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哇,那确实也很厉害,我听我婆婆说你在救那个胸口破了个口子的倒霉蛋时她还帮忙烧过火呢,我也是个火系异能者,还是医学系毕业的,你看我能不能学一学你救人的针灸法???”盛小小满怀期待的看着她,心里的想法按耐不住脱口而出。

    白千纯漆黑的眸光一顿,这才明白这姑娘刚才那看她像是看心上人似的腼腆激动劲儿是怎么回事,原来是盯上她的医术了啊。

    她抬眸瞥了她一眼,摇头干脆的吐出了两个字,“不能?!?/p>

    且不说她的针灸治疗法是靠着古武内功配合木系异能才能达到针感百倍的快速救人效果,要教她针灸就必须必须得先教会她古武功法,就说眼前这个才刚见面的人上来就要学她的独门医术,呵呵,一般人都不可能会答应这个实在冒昧的请求的。

    “哦?!笔⑿⌒∫徽帕扯偈鞭抢讼吕?,眼巴巴的看着她还想再争取一下,却被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叶婶子及时拽住。

    叶婶子嗔怪的瞪了她一眼,“儿媳妇,你别为难神医小姑娘,那可是人家独门的手艺,能是你想学就能学的嘛?!?/p>

    说着叶婶子又转头看向白千纯,笑的讨好,“那啥,神医小姑娘,这事儿是我儿媳妇不懂事,你千万跟她计较,这实在是我这个儿媳妇想从军想疯魔了,她出生盛家旁支,从小就和盛家人一样有个加入第二军团上战场的梦想,但奈何身体素质不行,机甲操作又不过关被刷下来了,后来她不甘心转学医想当个军医从军,但......”

    盛小小表情有些尴尬,索性捂着脸自暴自弃道,“但还是考一次被刷下来一次,被朋友取笑是万年落榜生,所以我就想学一学你的针灸法另辟蹊径进去?!?/p>

    白千纯表情有些微妙,挑眉说,“哦,那你是觉得学我的针灸术简单了?”

    盛小小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她,一脸“难道不是吗”的表情。

    “呵?!卑浊Т坷湫α艘簧?,“你想的太天真了,聪明人想学好针灸术也需要十年起步,更何况是你?!?/p>

    盛小小只觉得咣当一声大写的“蠢”字砸在她脑门上,臊的她满脸涨红,想要辩解,“可,可那就是几根长针啊......”

    但对着白千纯充满冷意的眸子,无需多言,她自己就越来越弱气,直至无力感充斥全身,那口气一下就泄了。

    叶婶子也满脸难掩失望,虽说刚才她话里话外说着明理话,但心里也不是没有那么点小心思的,要是自家儿媳妇真学了这么一手相当于起死回生的手艺,那他们家不也能跟着鸡犬升天了,可惜!

    “什么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币簧岳先幢抖竦呐鹕?,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白千纯淡淡的扫了眼那对婆媳两和那憨厚无措的大块头后,顺势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岗亭后方走出来一个穿着单薄汗衫,手里拿着木棍的干瘦老头。

    老头虽然瞧着干瘦,但人却精神的很,即便是坑坑洼洼的地面脚步也很稳当,眼神还很凶的拿着棍子怼着他们的方向,朝他们走来。

    叶婶子双眼骤然一亮,热情的挥舞着手臂就喊道,“叶勤叔,是我啊,我带着我儿子儿媳来看他们姨姥姥来了?!?/p>

    老头闻声并没有露出高兴的情绪,仍旧板着张脸走到跟前,一双眼睛精明锐利没有丝毫浑浊的在他们几人身上扫过,先是淡淡的看了眼叶婶子,然后定格在盛小小和她身边杵着的大块头身上,断定道,“这两就是你儿子儿媳吧?!?/p>

    随后他又上上下下扫了几眼,直把这对未婚夫妻两看的浑身发毛,他皱巴巴的脸上才眉头一拧,嫌弃的说,“看上去不咋的相配?!?/p>

    叶婶子一噎,脸差点没绿,这儿媳妇可是她千挑万选回来的,怎么能不配呢。

    她叉起腰就要说道说道,却见叶勤已经不是很感兴趣的挪开了眼,转到白千纯和杜乐身上去了,带着警惕的问,“这两小娃娃是谁?”

    杜乐赶忙鞠躬笑着问好,“大爷好,我叫杜乐?!?/p>

    白千纯没报名字,只随意的站在那里,平淡的道明了身份,“我是木源星星主?!?/p>

    顿时间,周围五人瞳孔地震。

    木源星星主?。。?!

    就算是杜乐之前在路上有所猜测,但也没想到她就是那个木源星星主??!

    “你,你,帝国不是说你重伤,需要至少三年的恢复期吗?”杜乐看着她,过了好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颤巍巍的发问。

    白千纯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他,“你觉得凭我的医术不能减少恢复时间吗?!?/p>

    杜乐一噎,“那确实能?!?/p>

    “那还有什么疑问?!?/p>

    “......没有?!?/p>

    两人一来一回间,叶婶子三人也明白了,随即就是三脸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没想到这一趟回家探亲还能跟星主同一艘星舰回来啊。

    唯独叶勤还不明所以盯着他们,拿着他那双锐利的眼睛又上上下下将白千纯打量了两遍。

    作为木源星星民,他并没有因为星主的到来而欢喜,反倒眼里的审视意味更重了。

    他沉默的背过身,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漠然厚重,“你们跟我来吧?!?/p>

    杜乐看着他的背影挠了挠头,有些疑惑,怎么感觉这小老头对星主一点都不欢迎呢?

    这不应该啊。

    白千纯倒是淡定,拎起地上的行李箱和花盆就迈开脚步跟上,“走吧,没谁规定我就是人见人爱的,有人对我有意见很正常?!?/p>

    “哦?!倍爬忠哺厦α嘧糯罂鹦】?,大花盆小花盆跟上,心里嘀嘀咕咕,他就是见白千纯这一路过来都是众心捧月,众人欢迎的,现在一见这不冷不淡的难免有些落差感。

    倒是一旁的叶婶子明白叶勤老叔是怎么回事。

    她面上纠结了会儿,最后咬咬牙跟上白千纯的脚步,“神医姑娘,这个其实也不怪叶勤叔,实在是上任星主太不做人了?!?/p>

    然后白千纯和杜乐两人就听着叶婶子一路絮絮叨叨的讲述了木源星星民才知道的一些内部消息。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启扬展览(上海)有限公司| 身高体重测量仪北京有限公司| 武汉市东西湖华泰货运信息部| 上海强生万士能生物有限公司| 电源适配器北京有限公司| 项城市王明口继晨皮件厂| 管链输送机有限公司| 角阀有限公司| 济宁雨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安和力科技电子有限公司| 启扬展览(上海)有限公司| http://www.transports-jmc.com http://www.alhamdi.net http://www.bg-apartmen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