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西湖歌舞几时休?

    这是打小就熟稔的一句诗,只是没想到,还没到巳初(上午九点),西湖便开始歌舞了起来。

    烟雨微濛,一只大大的双层画舫,泊在水中央。

    楼上,欢歌笑语,丝竹悠扬,楼板隐隐颤动——那是有人在舞蹈呢;楼下,看模样,算是会客区。

    客人吴浩,静静等待。

    不过楼上、楼下,一条楼梯的距离,但他足足等了一刻钟,才听见楼梯响、人下来。

    史嵩之兀自脸色潮红,“长风,别来无恙???”

    吴浩肃然唱喏,“本不敢打扰兄长雅兴,但事关重大,我惶急无计,不能不过来向兄长请教?!?/p>

    “哦?”

    同展渊一样,史嵩之也不认得小瓷盒内黑黢黢、黏糊糊的物什是什么,但听到“猛火油”三字,眉毛倏然向上一挑。

    吴浩如此说法:

    教门渗透乡社,蛊惑乡民,他深以为忧,一番调查,发现这个叫做“上乘宗”的教门同云门寺来往甚密,于是潜入云门寺内觑探,发现了“猛火油”的秘密。

    然云门寺势力广大,交好王公贵官,本地知绍兴府以下,一向礼敬,俺很担心他在县里甚至府里有人,因此不敢报官,也不敢打草惊蛇,只能暗中紧盯,这一盯,就盯到了临安。

    一十八桶猛火油运进了春秋坊——这个春秋坊,听说,是进奉大内的?也即是说,这批猛火油,有可能混入大内?

    这还得了?!

    我在临安,两眼一抹黑,不晓得如何是好?只好过来请兄长做主了!

    史嵩之原本满面春风,但很快笑容就不见了,愈听,脸色愈是冷峻,眼中光芒愈盛,待吴浩终于说出“做主”二字,他轻透一口气,“走!”

    去哪里?

    回俺家,带你去见俺叔父!

    吴浩心说,很好!吾之所欲也!不过,这个点儿,你叔父不用上朝的吗?

    这一回,等了半个时辰。

    等候之时,吴浩在心里复习史弥远的“履历”。

    这是个后世极具争议的人物。

    韩侂胄北伐失败,宋金议和,金必以宋函送韩侂胄首级为议和之前提,韩侂胄自然不干,和议僵住了;时任礼部侍郎的史弥远,勾连与韩侂胄有宿怨的皇后杨氏,矫诏于玉津园槌杀韩侂胄,函其首送金请和。

    于是,金宋的“叔侄之国”变成了“伯侄之国”,金的辈分,长了半级。

    第二年,即嘉定元年,公元一二零八年,史弥远升任右丞相,自此大权在握,独掌朝政,迄于今日,凡十一年。

    还有,其父史浩官至尚书右仆射,算是“父子宰相”了。

    这是个似乎挺矛盾的人物:

    史弥远理所当然被目为主和派,而为了支持自己主持的和议,他还为秦桧“平反”,恢复了秦在孝宗朝被褫夺的申王爵位及“忠献”的谥号,被不少人斥为“秦桧第二”。

    但同时,他又为岳飞加谥“忠武”。

    岳飞原谥号“武穆”,谥法上,“穆”字的地位,远远不及“忠”字,“忠”字是顶级谥号,“穆”字就差远了,差了一个档次不止。

    但岳飞还是以“武穆”闻名后世,少有人提及“忠武”。

    另外,史弥远本人很讨厌理学,但他却废除了韩侂胄打击理学的“学禁”,追赠朱熹官爵,并“引荐诸贤”,起用了一大批被韩侂胄罢免的理学家。

    所以,一切一切,不过搞平衡、固权位而已?

    史弥远终于出来了。

    也是面容清癯,也是修剪的极精致的五柳须,史嵩之在他身边,不知就里的,都会以为,这是一对父子。

    吴浩抢上一步,规规矩矩,跪下磕头。

    史弥远微微俯身,两只手都伸了出来,做虚扶的动作,温言道,“吴世兄太客气了,请起,请起?!?/p>

    咦,你倒是挺客气的呢。

    吴浩起身,史弥远还站着,却让吴浩,“请坐,请坐?!?/p>

    吴浩陪笑,“丞相面前,哪里有小人的坐地?”

    “坐下好说话,坐下好说话?!?/p>

    “是,谢丞相赐座?!?/p>

    当然,吴浩还是待史弥远落座了方才坐下,屁股只沾个椅子边儿,斜签着身子,腰背挺直,双手抚膝。

    史嵩之反倒还站着,“长风,你跟我说的事,再同丞相说一遍罢!”

    “是!”

    于是,再说一遍,除了称呼,其他一字不易。

    史弥远沉吟移时,开口了,“长风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怎知这个‘上乘宗’于山阴县、绍兴府内,没有一点勾连?”

    吴浩心中一动:“吴世兄”变成了“长风”,这说明,史弥远拿我做自己人了?

    “……所以,同样的道理,这个春秋坊的事情,暂不必告知临安府——嗯,这桩差使,就交给殿前司办罢!子由,你去夏震那里走一趟,叫他带人将这个油坊封了,该拿的拿,该审的审!”

    “是!”

    史弥远转向吴浩,微笑,“至于长风,打山阴跟到临安,一定极辛苦了,就暂回客栈,放宽了心,好好歇息,养足精神!待事情办完了,子由过客栈,细细说给你听?!?/p>

    吴浩愕然。

    他原本以为,收捕春秋坊,理所当然,由自己做个带路党,你叫我回客栈等,几个意思???

    你们叔侄,要甩开我?

    莫不成……要独吞这件大功劳?

    脑中念头急转,脸上不见半点犹豫,欠一欠身,“是!谨遵丞相钧命!”转向史嵩之,“子由兄,我静候佳音!”

    顿一顿,“请丞相的训,山阴县那边——”

    史弥远慢吞吞的,“事情有先后、有轻重,待办过了临安这边的,再说罢!”

    “是!”

    吴浩辞出之后,史弥远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三爹,”史嵩之试探着问道,“你看此人——”

    史弥远行三。

    “此人有投效之心,确然不假;看上去,似乎也是个人才?!?/p>

    顿一顿,“不过,我观此人,轻隽而鹰视,未必是久居人下之人——当然,不是说不可以用?!?/p>

    再一顿,“只是有一点,你要记住?!?/p>

    “三爹的话,我一向不敢或忘?!?/p>

    “既说到了‘鹰’,嗯,‘御将之道,譬如养鹰,饥则依人,饱则飏去’,你且记住这句话罢!”

    *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电动平车北京有限公司| 福建省润泽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高通塑胶有限公司| 流化床干燥设备有限公司| 钻床有限公司| 保险丝北京有限公司| 玻璃棉北京有限公司| 东莞振宗展览有限公司| 热泵上海有限公司| 成都国騰展览策划有限公司| 发电机北京有限公司| http://www.kcharlesmoore.com http://www.princyholidays.com http://www.levinedisputeresolu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