沸,咕噜噜地剧烈翻滚。

    嗷——

    赤龙身处火焰漩涡,霎时间受到涅槃之火的灼烧,嘴里发出痛苦惨叫。

    其中一道紫火真雷击穿了火焰漩涡,冲地面上的张小卒而去,赤龙翻身从火焰旋涡里追出,接着竟张开血口把这道紫火真雷吞入腹中。

    张小卒和牛大娃在下方看得心惊胆战。

    赤龙身上轰的冒起巨大火焰,并且整个身躯瞬间鼓胀起来,似乎马上要被撑裂一样。

    它惨叫着冲回火焰漩涡里,似乎里面有一口清泉,可以给它降温一般,可是并没有,反而里面还有一道紫火真雷等着它。

    那紫火真雷忽地化成一头巨龙,在火焰漩涡里和赤龙厮杀起来。

    这紫火巨龙异常凶猛,爪子极其锋利,在赤龙身上撕下一块又一块血肉。

    赤龙里外受敌,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刚被梧桐泪修复完整的身躯,再次变得残破不堪。

    吼——!

    赤龙似是被紫火巨龙杀急了眼,庞大的身躯猛然盘绕,与紫火巨龙死死缠绕在一起。

    咕噜噜——

    沸腾的火焰漩涡突然快速收缩起来,只用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遮天蔽日的火焰漩涡就缩小成直径五六十丈的一个圆形火球。

    张小卒和牛大娃盯着头顶上方这颗因为过度浓缩而中心赤黑的巨大火球,头皮发麻,背脊冷汗涔涔,心想若是这颗火球骤然爆炸,恐怕能把这个山谷炸平。

    火球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因为中心赤黑,所以张小卒和牛大娃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吱吱吱——

    火球还在不停地收缩,发出令人心颤的挤压声,感觉马上就会不堪挤压爆炸开来。

    如此持续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火球突然猛地一阵收缩,眨眼间消失不见。

    赤龙的身躯露了出来。

    它正盘缩着身体,像冬眠的蛇一样缩成一团。

    张小卒和牛大娃清楚地看见,火球不是凭空消失了,而是被赤龙的身体吸收了。

    此刻,赤龙巨大的身躯,像是烧透了的木炭,通体透红。

    它的血液像是一股股岩浆,在体内汩汩流淌着,骨骼和脏腑亦都烧红烧透了。

    怦怦怦——

    它的心脏在强有力的跳动着,让张小卒和牛大娃悬着的心放下去一半。

    “快看,它的脑袋里,妖丹正在重塑凝结?!迸4笸尢种赶虺嗔耐凡烤舻?。

    张小卒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它应该是渡劫成功了,待妖丹重塑完毕,它就真正化龙了?!?/p>

    “这家伙化龙后,不会瞧不上咱们吧?”牛大娃忧虑道。

    “应该不会?!闭判∽湟⊥沸Φ?,“这家伙虽然活了一千多年,但心思还很单纯,怀有一颗赤诚之心?!?/p>

    “那也不好?!迸4笸抟⊥返?,“去到外面的世界容易受骗吃亏?!?/p>

    呼!

    正在二人谈话时,天上突然极速坠落下来一颗巨大火球,轰的一声砸在赤龙身上,随即爆炸开来。

    赤龙的身躯受到冲击,朝地面猛坠一截距离。

    咔嚓!

    它身上受到火球撞击的位置,炸开了数道裂缝,似要碎裂一般。

    呼!

    紧接着又一颗火球落下,再次轰在赤龙身上,赤龙的身躯又往下坠落一截,且受到冲击的部位也炸开了裂缝。

    它脑袋里正在凝聚重塑的妖丹,突然开始震颤波动起来。

    “该死,梧桐圣树要阻止它化龙!”

    牛大娃看到火球是从梧桐圣树着火的树冠里射出来的,当即愤怒大叫。

    “得帮帮它?!闭判∽湔酒鹕?,他已经把囊袋里的灵材全部吸收,白虎神力恢复了七八成。

    他抽出悬在腰上的骨刀,双膝一屈,双脚蹬地。

    砰!

    牛大娃一把抓住了张小卒的脚腕,把他摔在地上,道:“这次让我来,你留在下面护着老爷子?!?/p>

    “狗日的!”张小卒不爽地咒骂一声。

    牛大娃嘿嘿一笑,双脚蹬地,身体跃起五十多丈高,落到了赤龙背上。

    恰有一颗火球落下,牛大娃拳头旋绕着绿色神力轰了过去。

    砰!

    火球被他一拳轰碎。

    “嘶——”牛大娃甩着拳头倒吸一口凉气,虽然绿色神力挡下了火焰,可是火焰的温度仍烤的他拳头生疼。

    “这也太弱了吧?”牛大娃不爽地嘀咕了声。

    见识过张小卒白虎神力的神威后,让他对自己的这个绿色神力有些嫌弃。

    “哼!”

    牛大娃嫌弃的话音尚未落下,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道不满的冷哼,旋即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拽进了虚空。

    (这个月冲下月票榜,手里有免费月票的兄弟姐妹们,请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吧。万分感谢?。?/p>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广东米特拉电器科技有限公司| 工程钻探机械北京有限公司| 拖链有限公司| 清远完美芦荟胶专卖店有限公司| 上海迪科印刷设备有限公司| 澳兰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 成都高旺科技有限公司| 卡盘有限公司| 秸秆粉碎机有限公司| 吸盘有限公司| 成都家电售后维修| http://www.pittwax.com http://www.freehawkwebdesign.com http://www.process-industry-worl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