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就在这时,宁宇眼前忽然迷蒙了,神智渐渐混乱了起来,所见所闻,越发不清晰,杂乱的声音,像是从远古传来。

    那是一片苍茫大地, 亿万里河山广袤无垠,苍凉的气息迎面扑来。

    神游远古!

    宁宇心神剧震,他感觉仿佛贯穿了古今,历经无尽岁月,回到了太古前。

    阵阵让人惊悚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莫大的压迫感让人无法承受, 苍茫大地上有人在对决。

    “哧”

    其中一人睥睨天下,坐在蛮兽古车上, 周围追随者众多,犹如君临天下的神主,头戴皇冠,身穿龙袍,持生石打穿万古虚空,照耀无尽出璀璨光华。

    周围无尽的追随者,传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一切都很模糊,无法看个真切,宁宇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砰”

    太古前的大地崩裂了,画面在崩溃,漩涡出现,那是天尸之地!

    宁宇心中一惊,他不知道为何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修士全部冲向神秘地域的深处,想要进入一片奇异的世界。

    跨越了时间与空间,许多人都陨落了,没有多少人可以走到终点。

    “砰”

    就在这时,一具尸体从天而降, 从天尸之地被人抛出来的!

    随后,尸体被赶到这里太古前的大能以镇尸之兵钉住了全身各处要害。

    宁宇倒吸冷气,他知道这具尸体来历非同寻常,但是却没有想到竟有这样大的来头,他是从天尸藏身处坠出的。

    光雾迷蒙,那是岁月的气息,成千上万年流转而过。

    光华流转,所见景象全部变幻消失了。

    尸体的来历实在骇人,竟是天尸藏身地中的人物。

    是因为天尸,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而陨落的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眼前所见,依然只是那具尸体,宁宇不知道是不是尸体的缘故,让他看到了方才的种种景象。

    突然光华流转,宁宇再次听到了很多嘈杂的声音,眼前所见让他惊异莫名。

    画面中,尸体身上黑雾汹涌,像是被墨汁包围了一般。从他的七窍冲冲出一道道黑烟,最终凝聚成一道天尸魔念。

    “天尸魔念,竟是这尸体体内冲出的黑烟凝聚成的……”宁宇倒吸冷气。

    这是不是代表着…这一具尸体…也是天尸?

    “砰”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整座古殿都一阵摇动,将宁宇拉回到了现实中。

    那具天尸魔念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背后,静静的看着尸体半晌。

    而后突然将地面上的几把兵器重新插入尸体的身体上,继续以镇封住了这具完美无瑕的躯体。

    宁宇有点不解,这天尸魔念为何要这样做?

    随后,天尸魔念一把抓住了他,根本无法反抗,将他带出了这座古殿。

    阵碑被重新塞进了他的手中…

    宁宇心中一凛,看来这天尸魔念也无法奈何阵碑。

    天尸魔念没有说任何话语,带上宁宇,而后化成一道乌光,冲向这片神秘废墟的深处。

    断壁残垣,荒废遗迹,不断的倒退,也不知道飞行了多少万里,前方再无前路,一片断裂的空间黑暗而又空虚,隔断了废墟。

    天尸魔念在这里停了下来,奇怪的是,他们没有被强行拉回原点,而是真正出现在一个新地方。

    这是一片绝路,他们站在悬崖上,俯视那断裂的黑暗空间。

    这里是?

    天尸魔念想要做什么,为何带他来这里?

    “吼……”

    就在这时,天尸魔念突然发出一声咆哮,周身黑雾翻涌,他化成无数道黑烟,分解开来,而后一下子将宁宇包裹住了。

    “轰”

    无尽黑云翻腾,宁宇被淹没了,黑色的能量顺着他的七窍,顺着他的毛孔,不断流入体内。

    天尸魔念入主了他的躯体!

    宁宇想要反抗,但却无法做到,而后他发现,身体不由自持着阵碑,而后一步迈出,横空万里,进入了无尽黑暗的大裂谷中。

    他心中震撼,天尸魔念入主他的躯体后。

    “哗啦啦”

    铁锁链抖动的声响传来,前方有一头洪荒猛兽似乎从沉睡中觉醒了。

    那里,有一个也不知道长达多少万里的巨兽,吞吐日月星辰,每根毛孔都是一个虫洞。

    这是什么生灵?宁宇瞳孔收缩…

    天尸魔念以宁宇之体,在这里催动阵碑,而后一道道乌光祭向阵碑,上面所有印痕都明亮了起来,比之在宁宇手里时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阵碑暴涨,想要将堵在前方的巨大凶兽吞噬进去。

    看不清那巨兽的首尾,只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咆哮发出,一道光束从黑暗中射来,击在在了阵碑上。

    “砰”

    上面光华流转,越发璀璨起来,最后渐渐晶莹透亮。

    宁宇惊异的发觉,天尸魔念是在收集巨兽的神力,在以阵碑装载。

    难道它只是来此集纳无尽力量吗?

