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虽然南楚没有在帖子上说明,派个郡主过来目的是什么。

    但是傅泽启是知道的。

    南楚这个郡主,名叫叶雯蕙,也是个可怜人。

    不过是南楚宗室里面推出来,随时可以牺牲的炮灰罢了。

    这次南楚使团带着叶雯蕙过来,是想用和亲的名义,来试探一下大魏新君的虚实。

    南楚久居淮水以南,经济繁荣,只可惜南楚开国皇帝是武将兵变出身,对于武将甚是提防,对文官倒是宽仁,甚至还曾经扬言,要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所以南楚的军事实力嘛,就比不上它的经济繁荣咯。

    偏偏这一代南楚皇帝还有点特别。

    如果傅泽启没有记错的话,南楚皇帝也是刚换了人不久,也就两三年吧。

    但是南楚新帝可不像之前那些皇帝一般,偏向守成,稳步发展。

    这位皇帝可是有一股雄心壮志在胸中的,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摩拳擦掌想要对大魏出手了。

    “我也不知道南楚郡主过来是干什么的,但是南楚这个使团来咱们大魏应当是来试探咱们虚实的?!?/p>

    叶雯蕙是在和他和亲的,傅泽启并不想把这个糟心的事情告诉尹千穗,免得自己遭受无妄之灾。

    “哦,那就到时候见到使团再说,不过这南楚郡主好歹也是皇室之人,怎么这般娇弱,倒让人心中不免升起一股怜惜之情?!?/p>

    傅泽启刚把茶水端到嘴边喝了一口,听到这话直接喷了出来,差点就喷到了尹千穗身上。

    还好她反应灵敏,迅速躲过,不然这身行头肯定会被毁掉。

    尹千穗怒目而视,气鼓鼓的。

    “你干什么呀!”

    “咳咳,穗穗你没事吧?!?/p>

    傅泽启喷到一半才控制住自己,连忙站起身走到尹千穗身边。

    “穗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有不小心喷到你身上?”

    尹千穗见他道歉速度还算真诚,想着这是在外面,行事应当低调,就不打算与他计较。

    “好了,还好我躲得快,身上没沾到,不过你这是怎么了,以前没见你这样啊?!?/p>

    傅泽启叫来掌柜,换了一副桌椅,重新落座。

    “没什么,刚刚不小心而已?!?/p>

    尹千穗狐疑地看了他两眼,有些不相信。

    傅泽启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难道要告诉她,他是听了她说怜惜叶雯蕙才有这个反应的吗?

    说实话,尹千穗今天这身装扮真的找不出意思女性的影子。

    所以她一说怜惜叶雯蕙之时,傅泽启竟然不自觉地在脑海中想象出了叶雯蕙依偎在尹千穗怀里的模样。

    这让傅泽启如何说得出口。

    只能打个哈哈,试图混过去了。

    好在尹千穗想起自己今天出门是来玩儿的,也没有太深究这件事情,即使知道傅泽启说的不是实话,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而是开开心心地打卡街边美食,还拖着傅泽启去城外观赏划龙舟的场面,热闹极了。

    只是时光如同白驹过隙一般,走得飞快,不知不觉中,太阳都快下山了。

    两人这才携手回宫,一家人一块儿吃提前包好的粽子。

    尹千穗则把之前买的那几根木簪子送给了大家,只有傅泽启没有。

    席间之时,傅泽启自然不会揭她的老底,但是两人回到未央宫的时候,傅泽启就不依了。

    傅泽启将右手伸到尹千穗面前,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她。

    尹千穗真是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试探着将自己的右手放到他手上,没想到直接被傅泽启给推开了,随后傅泽启的右手又伸到了她的面前。

    “怎么了?”

    傅泽启看尹千穗居然丝毫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看来是打心底就没想过要给他礼物,不免有些委屈。

    “我的礼物呢?”

    尹千穗这才反应过来,傅泽启是吃醋了,她给家人都送了礼,虽不是什么名贵之物,但心意才是最重要的,可傅泽启却什么都没有。

    她看着眼前这人委屈巴巴的模样,不禁想起了哈士奇垂眸的样子。

    嘴角不自觉就翘了起来,伸手想打他一下。

    还没碰到他的右手,他就反应过来躲过了,甚至还反手一抓,将她伸出去的手也控制起来。

    “穗穗怎么能这么对我?不给礼物就算了,还想打我!”

    尹千穗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无所谓的看着他。

    “那你想怎么样???”

    傅泽启从上往下扫描她的全身,喉结随着咽口水的动作上下滑动,最后邪魅一笑,欺身上前。

    “既然穗穗忘了给我准备礼物,就拿你自己来补偿我吧?!?/p>

    傅泽启将她打横抱起,就往床边走。

    尹千穗搂着他的脖颈,不仅没有反抗,还在他耳朵后面轻轻吐气。

    “你怎么这样坏!好男人是不会欺负自己的妻子的,你要对我温柔一点,知道吗?”

    傅泽启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撩拨,将她放在床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宽衣解带,压了上去。

    “穗穗放心,我会很温柔?!?/p>

    事实证明,男人的话靠得住,母猪一定会上树。

    第二天早上尹千穗醒过来之后,只觉得腰肢无比酸软,根本不想起身。

    傅泽启倒是龙马精神,按照以往的习惯,起床的动作十分干脆。

    临近上朝之时,还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穗穗,累了就再睡会儿吧?!?/p>

    尹千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傅泽启被瞪之后更开心了,兴高采烈地去上早朝,让今日的朝臣们大为不解。

    最近大魏上下也没发生什么令人非常高兴的事情啊,怎么陛下看起来如此容光焕发,喜气洋洋。

    对今日不小心就揪出一些小错的官员非??砣?,以往陛下可是亲口说过,功劳就是功劳,过错就是过错,在他这里,功过是不能相互抵消的。

    可今日却对那几个犯了小错的官员说,念在今日他们兢兢业业做事,且做出了一些实绩的份上,不予计较。

    傅泽启这番言论着实惊掉了不少朝臣的下巴。

    谁又能知道,傅泽启之所以心情这么好,是因为尹千穗的一个白眼呢?

    毕竟只有傅泽启知道,尹千穗那可不是单纯的白眼,而是对他那方面的肯定啊,被自己的妻子肯定,哪个男人不高兴呢?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乐清市益展电气有限公司| 上海市星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热膜有限公司| 北京创新高农饲料有限公司| 减速机北京有限公司| 福建优善品餐具有限公| 深圳市智联系统技术有限公司| 泵阀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迪科印刷设备有限公司| 滚筒刮板干燥机有限公司| 卫浴上海有限公司| http://www.clinic-iwata-sono.com http://www.thelakelandfells.com http://www.dcregga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