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现在这个时候,农村家里有珍贵古董的还真不少。

    尤其四九城附近的郊区或周围农村,经过了明清两代的沉淀。

    改朝换代兵荒马乱的时候,贵重东西很容易流进皇城附近的百姓家中。

    因此几乎每个村子都能找出一两样古董来。

    而现在是62年的秋天,还有几年的时间来收集。

    原本林祯没有这方面的打算,毕竟旧东西收多了,到时候担心被举报。

    今天晚上许大茂竟然给带来了惊喜。

    林祯顿时心中一动。

    许大茂似乎是替自己收古董的最佳人选,要说举报,只有他举报别人的份。

    而且让他经常下乡放电影,可以说是举手之劳。

    只需要低调些就行。

    林祯把许大茂叫进屋里。

    拿出一块钱,“大茂,这东西我很喜欢,以后你要是再遇到,不管是瓷器还是什么,只要不是太大的,能收就收来,记住一定是老的?!?/p>

    许大茂接过钱笑道:“多大点事,早说你喜欢古董啊,我每次下乡放电影都能给你带来点?!?/p>

    林祯道:“但是不能硬要硬打听?!?/p>

    “放心,我给钱!”

    “也不能给的太多,做到自然最好,就当是自己玩呢,不能被人察觉你是专门收这个的?!?/p>

    许大茂诧异道:“这是为什么?”

    林祯微笑摇头,“你的工作是放电影,专门收古董那叫不务正业,知道吗?”

    许大茂恍然大悟道:“确实,被宣传科孙科长知道,我的工作就保不住了?!?/p>

    林祯点头,“总之,遇不到就拉到,不准专门打听,不准高价收购,更不能让卖家知道你是专门干这个的?!?/p>

    许大茂想了想,笑道:“明白,这事我在行,保证跟散步聊天似的,就把东西给你带来了?!?/p>

    “嗯,你也别见啥收啥,只捡你觉得好看的收,记住,每个月最多只能收两件,多了不行,多了我腻歪的慌,咱就先这样说,好好干,我很看重你!”

    一句我很看重你,让许大茂心里乐开了话。

    他是不知道林祯布局。

    也不知道几年后会发生什么,以为林祯只是怕被人说爱玩乐不爱劳动的闲话。

    林祯对他的交代自然藏在了心底,连秦京茹都没有告诉。

    许大茂走后,林祯又把宋代汝窑的笔洗放在桌子上细细端详起来。

    娄晓娥走过来一看。

    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林祯,这是汝窑的笔洗?”

    林祯笑问道:“认识?”

    娄晓娥点头,小声道:“你忘了,咱爸妈离开的时候,带走的东西里有一件汝窑小酒杯,爱得跟宝贝一样,咱爸经常说,纵有家财万贯,不抵汝瓷一件?!?/p>

    林祯小声笑道:“这是许大茂从乡下花两毛买的,说是送给我写毛笔字?!?/p>

    娄晓娥有些担心道:“你让他帮你收古董,会不会有不好的影响?万一到了你说得那个时候,他再反水举报你呢?”

    林祯笑道:“他的精神疾病一天不好,就一天不会反水,就算他万一恢复了,也不会举报,因为我给钱了,已经把他拉下了水,这事只有他适合干,没办法,尽量能多收点是一点吧?!?/p>

    “那这件笔洗呢?”

    “当然是放起来,许大茂收回来的东西都不能露?!?/p>

    “嗯,我知道,孩子也得嘱咐好了?!?/p>

    林祯感叹道:“是啊,得低调?!?/p>

    心中在想,要大展拳脚也得等到八十年代。

    不管叱咤商界还是轰动科学家,现在都不是时候,最多是小打小闹的提出些小产品研发。

    谁劝都没用。

    现在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享受生活的时候。

    …………

    几天后的晚上。

    许大茂又笑着找上门来。

    “林工,这个东西你一定喜欢,我虽然不懂,但认识字,你看,这个叫王守仁的人,写的字跟你去年写得对联差不多,漂亮的很?!?/p>

    林祯正在喝水。

    一听王守仁三个字,差点一口水呛着。

    “咳~咳……谁,谁?”

    “王守仁啊,你看,这写得什么知行合一……还有什么知而不行,良知,呃……无……无不行……”

    林祯赶紧接过来。

    仔细查看,是一张半尺宽,两尺多长的泛黄纸张。

    上面还盖有数枚印章。

    从纸张和笔墨的颜色判断,绝对是件老物件。

    林祯用自己的书法造诣仔细的端摹每个字。

    发现每个字里都蕴含着一股遨游于天地间的洒脱力量。

    可以肯定这卷字是一个理解了天地万物运行规律的人,在气定神闲的状态下一气呵成的。

    绝对不是普通人的临摹仿写。

    这种书法和自己靠系统拉到顶级的书法不一样。

    这种书法有残缺美,更自然,更随性。

    林祯佩服的连连点头。

    可以肯定,这是王阳明的真迹。

    虽然篇幅没有‘若耶溪送友诗稿’那么大,但也足够珍贵。

    “大茂,你这从哪得来的?”

    许大茂得意道:“今天下午去西南乡放电影,我跟村长聊天,说起写毛笔字来,本以为能套出话,得到个笔架笔洗什么的,结果村长说东头住着个老绝户,家里有张盖了好多戳的书法,让我看看认识不?!?/p>

    “然后呢?”

    “然后我也看不懂真假,但觉得字写得漂亮,就要回来了?!?/p>

    “花了多少钱?”

    “一分钱没花,放电影的时候给老绝户,哦不,是给老大爷选了个好座位?!?/p>

    “下次再去西南乡,记得多少照顾一下那位老大爷,以后遇到鳏寡独居的,不能再这么直接拿了,知道吗?”

    许大茂笑道:“嗐!你不知道,这老大爷有意思,我本来要给钱的,他说了,只要拿回家不撕不烧,放好了,比给他钱都高兴,他无儿无女,也没老伴和兄弟姐妹,就算不给我,几年后人死了,这字也保不住,说是字去了城里,他更放心?!?/p>

    林祯微微点头,心想这位老大爷是个大彻大悟的人。

    可惜自己不方便过去见面,只能在心中感激了。

    “行了大茂,这个月就到这,别收了,下个月遇到了再收?!?/p>

    说着让娄晓娥给了许大茂一块钱。

    并且给他讲了一些辨认古董的基础方法。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

    到了深秋的季节。

    许大茂又替林祯收来了两样东西。

    一个宋代哥窑的酒壶,金丝铁线,是个珍品。

    一个明代官窑的青花龙纹盘,初步推测,是永乐时期的。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铁兴铁路设备有限公司| 冷藏集装箱北京有限公司| 织带机有限公司| 成都国腾有限公司| 深圳市铭贝电子有限公司| 制粒干燥设备有限公司| 量仪有限公司| 硬齿面减速机有限公司| 分析仪器有限公司| 天津市乐铭鑫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排污泵有限公司| http://www.english-beans.com http://www.rmediyeh.com http://www.bestgymdea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