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勾栏里的看官都看傻了眼。

    号称青阳城第一人的霍师父被自己的弟子一拳轰了出去?

    短暂的沉默后,看客们爆发一阵叫好声。

    “打得好!”

    “太解气了!孙师兄早该这么做了!”

    “姓霍的老东西仗着自己是修仙者,在青阳城为非作歹,我早就盼着有人治他了!”

    “孙师兄威武!”

    “……”

    所有青阳城的人都知道,霍师父心思歹毒,用极为恶毒的方法控制了所有弟子,驱使他们为自己所用。

    而孙阳云等诸多弟子却是青阳城的英雄人物,常常惩强扶弱。

    大家自然希望孙阳云早些摆脱霍师父的控制。

    所以大家看到孙阳云一拳轰飞霍师父,心里不知道多畅快。

    不过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一楼的看客仅看到了孙阳云的一拳之威,却没看出这一拳后蕴含的恐怖信息。

    二楼。

    胭脂香闺对面的包厢。

    那位品茶的公子哥还在。

    “咔嚓!”

    在孙阳云一拳轰飞霍师父的瞬间,公子哥再次因为震惊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孙阳云筑基了?!”

    公子哥目瞪口呆。

    他来青阳城有一段时间了,对青阳城有一定的了解。

    霍家武馆是青阳城里赫赫有名的武馆,孙阳云等弟子也是青阳城里出了名的高手。

    但他知道,霍家武馆里,只有霍师父是货真价实的筑基期修士。

    其他弟子都不足筑基,哪怕是最强的大师兄孙阳云,也不过炼气期罢了,距离筑基期十万八千里!

    “这怎么可能!孙阳云明明在进胭脂房间前还只是炼气期,怎么一个时辰的功夫,就突破到筑基了?而且看样子修为还超出霍师父一大截!”

    公子哥瞪大双眼,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他不可思议地望向胭脂房间里,一脸从容稳坐泰山的苏逍遥。

    “他到底是什么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让孙阳云有如此大的提升!”

    公子哥死死盯着苏逍遥,想从苏逍遥身上找出答案。

    然而,他失败了。

    苏逍??雌鹄茨敲吹钠狡轿奁?,他甚至想窥探苏逍遥的修为,竟发现苏逍遥体内经脉闭塞,毫无灵气波动。

    这不可能,定是他太过强大,我无法窥探他的实力。

    公子哥苦涩摇头。

    他心里一瞬间闪过很多猜测。

    此人要么是某些修仙圣地来凡间历练的天之骄子,要么就是返老还童的老妖怪。

    总之,绝对是不能得罪的人。

    若是能与之交好,或许能轻松帮我解决难题。

    公子哥眼中闪过异彩。

    ……

    “打得好?!?/p>

    苏逍遥抿了一口胭脂为他泡的茶,夸赞道。

    “霍师父在青阳城作恶多端,今日遇见了公子,吃了瘪,真是自食其果?!笔膛〈湓谝慌运档?。

    胭脂没有说话,自始至终脸上都带着微笑,拿了一颗红枣喂给了苏逍遥。

    一楼。

    王虎浑身炸毛,如惊弓之鸟。

    “孙阳云!你,你怎么变得这么强……”

    “你还敢对师父出手,真是反了天了,反了天了!”

    王虎此刻内心慌张极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时辰前还对‘师父’二字敬畏莫深的孙阳云,此刻一拳就把师父砸得像死狗一样飞了出去。

    “这一定是梦!没错,一定是梦!”

    王虎不愿相信这是事实,猛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

    剧痛让他脸色涨红。

    这是真的!

    意识到这是真实情况后,王虎脸色唰地煞白起来。

    霍师父就是他在青阳城最大的依仗,如今他最大的依仗都被一拳轰飞了,他哪儿还敢嚣张。

    街道上。

    霍师父在地上划出极长的拖行痕迹。

    吓得周围路人一大跳。

    良久后,霍师父才挣扎着起身,但一把老骨头痛的发抖打颤。

    在他的小腹上,有一个深深的拳印。

    “你……你你你……你竟敢对为师动手!”

    霍师父发狂了,愤怒冲昏了他的神智。

    筑基期的修为在他体内凝聚,澎湃的灵气伴随着剧毒逐渐扩散开来。

    在外人看来,

    一种漆黑色的浓雾正从他身上扩散开来。

    “不好!筑基期修士不顾一切出手的话,对凡人是致命的!”

    “而且师父是毒修,一旦失去理智,对青阳城的百姓将形成致命危害!”

