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街道上已经聚集了好多人,交头接耳低声议论,满脸好奇之色,估计是谁都没有见过入殓装棺以后抬出去转了一圈再抬回来这样的事。

    我和徐远之跟随着队伍去了谢老爷子的家里。

    “先生,必须要这样做吗?”

    谢连山两兄弟还是不死心,毕竟谁都希望自家老子能够入土为安,再次问道。

    徐远之点点头。

    他们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叹息道:“罢了罢了,开棺吧?!?/p>

    语毕,他们招呼了几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厚重的棺材撬开。

    棺材撬开了,徐远之探头往里边看了一眼,说道:“这衣裳不行啊,得换。找一身最破的衣服来?!?/p>

    谢连山听了徐远之的话,大概也知道了怎么一回事,毕竟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嘴唇哆嗦了一下,眼圈一红,转身进了屋。

    一直挺长时间,才拿出了一身旧衣裳。

    换好旧衣,将炕上铺的草席掀下来,徐远之用草席将谢老爷子的尸体一裹,两头用草绳一绑,说道:“可以走了?!?/p>

    “爹……爹的,儿子不孝……”

    看看旁边空了的大棺材,再看看被席子卷起来的老爹,这俩兄弟终于忍不住扑了上去,磕着头嚎啕大哭。

    他俩一哭,旁边前来帮忙的近亲朋友都跟着哭了起来,一时间,院子里哭声震天。

    哭归哭,可人总还得埋了,半个钟头以后,谢家两兄弟抬着谢老爷子的尸体出了门。

    我紧随其后,心中暗道,天意会让谢老爷子葬在哪呢?

    依着徐远之的意思是让这谢家兄弟在城里转圈,可这兄弟二人明显不想把老爹葬在闹市。

    虽然懂风水的人不少,许多风水的基本理论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但真正精通的人绝对不多,这谢家两兄弟大概也是略知皮毛,所以他俩专门挑些偏僻的地方走。

    我们从谢家出来的时候,太阳还挺高,竟然一直转悠到了华灯初上,那草绳被抻得老长,却结实如牛筋,就是没有断的迹象。

    城里人多,又到了这个点,人就更多了,一路走来跟着看热闹的人居然排起了长队。

    谢家两兄弟刚开始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一边走一边哭,这个时候早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那汗珠顺着额头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徐远之刚开始一直静静跟着,这时候眼见着天色将暗,他劝道:“看来真的是天意啊,你俩往大路上走吧?!?/p>

    谢家兄弟似乎还有些不甘心。

    徐远之又说,如果他们不往大路上走,那即便是走到天亮,这绳子都断不了。

    二人无奈,只好抬着尸体上了大路。

    说来也怪,他俩刚上大路走了没几步,在一个十字路口,那草绳“砰”地一声崩断了,谢老爷子的尸体,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谢连山一见这情景,顿时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哭了片刻,他一把扯住徐远之,呜咽道:“先生,这十字路口怎么可以葬人,这里整日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我爹若是葬在这里,他老人家如何能够安息?先生,你能不能再给想个法子?”

    徐远之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说道:“别哭了,这实际上是一件好事?!?/p>

    好事?

    所有人都愣了,这是好事?好在哪里?

    一众人的目光齐齐盯着徐远之,等待着他给出一个解释。

    “谢老爷子落在这里是天意啊,从他被万人踩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罪孽就已经断于他一身了,你们后辈子孙不会再受到因果牵连,这是你们谢家的福分?!?/p>

    听他这么讲,我明白了天意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但显然这谢家两兄弟根本不明白他爹到底有什么罪孽,硬拉着徐远之给他们个明白话。

    徐远之无奈,只得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听完,他们双双沉默,眼窝里的眼泪连绵不绝的滚落。

    看他俩哭成这样,我也跟着难受起来,我十分理解他们的心情,在他们的心中,他们的父亲一直是一个德高望重,功勋卓著的大英雄,可正是由于他们所认为的大功德才导致了今天的死无葬身之地,这事搁在谁身上,估计也不能接受。

    哭了很久,谢家兄弟才挖坑将他爹埋了下去,几个人上去将土踩平。无坟包,无碑文,无香烛纸钱,不知道的人做梦都不会想到,这繁华的十字路口下埋了一个人,以此以后,谢老爷子一坟万人踩。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事后谢连山履行承诺,将他在健康街的一套门面房送给了徐远之。

    真的是送!

