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之前说过,妙音法螺并非龙树炼制。

    事实上,它不是任何一名高僧大德所炼,而是佛门弟子日日胡吹大气,天天吹奏法螺……日久天长,佛门弟子以口气孕育出的。

    虽然出身尚算正宗,然而它无父无母无根无基, 在教中不知挨了多少排挤,受了多少委屈。

    直到某一日,它如往常一般,寄身于某法螺中听经受法,正听到龙树一番讲经,许久的迷茫得到开脱,螺生的一切仿佛豁然开朗。

    就仿佛遇到了明主,它当场化形磕头,争取到了皈依的机会, 甚至不惜为此发下心誓。

    这既算是一场机缘,也是冥冥中注定吧。

    想龙树什么来头?

    大乘佛教第一论师,佛祖亲封的能解《大般若经》者,佛门大德共尊的“彻见甚深义之圣者”……

    佛门大吹法螺的风气就是他吹起来的;佛门空、有,也就是论、行二宗,他是论宗的总瓢把子,全佛门最会大吹法螺的人。

    妙音法螺见他如见菩提,茅塞顿开,醍醐灌顶,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就叫金风玉露一相逢,奸……嗯,**凑成堆!

    可以这么说,龙树能言善辩的第一论师的位子,虽然大部分是他自己挣来的,差不多有三成功劳得记在法螺名下。

    有法螺吹的龙树,才是完整的龙树, 巅峰的龙树!

    舌绽莲花!口吐珠玑!巧言善辩!天花乱坠!

    要知道到了他这样的层次, 再想往上突破一分都是很难的。

    而且法螺不仅能提升龙树讲经的效果, 更是给他干尽了脏活累活。

    就不说增强蛊惑效果,让信徒信众做一些违逆本能的选择了。

    比如金刚智、莲花戒、大善自在、空?!娜?,明明被道门严正警告,都打上了那烂陀寺山门,却丝毫不顾暴露的风险,还去找叶寒的麻烦。

    难道这一个个高僧大德都蠢如乌克兰,看不清其中的风险?

    还不是风险预警被关了,意识不知不觉被干扰了?

    再说法螺小世界吧,遮天的法相有多森森,积累的白骨就有多累累。幸存的有霍去病麾下几十人,以及转化的几十万兵,没挺过来,被吃干抹净彻底消化光的,又有多少?

    其中好处是谁得的?

    不用说,大部分是龙树。

    因此受的内伤,结的因果,造的罪业, 又是谁承受的?

    肯定多数归咎法螺。

    而且成为跨越正反宇宙的涵虚金桥,法螺已经是放弃了再进一步,成为先天灵宝的机会——没有人, 包括圣人和佛祖,能在横跨宇宙的时候合道成圣。

    那就仿佛一根电线短路了正负两级,还想在电路中玩各种花样……

    不存在的!

    所以说起来,法螺对龙树真的是尽心竭力,忠心耿耿了!

    龙树给它的,真不一定有它回馈的多。绝没有“法螺占了龙树的光,如今该他割肉还母剔骨还父回报了”的道理。

    再说了……

    〖你们向来不是这样说的??!〗

    〖当初佛祖在雪山修成丈六金身,苏悉地院的孔雀明王贪他修为将其一口吞下?!?/p>

    〖佛祖剖开它脊背,跨它上灵山,最后都未取他性命,反而留它在灵山会上,封它为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

    对待吞食自己的孽畜,佛祖都能忍下忿怒,既往不咎,甚至开口“伤孔雀如伤我母”,金翅大鹏做他便宜舅舅都忍了,为什么自己这忠心耿耿的,反倒要遭这样的罪呢?

    法螺断断续续,吞吞吐吐,话没能说完,但它的意思听者都明白了。

    “阿弥陀佛!或许这就是你的劫数吧?!?/p>

    “缘,就是这么妙不可言?!?/p>

    “释迦牟尼!兴许你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造的孽太多了吧?”

    “命运,就是这么无常啊……”

    跟一件天生佛养的法宝,死物诞生出的器灵,谈劫数或许是真糊涂,毕竟天生石猴到了凡间,也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可谈轮回转生,绝对就是装糊涂,不知所云了。

    内心深处,满满的皆是鄙夷——

    佛门就是这样啊。

    佛门一向这样!

    想当初忽悠你加入的说辞你也信?

    佛门、道门、基教、儒家,最开始哪个不是这样忽悠的?

    当时信了也就信了吧,毕竟谁都是从被忽悠过来的,可混迹佛门中耳濡目染、尔虞我诈、潜移默化……这都多少年了,你竟然还信?

    这不坑你坑谁?

    〖我真傻,真的,竟然信了你们的鬼话!〗

    〖我单知道你们对别人挺狠的,说关就关,说杀就杀,说炼魂就炼魂,不知道你们对自己人一样狠……〗

    〖唔,或许,你们就从来没把我当自己人。也对,我毕竟不像你们,出身魔……??!??!??!〗

    说到此处,猛然妙音法螺重又大声惨叫起来。

    却是龙树攥着妙音的真身,揉搓、拉伸、乾坤摸弄……开始新一轮操作了。

    同时招呼庵摩罗园中众宾朋弟子:“大家一起助我!”