    孙阳云脸色骤变。

    话音传开,所有看客脸色骤变。

    “那黑雾是剧毒吗?好一个老匹夫,他是想不顾他人死活?!”

    苏逍遥为察觉到那汹涌的灵气,只是看到漆黑的毒素,顿时脸色愤慨。

    “公子无需着急,此事交给小云处理便好?!?/p>

    云韵说完,面无表情地向前几步,站在二楼围栏处看向霍师父。

    冷若寒霜的声音传开。

    “冥顽不灵?!?/p>

    “你若再敢动用分毫毒素,便做好陨落的觉悟吧?!?/p>

    无形的威压化作山岳般的压力落在霍师父身上。

    瞬间,霍师父不堪重负,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云韵比冰山还冷的声音瞬间让他恢复理智。

    “元……元婴期大能!”

    霍师父脸色骤变,惊惧不已。

    他在毒王谷时曾感受过来自元婴期大能的威压,那种窒息感觉就和现在如出一辙!

    怪不得!

    怪不得孙阳云能突破到筑基,原来屋子里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霍师父此刻从脚凉到头,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王虎得罪的是这样的存在,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造次!

    “孙阳云,速速解决此处闹剧?!痹圃显俅嗡档?。

    “嗯?!?/p>

    孙阳云重重点头。

    他望着霍师父惊惧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怜悯。

    “师父,你这些年来作恶多端,可有想过今天?”

    “将解药留下,你走吧?!?/p>

    “从今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霍家武馆也不再和你有任何关系?!?/p>

    孙阳云说道。

    “好,好!”

    霍师父如蒙大赦,连忙从袖袍里掏出一些瓦罐放在地上,自己则灰溜溜逃走。

    孙阳云没有着急去验证解药的真假,当着元婴大能的面,谅他也不敢弄虚作假。

    “还不快滚!”

    孙阳云皱眉看向王虎。

    王虎早已被吓破了胆,此刻听到孙阳云的话,更是脸色刷白,仓皇狼狈地逃走。

    看客们再次欢呼叫好。

    孙阳云这才去收下解药,回到二楼房间。

    “公子,事情都已解决。让您费心了?!彼镅粼乒Ь吹?。

    “无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行事宗旨?!彼斟幸R桓备呷俗颂?。

    闻言,孙阳云更加钦佩了。

    他犹豫了一番,小心翼翼问道:“公子,今后可否准许阳云跟随你身边,当您的随行仆从,阳云也好回报公子的恩情?!?/p>

    你跟在我身边干什么?我过几天就回桃花源了,没你住的地方。

    “不必了,你若是走了,你的师弟们怎么办?不怕你师父卷土重来吗?”苏逍遥摆摆手道。

    “可我该如何回报公子恩情……”孙阳云道。

    我用得着你回报吗?你又不是漂亮女子……苏逍遥摇摇头道:“你守护好青阳城百姓,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了?!?/p>

    闻言,孙阳云心里涌过暖流。

    “公子大义!”

    他单膝下跪,恭敬抱拳。

    “行了,天色要晚了,你且回去吧?!彼斟幸0莅菔值?。

    孙阳云又千恩万谢之后,这才带着感动离去。

    “小云,你可找好客栈了?”苏逍遥又看向云韵。

    “嗯?!痹圃向ナ?。

    “那你今晚先自己住一晚吧,本公子今晚有些秘事要与胭脂姑娘相商?!?/p>

    苏逍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

    在勾栏里,能有什么秘事?

    当然是闺中蜜事!

    “小云知道了?!?/p>

    云韵闻言后,心领神会地离开房间。

    “小翠,你也退下吧?!彪僦?。

    “嗯?!?/p>

    小翠点点头,退出房间时把门也关上了。

    房间里再度只剩下苏逍遥和胭脂。

    胭脂轻轻一拉丝带,衣裳滑落,坐在苏逍遥腿上,藕臂缠上苏逍遥脖颈。

    “公子……”

    胭脂呵气如兰。

    “床那么不结实,就不在床上了?!?/p>

    苏逍遥微微一笑,揽过胭脂腰肢,在椅子上……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植保机械有限公司| 电动汽车北京有限公司| 佛山市顺德区伦教同佳机械厂| 深圳市诚盛鑫电子有限公司| 电工电器成套设备北京有限公司| 北京亮如美科技有限公司| 丝印特印上海有限公司| 安全阀有限公司| 长春朗凡减速机有限公司| 瑞丰精密开关制品厂| 汽车发电机北京有限公司| http://www.pf877.cn http://www.drcesargonzalez.com http://www.sarajor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