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远方,三道身影由远至近,渐渐清晰。

    众人翘首以盼,都想看看在这个关键的当口,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于来神魂宗的天外大本营,挑衅不可一世的神王太阴。

    来人难道不知道,有荒界的兽神虎视眈眈,准备要大举进犯?

    “妖灵费雷斯切!”

    “火蜥哈里!”

    “海族帕特丽!”

    待到他们的身影,从枯寂的泯然星域浮露,聚集在神魂宗天外大本营的异族强者,如里德,布里赛特,蕾贝卡般的大人物,顿时轻喝出声。

    不出所料!

    来人,都是和他们一般达到十级血脉,曾名震星空的强者。

    在场的众多异族巅峰战士,除大祭司里德,还有明光族的卡多拉思,其余如布里赛特、巴洛、蕾贝卡般的人物,都算来人的晚辈。

    他们倏一露面,从各方而来的异族战士,想到他们的嚷嚷声,大概猜到了原由。

    虞渊就是太阴已经不再是秘密。

    而火蜥族的哈里,海族的帕特丽,还有那个妖灵费雷斯切,在神王太阴横扫星河的时代,似乎都载在了虞渊的手中。

    因为他们太长时间没有现身,所以很多人都以为,这三人早就死了。

    火蜥族在哈里消失以后,似乎再没有涌现十级血脉者,这个原来在天外星河,也有一席之地的族群,沦落到天外族群的第四阶梯。

    海族在帕特丽“死亡”以后,被彻底边缘化,现在已很少看到海族的族人出没。

    妖灵本来和现在的女妖是一体的,费雷斯切“死亡”后,女妖忽然乘势而起,收拢了费雷斯切的族群,可谓是将妖灵给兼并了。

    根据外界的传言来看,他们三个都死于神王太阴之手,是被斩龙台轰杀。

    没想到数万年过去了,一直没有露面的三位异族至高,竟选择在这时候露头,并直奔此地而来。

    呼!呼呼!

    妖灵费雷斯切率先抵达,他和蕾贝卡身形略有些相似,单薄,矮小,有着一头如麻花辫般的头发。

    他那具矮小纤柔的躯体,被一件宽松的灰袍裹着,衣衫内隐隐传来魂灵哭嚎声。

    “你就是女妖的首领?”

    他过来以后,立即就盯上了蕾贝卡,皱着眉头喝道。

    蕾贝卡神色谨慎,看着这位传说中的人物,道:“现在的女妖,确实由我统领?!?/p>

    “你不配?!?/p>

    费雷斯切冷哼一声,摇着头说道:“女妖,本就是我们妖灵的分支。因为我的离开,女妖在贝尔坦斯的支持下,和男妖进行了区分。呵,我可听说了,在你

    之前的女妖族族长,也有人死于神魂宗?!?/p>

    “你身为女妖族的领袖,没有想着为逝去的前辈报仇,反而选择和神魂宗亲近,你有什么资格统领女妖?”

    他的目光,突然看向蕾贝卡背后,六位血脉达到九级的女妖强者。

    其中有两个,赫然和他一样,竟然也是男性。

    “如果你们还记得我们妖灵的荣耀,应该知道曾经我们和天魔,都有过一段不相上下的辉煌时光。我,费雷斯切,就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末期,我曾经还挑战过贝尔坦斯!”

    “我这趟回来,就是要恢复我们妖灵的荣光!好好一个妖灵族,硬是以男女来分别,弄出什么女妖灵,男妖灵,简直就是笑话!”

    他大声怒斥蕾贝卡,根据他的说法来看,妖灵就要妖灵,不分男妖灵和女妖灵。

    “火蜥族,竟然……连过来的资格都没了?!?/p>

    通体赤红的火蜥老人哈里,在费雷斯切后现身,他身形颀长,拖着一条长长的红蜥尾,看了看各族的强者,一脸的不胜唏嘘。

    他当初在的时候,火蜥族的九级血脉者,也是有一些的。

    以他知道的情况来看,天外各族的族长,还有九级血脉者,大多在向此地靠拢。

    他扫了一眼,没有看到一个火蜥族的族人,这令他有些悲伤。

    “我们海族,还不如你们火蜥呢?!?/p>

    一个有着蓝色长发,看着就显老态龙钟的海族老妪,慢吞吞地走出,手中握着一根法杖,她以法杖为拐杖。

    “帕特丽?!?/p>

    “她,就是当年传说中,最美丽的那个海族女子吗?”