    轰隆隆

    那头巨大的凶兽,力量浩瀚如海,无穷无尽,传说他翻个身就可以毁灭一个界域,而此刻它打来的神力竟全都被那阵碑源源不断的吸收掉了。

    “吼……”

    当一声愤怒的咆哮传出后,黑暗中露出两点血红,像是有两轮血色的太阳悬在无尽远的天际。

    那是凶兽的两只眼睛,可怖的光芒让人心悸!

    而这个时候,阵碑晶莹剔透,周围一片迷蒙,也不知道集纳了多少神力。天尸魔念利用宁宇之体,轻轻一招手,阵碑快速飞回。

    抓住缩小成原样的阵碑,天尸魔念入主宁宇的躯体后,飞快冲回,沿着原路遁去。

    但就在这时,后方无尽远的深处,一声巨大的蛮兽咆哮声传来。

    “吼……”

    宁宇顿时感觉如遭雷击,不是他遭创,而是天尸魔念在其体内震动。

    在冲回这边的悬崖峭壁时,天尸魔念被震的冲宁宇的体内退了出来,他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吼,黑色的影迹在到处都是黑暗的深渊峡谷中一下子虚淡了很多。

    它飘出很多的能量,竟融入了深渊,这个黑暗的世界,对它似乎是致命的,专门吞噬它这种魔性力量。

    “砰”

    最终他还是回到了悬崖上,宁宇被他一把抓抓,飞快远离了这里,而后没入无尽废墟间。

    很快,宁宇他们重新回到了那座古殿内。

    这一次天尸魔念一只大手探出,将那尸体抓了过来,他盘坐在头骨火堆旁,而后将尸体身上的所有兵器全部拔了下来。

    尸体身上石兵消失的刹那,整具躯体顿时流转出光华,整座古殿中弥漫起一股圣洁的气息,流光溢彩,异相纷呈。

    天尸魔念的躯体中浮现了一个漩涡,而后抓起尸体,一下子将其投入了进去。

    是的,尸体在快所缩小,如一粒明珠一般,坠入漩涡内。

    最终,天尸魔念又望向宁宇,一把将他抓起,向着漩涡中扔去。

    宁宇的躯体快速缩小,化成米粒大。

    宁宇坠落进黑暗的漩涡内,听到了隆隆雷鸣,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何等的变化。

    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在众强退回世界核心、宁宇被困起源祭坛内时,此际的太古正在发生着激烈的大战。

    “你可真会捕捉战机……”金银化身面色阴沉,身影流转着强大的精气神。

    敌人身形模糊,应该是一个太古的宿敌。

    他具有无以伦比的神力,手持长剑,逼退两位强者,径直来到金银化身前。

    金银化身十指齐张,犹如十根干枯的木橛,但却拥有强大的神力,从侧面击在长剑上,发出锵锵的声响。

    “轰”

    太古界域的天空顿时破碎了,再也无法阻挡这种毁灭,以那人和金银化身为中心,崩裂出数十道巨大的空间裂缝。

    远处的一人古井无波,盘坐虚空中,无穷无尽的大火在其周围燃烧,点燃了苍穹上的大裂缝,太古界域的天宇正在消融。

    太古强者长啸,化成一颗流星冲向武祖,想要将之击杀。

    老越虽然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无上九境,但是却无限接近了,阵纹齐出,神通无尽,灰色罗盘浮现,挡住了对方。

    太古界域共有三大强者,另外两人同时出手,向前逼来。

    “呱呱呱”

    告死鸟的声音让人发毛,凶名震古今,丧鸣代表了死亡与不祥。各种诅咒齐出,一下子就将一名强者淹没了。

    而与此同时,老越则挡住了另外一人,大战不休。

    没有人再干扰那人,他铁了心把太古界域焚灭。

    “轰”

    滔滔的大河突然干涸,高达万丈的神山瞬间崩塌,无边无际的大草原快速崩裂,在这一刹那,下方山川大地全部崩溃了,在隆隆声响中化为尘沙。

    壮丽的河山就此不复存在,一切都燃烧了起来,天空与大地上烈焰腾腾,火光冲天。

    力量无以伦比,根本不可能被阻挡住,整个世界已经被点燃!