    经过这段时间耽搁,他也推演明白,妙音法螺为什么迟迟不崩了。

    那些丑陋的缝合,那些利落的切开,那些势成水火动不动大打出手的克苏鲁和重骑兵,竟然是一边的……互殴都是演戏,切缝皆是配合,悄然给妙音法螺减压,帮它苟延残喘。

    这些蝼蚁,真就仿佛打不死的小强,石头上也能钻出洞来躲上一阵!

    他已经失去耐心了,也顾不上面皮和因果了,直接招呼五百宾朋弟子一起上。

    指望妙音法螺舍身殉道是不可能了。

    而想强迫一尊巅峰至宝服服帖帖的自寻死路,还要让它在弥留之际,运转龙树不老咒,汲取小世界法则,炼制成龙树心仪的状态……龙树自己可做不到。

    除非五百宾朋弟子一起助他。

    虽然这么一来,他会瞬间荷包掏空,惹上债业累累,不晓得要花多少代价和精力心血才能还清,然而在大道契机面前,他完全顾不上了。

    而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则是,只有少数几佛以及菩萨才知道的佛门根本,最高机密,妙音法螺是如何知道的?

    虽然它没机会说完,立刻就被打断了,但从它前言后语的意思,它肯定是知道的。

    这必须杀螺灭口了??!

    五百宾朋当然只是约数。

    实际远远不止五百,只是实力达到上三真能够帮上忙的,又未必够五百。

    而且这么些人,别说一人一巴掌按住妙音法螺,就是一人一指头,法螺也没那么大面积,它身周围的空间,也塞不下这么些人啊……

    虽然上三境就可以不讲道理,在空间中你占一维,我占一维,全部塞满,却又彼此互不干扰,可……这里毕竟是须弥山上啊。

    空间是被禁锢的,神通是被压制的,没人能在此间太过放肆。

    所以这一大帮子人要帮忙也得讲究方式方法。

    先排出一个大须弥山阵,隔绝空间,闭锁时间,自成一界来获得放肆的权限。

    然后宾朋弟子中最差的那些出法相,化规则,推演三千小世界;

    小世界揉成绳,织成网,结成兜,由已入七境演化世界的高手总揽,共同结成中千世界;

    这样的中千世界所凝聚的信力、纯化的法则,再由八境甚至九境的更高手进一步编织,结成大千世界……

    最终的大千世界只有七个,分别由龙树的大弟子提婆,同样出身那烂陀寺但另辟蹊径的无著,开创因明学与唯识宗的陈那,贡献戒律论的功德光,禅宗始祖达摩,论派大译者鸠摩罗什,中观瑜伽二宗的集大成者玄奘……执掌。

    至于同样高明,甚至比这七位更胜一筹的无著的弟弟世亲。

    因为他同时也是陈那的师父,功德光的师父……一人启三脉,号称“千部论主”,教出了唯识第一论师安慧,汉传集大成的玄奘是他的再传弟子,是最可能顶掉他上位的人。

    所以这种要命的操作,是肯定不会给他机会插手的。

    须弥山阵,自成世界。

    七重大千,又演化金山,踰健达罗山,伊沙驮罗山,朅地洛迦山……

    七名大德整合大千世界超乎想象的重量,以七重金山幻法,将这力量同时从七个方向压向最中心处的妙音法螺。

    想当初大圣也只是被压了一座五指山,就动也不能动了。

    而今七位大德,七重金山一起碾下,比之如来佛祖的五指山丝毫不遑多让,哪怕巅峰佛宝,也纹丝动弹不得了。

    不仅是空间被夹,无法动弹,包括上三境的各种不可能,一起被挤压的无法弹动。

    同时七重金山又分别演出根轮、腹轮、脐轮……的七轮法则,从自身的镇压处透入妙音法螺,牵引着法螺中的天地元气,强行运转龙树菩萨的根本**——龙树不老咒。

    于是天地的扭曲虽然继续,但紧绷断裂的趋势得到了缓解。

    因为法螺的末日不再是将自己绷断,而是像蒜一样,被捣碎成泥!

    同时纵横战场的大汉重骑兵和克苏鲁怪兽们,也立刻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因为他们的敌人背靠七重金山,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助力。

    就在大势嬗变,局面反复之际,龙树贴在妙音法螺上,悄然询问:“佛门大密,你是听谁说的?”

    凡知道的,统统要杀掉!不管是听的,还是说的!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活性炭北京有限公司| 钻套有限公司| 电热丝有限公司| 郑州农富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操作台北京有限公司| 苏州国美家电服务中心| 泊头市仲恺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深圳葵芳信息服务| 激光雕刻机有限公司| 转子泵有限公司| 广州市环鑫科技有限公司| http://www.motostrada.net http://www.bankruptcynewwestminster.com http://www.makemaltam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