    一些听过传说的老人,看着这个满脸皱褶,佝偻着身子,仿佛站都站不直的海族老妪,不禁轻声地嘀咕起来。

    海族的帕特丽,在数万年前,乃是天外星河最为著名的美女。

    这位让无数男子魂萦梦牵的美丽女子,据说对人族的神王太阴动情了,可结果,却落地一个极为凄惨的下场。

    ——被那位神王轰杀。

    “竟然真的是你?!?/p>

    一直没动的卡多拉思,看到她终于露面,犹豫了一下后,在巴洛、灿莉等人惊讶的目光下主动迎去。

    “姐姐,只有你……丝毫没变啊?!?/p>

    海族的那个老婆婆,见卡多拉思如精致洋娃娃般过来,她那双显得浑浊的眼睛,绽放出了一丝神采。

    “别过来!我不想和你站在一起!”

    帕特丽突然尖叫,还用一个纱巾将自己的脸蒙住,只露出一双眼角布满皱纹的蓝色眼睛,慌乱地嚷嚷:“请不要靠近!我永远不想和你站在一

    个空间,让别人来做比较?!?/p>

    她几乎是在哀求了。

    闻言,卡多拉思迟疑了一下,便在中途停下,叹息道:“你的事情,我只是听说,你……真是被他杀死的?”

    讲话时,卡多拉思不自禁地,看了一眼虞渊闭关的那座宫殿。

    根据海族的说法,神魂宗的那位神王,不仅拒绝了帕特丽,还辣手摧花,将天外最美丽的女子狠心地击杀了。

    总之,帕特丽和他私下见过一面后,便再也没出现过。

    所有人的目光,也在帕特丽和虞渊闭关的宫殿之间来回游弋,就连天启都神色犹豫,没有跳出来赶人。

    “大人,难道当真……”

    天启也在暗暗怀疑。

    那座厚重的石门,在众目期待下,缓缓朝着两边敞开。

    昏暗的殿堂内部,消失在众人视线一阵子的虞渊,皱着眉头走出。

    揉着额头的虞渊,先看了帕特丽一眼,脑海中有模糊的记忆,忽然间涌现。

    “帕特丽,你应该报复的那个人,并不在泯然星域。动手杀你的,明明是妖凤,你为什么赖我头上?”

    帕特丽顿时激动了,“真,真的是你?这件事,只有我,妖凤,还有你知道!”

    她纱巾下的脸仿佛都在颤抖,她以手中的法杖,用力地戳着一块碎小的陨石,如电般直奔虞渊而来。

    所有人都能看出,她在虞渊现身的霎那,瞬间就情绪失控了。

    “滚一边去?!庇菰ú荒头车?,挥手示意她远离,“没死就缩起来,永远别冒头,又冲出来纠缠什么?”

    他脸色写满了厌恶。

    轰!

    天启从天而落,挡在帕特丽的前行之路,一个以磅礴血能凝结的结界,在帕特丽和天启之间瞬间铺就。

    “止步!”

    天启神色不善。

    “妖灵,费雷斯切?!?/p>

    虞渊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起来,看着那一具具漂浮在虚空的兽神尸骸,突然道:“我没猜测的话,你是为了它们而来的吧?你怎么活下来的,我是不太清楚,可我却清晰地记得,我为什么要杀你?!?/p>

    “费雷斯切,你以天外异兽的兽魂,精炼魂能而修炼?!?/p>

    “这并没有错,也没有怪你?!?/p>

    “可你……”

    虞渊看向两界的接壤区域,看向那片冷寂虚无,“你不该尝试着,去接触荒界的兽神!你从无数异兽的灵魂内,摸索到了真相,知道了它们的根源不在此界,而且你一直都在试图联系它们了?!?/p>

    “所以你该死?!?/p>

    ……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绍兴上虞斯莫有机化学研究所| 智能张拉机北京有限公司| 纸管分切机上海有限公司| 福建宝捷兴商贸有限公司| 北京盛农安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消防车北京有限公司| 广州环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山东奥翔硅碳棒制品有限公司| 甘肃启萌鼎盛物流有限公司| 添加剂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踏景物流有限公司| http://www.cemileren.com http://www.muharrikdakwah.com http://www.fizzlear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