    汪洋干涸,化成谷底,大地崩溃,化成飞灰,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太古界域将从此消失。

    “轰”

    空间崩塌,天穹塌陷,太古界域一角被燃烧毁灭,这种趋势在快速蔓延与放大。

    “纵然你们毁灭这个世界,但是却难以撼动我们的根本?!苯鹨沓ば?,发丝倒竖,双目中精光烁烁,出手更加凌厉了。

    对方流转下一道道神辉,千万重攻击都被阻挡在外,根本无法破灭进去,可谓先天不败,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就在这时,远空传来一声清啸,一尊强大的生灵出现,他是仅次于无上九境的存在,是太古界域统治者之下有数的强者之一。

    “走!”

    金银化身大怒,双目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逼视由远而近的来者。

    他早已命令太古界域诸神退去,不想这个重要人物再次回返。

    “大人……”那人一阵犹豫,他不想在此激烈大战之际退走。

    又是一道人影飞来,一尊女性身形破碎虚空而至,这两人并列站在一起,杀意无限,盯着焚灭苍穹的那人。

    就在这时,一道朦胧的伟岸身影浮现在那人的旁边,一人独对两大强者,却云淡风轻,丝毫不在意。

    身影中模糊间有一枚骨质骷髅…

    “毁灭吧!”

    太古强者咆哮着,身体高达万丈,俯冲了下来,阔口吞天,想要将武祖与那道身影吞噬下去。

    “滚!”

    那道伟岸的身影一动未动,口中喝出一声,一下子击穿了虚空,截断了过去,斩断了未来。

    凝聚成一道璀璨光华封住了高天。

    那扑杀而下的太古强者,顿时发出一阵阵怒吼,但声音却在逐渐的变弱。

    他浑身溢血,体表在龟裂,口鼻耳眼更是有金色的血箭射出,他整个人像是被砸碎了一般。

    “不……”

    他仅仅吐出这一个字,而后整具躯体便轰隆一声崩碎了,但是他那强大的神念却不灭,化成一团璀璨夺目的金色神光,向前继续扑杀而来。

    他本是太古界域最有希望成就无上九境的强者之一,但最终却功亏一篑,在太古界域饮恨收场。

    今日躯体被毁,落得这番下场,他完全豁出去了,拼却性命也要拉上对方的命。

    炽烈的金光笼罩了老头骨,在那里熊熊燃烧,甚至沟通了这个正在被焚灭的世界的力量,以此炼化对方。

    两者间顿时僵持不下,老头骨阻挡住了重重金光杀念,陷入了短暂的僵局中,

    至于那名女性,则被太御亲自挡住了,只是阻住了她的去路。

    对方看到队友被毁躯体后,心中发寒,但此刻却无法上前相助,太御足以抵住她。

    “轰”

    太古强者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神识崩碎,所有金色的光华都开始大溃灭。

    他的神识念力彻底被压制,而后被无情的碾碎,彻底陨落。

    所有神识之力都化成焰火,随着这个正在崩溃的世界一起燃烧了起来,这个强大的修者从此灰飞烟灭,成为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

    “我们走!”

    金银化身看了看眼前的这一切,没有任何犹豫,不再管其他。

    甚至连那女子都未去救,完全放弃了这个世界。他撕裂开空间,一步迈入虫洞内,瞬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其他两个太古统治者也都如此,眨眼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并没有人去追,除非人数两三倍于敌人,不然无上九境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对方若是想逃,很难真正彻底消灭。

    “轰”

    就在这时,整片太古界域轰隆一声巨响,而后彻底的燃烧了个干净,这里成为了一片迷蒙之地。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宜兴华宏电器制造有限公司| 芜湖艾慕尔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截止阀有限公司| 长沙市广昌建材有限公司| 上海屹克商贸有限公司| 烘干机有限公司| 江西合昌实业有限公司| 舟山东集物流公司| 青岛腾程利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广州市标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剪板机有限公司| http://www.papellet.com http://www.hydrogenfrontier.com http://www.karlahanusov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