    这是两间两层的临街房,位于老城区,略显破旧,但附近人挺多,算得上是闹市。

    徐远之丝毫不以为意,颇有点受之无愧的意味。他说,破邪,看风水这些事,本来就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有时候,一张符,一句提点,就关乎一家人几辈子的运势,无价。

    话虽如此,徐远之还是应他俩兄弟之请,去他们家中,乃至单位,给他们各自布置了一个生财、望运的风水局。

    谢连山在区政府工作,人家都叫他谢书记,官应该不小。谢连胜自己开公司做老板,生意也是红红火火。

    作为礼尚往来,谢连山拖关系,将我安排进了一所学校,我终于又开始读书了。

    徐远之拦棺的事迹,被人添油加醋传得神乎其神,一时之间沸沸扬扬。

    在晋邑,徐远之可谓是一战成名。很多人慕名而来,请他给算命、看风水,或者有人家里不干净,也请他去捉鬼驱邪。

    后来徐远之直接将一楼收拾出来,开了一家算命馆,从此忙得不亦乐乎。

    就这样,我们算是在晋邑安定了下来。

    我也逐渐适应了在这里的生活,只是偶尔还会想起柳树滩的山山水水。初中,高中,十年之后,我考上了晋邑的一所大学。

    这十年里,我跟着徐远之学会了很多风水,卦象命理之类的知识,牛疯子留给我的那些道家典籍,也都快被我翻烂了。

    只是一直不知道我的道术究竟达到了什么水平,因为我一直没有施展的机会。

    这十年,也是苦难的十年。

    如果徐远之只是赚钱养活我俩,那我们虽说不上锦衣玉食也应该差不多了,可这货偏偏还往了四个土球。

    那四个玩意对灵气的索取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开始还好点,后来一块万儿八千的灵玉,一晚上就碎成了渣渣,简直比强盗都狠。

    为了养活它们,我们一贫如洗,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不时还要靠谢书记的支援。

    为了养活它们,徐远之到处接单,不过就他这点本事,遇到个稍微厉害点的恶鬼,回来就是鼻青脸肿。

    这还不算,他还到处跟人借钱,借天材地宝,开始刚同道中人借,后来发展到跟客户借,再后来,外面直接传言说,健康街姓徐的那个老道士就是个骗子,逮谁跟谁借钱。

    这坏名声就像深秋草原上的一颗火星,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晋邑,找徐远之算卦的人越来越少,上门讨债的却越来越多。

    我无数次狠起心想把那土球给砸了,看看里面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可又怕徐远之会崩溃,毕竟他殚精竭虑地养了这么多年,只好放弃。

    实际上,他早已处在崩溃的边缘了,有心不要这几块土球了吧,可毕竟已经付出了十年的心血,舍不得。

    再养下去,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见到成果。

    最后不得已,他将其中的三个拿去给道友抵了债,自己只留下了一个。

    在这种缺衣少食的环境中长大的我,对金钱的渴望超乎了常人,老早就有了赚钱的意识,每年寒暑假都会跑出去打工。

    大一这年暑假,我又跟往年一样和几个同学约好了去一家早餐店打工。

    不曾想,才干了两天,我就接到了一封信。

    信是程瞎子托人写的,大意是:他病了,怕是不久于人世,还嘱咐我好好上学,不用挂念他,也不要回柳树滩去看他。

    看着这封信,我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我和徐远之在晋邑生活的这些年,一直是跟程瞎子有联系的,也多亏了他总在我们吃不上饭的时候支援,不然依着徐远之这不靠谱的道士,我早就饿死了。

    尤其是这几年,我的学费都是程瞎子给的,现在他病了,我该怎么办?

    十年前,牛疯子嘱咐我不要回去的话,还一直萦绕耳边……

    现在,我已经成年了,没有小时候考虑事情那么片面了。

    小时候,我真的会以为我跟仪塘村缘浅,可现在想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人都有一颗好奇的心,我的好奇心更甚,这么多年来,除了我想不通的三大疑团外,我还时??悸堑搅硗庖桓鑫侍?,那就是我出生时的事情。

    奶奶和牛疯子都对我说过,我是未足月便被人从我娘的肚子里剖出来的,是遭了人的算计,那到底是什么人杀我娘,算计我?算计我又有什么目的呢?

    一想到这些问题,我当即抛弃了牛疯子的嘱咐,我要回去。

    不光是去见程瞎子最后一面,更要了解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或许能找到一点线索,抽丝剥茧地找出凶手,为我娘报仇。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吸顶灯北京有限公司| 福建兴翼机械有限公司| 点胶设备有限公司| 焊接切割上海有限公司| 天津龙腾盛世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秸秆粉碎机北京有限公司| 上海康升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上海三麦设备有限公司| 切割设备北京有限公司| 广州力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深圳市亿信诚科技有限公司| http://www.thegoblet.net http://www.proxylst.com http://www.cpmealpre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