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玄诚子朝着帝俊作揖一礼,“见过妖皇。不知妖皇此次来我昆仑山有何贵干?”

    多宝、广成子等人也跟着见礼。

    不得不说,仅从卖相来看,帝俊便极具王者气度。

    棱角分明的轮廓,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嘴唇,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形。

    虽然他面上带着微笑,但眼神却透着一丝冷傲孤清。

    这种感觉并不盛气逼人,但却有一种孑然独立间自然散发出的傲视天地般的强者姿态。

    这样一位准圣大能,会因为自己戏耍伯瑝、囚禁毕方妖神、抢了逐日车而找上门来吗?

    显然不可能!

    这不过只是小事。

    能让他亲临昆仑山,只有三位师长!

    再联想到准提、女娲等人匆忙离去,玄诚子心中也有了计较。

    这时,帝俊微微一笑,“诸位师侄不必多礼。吾此次来昆仑有要事求见三位师兄,还请师侄代为通传?!?/p>

    这态度……果然不是来找茬的!

    不是找茬的才最麻烦!

    玄诚子心中一凛,摇了摇头,一脸惋惜地道:“真是不巧。家师、师伯和师叔在和女娲师叔他们论道之后有所收获,眼下正在闭关参悟大道,陛下不如先回天庭,待家师他们出关后,我再去天庭告知?!?/p>

    “闭关了?”

    广成子、多宝等人都错愕地看向玄诚子。

    什么时候的事,他们怎么不知道?

    伯瑝从多宝等人的表情看出不对劲来,难道闭关什么的完全是玄诚子胡诌的?

    这个家伙好大的胆子!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人是谁吗?

    在妖皇面前明着演吗?

    与此同时,元始天尊的声音在玄诚子心底响起。

    “为何撒谎?”

    “妖皇来昆仑,起因在我?!?/p>

    玄诚子将抢夺逐日车等一系列事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才道:“但他此行很可能是冲着师尊您和师伯、师叔来的。弟子不愿因自己一时孟浪让三位师长蹚巫妖争锋这潭浑水,故此才擅做主张,还望师尊见谅!”

    “这洪荒局势你看得倒是很透彻。不过我与你师伯、师叔若是不想趟这浑水,这洪荒又有谁能勉强我们?”

    师尊威武!

    玄诚子忍不住在心中叫了一声好。

    这样就行了,自己已经表明了“敢作敢当”的态度,剩下的交给三位师长即可。

    就在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元始天尊的声音继续在他心底响起,“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此次帝俊大张旗鼓而来,便是要让洪荒众生都知道他来拜访我与你师伯、师叔。今日要是不让他死了这条心,日后还会有更多麻烦事……玄诚子,你既有了想法,那此事便交由你处置吧?!?/p>

    “……”

    玄诚子颇为无语,怎么有种自己给自己下套的感觉?

    师徒间的对话由元始天尊主导,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连妖皇帝俊这等准圣大能也毫无察觉。

    在听闻三清“闭关”的消息后,帝俊有那么一瞬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过很快便又舒展开来,微笑道:“既是三位师兄闭关,那便不用通报了。正好吾此来另有一事与诸位师侄相商?!?/p>

    “哦?”

    玄诚子心念急转,都到这一步了,还不提逐日车的事吗?

    心里虽然嘀咕着,他面上却带着和煦的微笑,“陛下客气了,有何事您尽管吩咐?!?/p>

    至于听不听,那就是我们的事了。

    帝俊仿佛看不穿他的心思一般,微笑道:“诸位师侄都是三位师兄的高徒,与吾那十个儿子分属同辈。吾此次拜访昆仑,一是为了求见三位师兄,二来便是想让诸位师侄指点下吾那十个儿子?!?/p>

    在他说话之时,銮驾内接连走出九个青年,俱都是身穿暗金色袍服,身形挺拔,面容俊朗,与伯瑝有着七成相似,额头上各有一道太阳神纹。

    毫无疑问,他们就是其他的九位金乌太子!

    玄诚子心中一凛。

    连同伯瑝在内的这十位金乌太子在帝俊身后一字排开,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仅从这股气息上便可以判断出,他们都是天仙境巅峰的存在。

    只差半步便可登临万劫不灭的金仙之境!

    遍览玉清一脉和上清一脉弟子,也就只有多宝在境界上能和他们相媲美。

    这到底是谁指点谁???

    最重要的是,帝俊突然整这么一出,目的是什么?

    妖庭内准圣级大能众多,妖皇、东皇、妖师、妖圣等等都是准圣级大能,也都曾在紫霄宫内听过道祖讲道,对玄门妙法一清二楚,这十位金乌太子还需要别人来指点?

    八成是想逼三位师长现身吧!

    若是自己这些弟子被十位金乌太子暴揍了一顿,三位师长就算真的在闭关,也不得不现身相见。

    笑道这里,玄诚子摇了摇头,微笑道:“陛下说笑了,十位太子与我们师兄弟既是同辈,又何谈指点?”

    话音刚落,伯瑝便高声道:“那便请诸位师兄与我们兄弟切磋交流一下。想来诸位师兄身为玄门亲传,应该不会不敢应战吧?”

    这句话里的分量却是很重了,挑衅的意味很浓。

    再一看帝俊微笑不语的模样,显然伯瑝这么“跳”,应是出自他的授意。

    在玄诚子沉思之时,身后的多宝目光闪烁了一下,心中忍不住冷笑起来。

    吾辈修行中人,实力才是硬道理!

    看吧,眼下这局面,也就只有我能镇住了!

    扫了一眼帝俊身后的十位金乌太子,多宝上前一步挡在玄诚子身前,微笑道:“诸位既是想要切磋,那便由吾来做你们的对手!”

    这家伙……

    玄诚子无奈地看了眼多宝。

    十位金乌太子既然敢出言挑衅,肯定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不过多宝既然已经开口了,他也不好再拦着,只得叮嘱一声,“师弟小心些?!?/p>

    多宝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师兄退后旁观便是?!?/p>

    说完,他目光转向伯瑝等十位金乌太子,从容不迫地道:“哪位先来赐教?”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气力输送机有限公司| 广东省佛山市丽源化工有限公司| 东都国际(北京)有限公司| 杭州尚容包装制品有限公司| 深圳市欧陆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北京旺旅展览展示公司| 上海涛格电器科技有限公司| 东莞市日月光全息防伪制品厂| 斗式提升机有限公司| 机床主轴有限公司| 尿素泵有限公司| http://www.jkbeauty.net http://www.graciasroman.com http://www.arod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