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对于陈翊之的疑问,陆怀安只是简单地解释了几句。

    别的都好说,主要是要低调。

    陈翊之想了想,也觉得挺有道理:“树大招风,现在公司挺赚钱了,低调点确实是好事?!?/p>

    因为要处理这些事,陆怀安回了南坪。

    得知他回到南坪的消息, 郭鸣打了电话,说要跟他约着吃个饭。

    吃饭只是借口,重要的当然是交换各自信息。

    借着陆怀安的人脉和信息,郭鸣这两年过得挺滋润的。

    他利用这些资源,举一反三,每次谈及南坪发展, 都能让领导刮目相看。

    所以二人一直以来都紧密联系。

    陆怀安也爽快地答应了, 他最近也得到一些消息, 正想跟他聊一聊。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吧!”

    陆怀安说他干脆在新安大酒店这边安排一桌。

    确认今天没别的行程,郭鸣利索地应下了:“行,我下午有个会,大概到四点半,开完会就过来?!?/p>

    四点半吃晚饭也太早了,中间的时间正好可以空出来说说话。。

    “可以?!?/p>

    正好这边的事安排得差不多了,陆怀安便打了电话去酒店这边,让留个包厢。

    郭鸣来的时候,他正在跟沈如芸打电话:“我这挺好的,嗯,你照顾好孩子们……”

    “雁书还在博海市……给她打电话也含含糊糊的,说是有事在忙?!鄙蛉畿孔芨芯跄睦锊欢跃⒍?,但又说不上来。

    明明当时杜雁书是说,她从武海市回来, 是要回北丰探访长辈的。

    正好郭鸣推门而入,陆怀安便没说什么了:“她怎么着随她去,没准是博海有事情要忙呢……我这边有事, 先不说了啊?!?/p>

    郭鸣倒是自顾自落了座, 反正都这么熟,也没什么好见外的。

    “先上壶茶?!?/p>

    还是老样子的,喜欢浓茶,香气扑鼻才上佳。

    等人退出去之后,陆怀安才笑着道:“最近怎么样?电话里头你反正啥都是好好好,也不见你说点别的?!?/p>

    “那我也没法说别的啊?!惫恍?,凑过了些:“今天领导还问我来着,说你这好好的,怎么说零件厂不行了?!?/p>

    缴税可没见他少缴一分的,真要是不行了的话,他们才是知道得最清楚的。

    陆怀安挑眉:“哦?那你咋说的?”

    “那还能咋说,帮你糊弄过去了呗?!惫赤ㄒ豢?,摇摇头:“你真觉得需要这样大动干戈吗?我是感觉没啥必要哦?!?/p>

    不过是认个亲而已,如果对方还行就认,不行就不认呗。

    反正只生没养的,也谈不上多深的感情什么的。

    陆怀安笑了笑,没附和也没反驳:“其实这只是一方面,重要的是,后面应该有些中小企业会需要合并?!?/p>

    “哦?”

    不等陆怀安开口,郭鸣抬起手:“哎,你先别说,让我猜猜,啊,我猜……你也知道了山屯市那边,试点企业的事?”

    陆怀安举着杯子跟他轻轻一碰,利索地点头:“你也知道了啊,那正好,给我省事了?!?/p>

    山屯市这边,当年是搞了很多国营企业的。

    各门各类,整的非常细。

    这几年来回折腾,大家都很想把它们拉起来。

    可是不能否认的是,这些老牌国营企业,正在无可避免的走向衰亡。

    所以山屯市率先出动,决心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革。

    还特地调了一位领导过来,进行调研后再做决定如何改革。

    “不好改吧?!甭交嘲仓辶酥迕?。

    这些老国企的机制,已经形成了惯性,这不是短暂一年半载能改变的。

    郭鸣想起来,都忍不住笑了:“是不好改,所以他做了个决定?!?/p>

    直接卖掉!

    全卖!

    电机厂亏损?

    市里拿出的方案是,国家控股百分之五十一,职工买断百分之四十九。

    而新领导拿出的方案是:全部由职工买断。

    全部卖光!一点都不剩的!

    陆怀安连茶都忘记喝了,迟疑地道:“这,能成吗?”

    “怎么不能成?!惫肫鹄炊季醯猛趾?,摇摇头:“没人管得了他?!?/p>

    毕竟上头专门调他过来,就是处理这些企业的。

    他做什么决定,大家也不敢反驳。

    都以为他说的结果,就是上边的意思呢!

    陆怀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抬眸:“那你是怎么個想法呢?”

    他总不会无的放矢。

    “我在想,他这样的做法,可不可行?!?/p>

    郭鸣点了支烟,微微皱起眉头:“说真的,我们南坪这边,国营企业没有山屯市多,但也不少?!?/p>

    基本上,盈利的仅仅两三家大企业。

    其他中小型国营企业,全部是亏损状态。

    现在还能勉强撑着,熬着。

    但长此以往,他真的怕南坪会被拖垮去。

    这位山屯市领导虽然做法激进了些……

    但也未尝不是个办法!

    “就是,恐怕会被骂死?!?/p>

    谷湵

    郭鸣想了想,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都处于震惊状态,他要真敢这么干了,我敬他是条汉子!”

    想想那个画面,陆怀安也有些想笑。

    “不过,我也想跟他学?!惫胺嬉蛔?,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你觉得,能成不?”

    对于南坪这些中小型的国企单位,郭鸣真的给了太多太多的机会。

    像新安集团旗下这些工厂公司,哪一个他给过这么多帮助的?

    撑死不过是批点地,搞活动的时候露个面。

    真正说给予支持,他帮的真的没有这些企业多。

    可是,结果如何呢?

    “我批了资金,给了地,要设备给设备,要人才给人才?!?/p>

    甚至,各种资源,能给的全都给了,还帮着牵线搭桥。

    按理说,这怎么都能扶持得起来的吧?

    可是,各种改革措施轮番用遍,始终不见成效。

    也有过短暂回升,但是很快就迅速下降,继续亏损。

    “有的甚至还亏损翻倍了?!?/p>

    说起这些事,可叫郭鸣气的不轻。

    真不是他不给力,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再这么继续下去,会越来越糟糕?!?/p>

    南坪现在要大力促进发展,搞开发的,不能再这样被持续拖垮。

    陆怀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还是挺理解他的想法的:“只是,这样一来,你肯定会引起不少怨愤的?!?/p>

    “嗯,是啊?!惫攘艘簧?,清了清嗓子:“所以,我准备把孙华再升一级,让他来搞这个事情?!?/p>

    “哦……???”

    陆怀安都没想到,诧异地看向他。

    弹了弹烟灰,郭鸣轻笑着摊手:“你看,孙华现在别的都有了,就缺个典型事件?!?/p>

    这个事别人来办,或许办不妥当,但孙华什么事没见过?他办肯定是能办成的。

    陆怀安都哭笑不得:“你问过他了?”

    “嗯,他说他愿意接手?!?/p>

    这事挺棘手,他们都知道。

    但是孙华一直以来,无法立威,毕竟年岁尚小,立不住。

    如果这件事,能以雷霆之势执行下去……

    是一个立威的好办法。

    陆怀安仔细思考了一番,也比较认同:“……但是,实行起来肯定还是有难度的?!?/p>

    “所以,我才来找你嘛!”郭鸣笑了起来,挑眉看向他:“我呢,想要你这边提供些帮助,啊,就稍微造点势,支持一下孙华,别让他一个人单打独斗就行?!?/p>

    毕竟他现在管控的范围大了,不可能事事都关心。

    孙华一个人撑起南坪不容易的,需要人帮把手才行。

    “那肯定?!?/p>

    这事,陆怀安没推辞。

    过了两日,果然山屯市的事情就被报道出来。

    山屯市以一己之力,以摧枯拉朽之势,直接改革了十家国营企业。

    全部变卖!

    设备全部卖掉,厂房卖掉,厂子卖掉,经营权也卖掉。

    所有东西,一件不留!通通都卖掉!

    以至于这位新领导,被封了个【全卖光全光】的绰号。

    他不以为意,甚至继续着手处理剩下的企业。

    此举震撼了许多人,让他们叹为观止。

    “他怎么敢的呀?”

    偏偏这个时候,孙华也开始着手处理南坪的这些常年亏损的企业。

    消息刚透出来,就引起了剧烈反响。

    尤其是好些个厂长,非常不满,一度想冲到办公厅去找他麻烦。

    “凭什么卖掉我们的厂子!”

    “就是!”

    “你就是孙卖光吧!好的不学坏的倒是学的快!”

    “来南坪之后,屁事没见干成一样,败家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什么叫学,我看他就是个败家精!”

    “我不管别人卖不卖,反正我的厂不能卖!”

    “亏钱是我想的吗?大家不是全部都在努力的吗???”

    各种难听的话层出不穷。

    他们着实是害怕极了,怕像山屯市一样,啥都让人给卖了。

    卖个干干净净,空空荡荡。

    这是他们努力工作许多年的工厂啊,前些年喊的口号都是,工厂是我家,人人都爱它!

    现在一下子要他们同意把工厂卖掉……这怎么可能呢?

    群情激愤,领导们也担心出岔子,给了孙华一点压力。

    让他好好处理一下,不行就另想别的办法。

    可是,孙华也不可能专门开个会,跟他们慢声细语解释。

    本来就是立威立规矩,一解释,就落了下乘。

    这个时候,便只能陆怀安出面了。

    7017k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郑州华威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上海农本企业管理程有限公司| 上海协作国际展览有限公司| 无锡合思环境技术有限公司| 郑州玖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实验仪器装置有限公司| 磨床有限公司| 硬齿面减速机有限公司| 北京恒辉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试验机设备有限公司| 江西港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http://www.grocery-genie.com http://www.tipsihat.com http://www.mayflowertrad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