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恭喜宿主,签到终南山活死人墓,累计3000次获得百枚明阳玉蜂卵?!?/p>

    李损好奇的拿出锋卵,感到有趣:“此物倒是适合送给师妹?!?/p>

    “师兄你醒了么?”说曹操曹操就到,小龙女在门外喊道。

    “怎么师妹?”李损走出房门好奇问道。

    小龙女上下打量着李损,奇怪道:“师兄,你身上好香,是怎么回事?”

    “???”李损连忙嗅了嗅自己的身体。

    果然还残留着李莫愁的体香,俊秀的小脸一红:“咳咳,我这衣服是大师姐洗的,所以会有些香?!?/p>

    “哼,你和大师姐总是做些奇怪的事情,也不带上我?!毙×宦乃档?。

    李损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这个世界的小龙女,没有了原著那般的高冷,反而像个傲娇得小公主。

    拿出签到得来的蜂卵递给对方:“诺,师妹,你快看,这个东西喜欢么?”

    “是蜂卵!”小龙女小心翼翼地接过蜂卵,好奇地问道:“二师兄,你从哪里找来的?”

    “昨天,杀了那几个五毒教的人得道的?!崩钏鹚婵诒嗔艘痪?。

    “真是太好了,等把它们培育出来,再另行建一个蜂巢,我们就有新的蜂蜜喝了?!毙×咝说厮档?。

    李损望着小龙女天真可爱的样子,笑着问道:“师妹,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师父刚刚出关,让我叫你过去?!毙×掌鸱渎阉档?。

    “原来如此,那我们走吧?!崩钏鹨裁欢嘞敫恍×?,一同前往林侍女的石室。

    对方的石室也不远,不一会二人就走了进去,抬头看去发现李莫愁早就守在了一旁,而林侍女依旧坐在首位。

    李损眉头一蹙,发现林侍女的脸色,略显疲惫,甚至还有些苍白,关心道:“师父,你受伤了?”

    林侍女看向李损,点头说道:“为师修炼玉女心经,到了关键时刻,却不知为何,始终不能寸进?!?/p>

    “情急之下,出现了反噬?!?/p>

    李损暗道,就算不能寸进,也不至于反噬吧。

    随即,立刻明白过来。

    很有可能,林侍女一直单独修炼,没人与其双修导致的。

    “师父,您不要紧吧?”李莫愁与小龙女,听到师父受伤,立刻关心的问道。

    “放心,为师并无大碍?!绷质膛诹税谑?,看向小龙女与李损:“你们二人修炼得如何了?”

    “师父,我已经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p>

    “只待师妹修炼到与我同等境界,就可以进行最后一步?!崩钏鹚档?。

    林侍女捂着娇胸轻咳两声,高兴道:“好,真是太好了,兴许我能在死前,看到小姐所创心经最完美的样子?!?/p>

    李损望着林侍女的表情,这才反应过来。

    林朝英当年创造玉女心经之前,实力已经与王重阳不相伯仲,甚至隐隐压起一头。

    后来,二人理念不合,她才跑到古墓里面,研究这表面对付全真教,实则想与王重阳双修的玉女心经。

    仔细一想,玉女心经根本就是个半成品,理念货。

    她自己也不过是修炼了一半,就死了。

    而且,还死得很蹊跷。

    等等!

    如果林朝英一开始修炼的不是玉女心经,那她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卧槽?

    不对??!

    李损突然感到一阵头大,自己的这位祖师婆婆,似乎来头不一般啊,好奇道:

    “师父,你可知道,我们祖师婆婆的武功出自哪个门派?”

    “小姐她?”林侍女眨了眨眼睛,回忆许久:“不知道,我只记得姐姐他在弥留之际,提到过雪山二字?!?/p>

    雪山!

    世间雪山千千万,没有八千也有一万。

    光凭这两字,李损断然是无法猜测出来,林朝英来自哪里。

    不过,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王重阳都懂得,在墙壁上留字画图。

    他得这位祖师婆婆,会不会也在古墓内的某间石室里,留下线索。

    想到这里李损的心,不由一阵火热。

    倒不是他贪图林朝英的功法,而是单纯想要解秘。

    “怎么,你觉得哪里不对劲?”林侍女见李损表情变化得有些丰富,沉声道。

    李损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分析给林侍女三人。

    三女也都慢慢生起好奇,林侍女更是苦笑道:

    “是啊,我自侍奉小姐以来,与她修炼的都是玉女心经?!?/p>

    “压根就没有想到,询问她入墓之前的来历,真是笨??!”

    “师父始终保持赤子之心,不问也属正常?!崩钏鹦ψ乓×艘⊥?。

    单纯。

    太单纯了。

    难怪原著里把李莫愁和小龙女,教的那么容易被男人骗。

    “既然你觉得小姐会在墓室内留下来路。,我就将古墓地图给你,你没事自己找找吧?!绷质膛眯×压拍沟赝寄酶钏?。

    李损打开一看。

    嚯!

    好家伙!

    他万万没想到,古墓居然足足有三层。

    他们生活的是第一层,王重阳潜入的是第二层,至于第三层,似乎已经荒废了,压根没人提过。

    这里别说住他们四个人,就是住个四千、四万、四十万问题都不大。

    “师父,这里面的石室,您都去过?”

    “我去那里做什么,有些石室带着瘴气,进入之后会让你产生幻觉十分麻烦?!绷质膛琢搜劾钏?,提醒道。

    难怪,王重阳当年,来这里留下九阴真经,你们都不知道,感情房子太大你们都不看啊。

    这让前世只有十平方,只能住插间的李损情何以堪?

    “呵呵,多谢师父提醒,徒儿我这就去找找?!?/p>

    林侍女摇了摇头,嫌弃道:“去吧,反正你也呆不住,与其外出惹货,还不如在古墓里找点事做?!?/p>

    李损“嘿嘿”一笑,这话不对劲。

    侧头看向小龙女,见她冲着自己吐了吐小巧的舌头。

    瞬间猜到,必是是昨日,弄死五毒教众的事露了。

    “不用看她,你身上带回来的血腥味,为师岂能闻不出来?”林侍女淡然地说道。

    李损不好意思得摸了摸头:“师父,我下次注意,保证处理干净再回来?!?/p>

    “去吧,擅闯我古墓派地界,死了也活该?!绷质膛挥卸嘤喾匣?,摆了摆说。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市丰立泵业有限公司| 安徽璟彩建筑材料有限公司| 顶尖有限公司| 天津上品智造企业形象设计有限公司| 北京铭世博国际展览责任有限公司| 上海踏信物流有限公司| 汽配上海有限公司| 温度仪表有限公司| 邦定机有限公司| 湖南怀化强盾消防设备有限公司| 北京汉森国际展览有限公司| http://www.sermsirishop.com http://www.jasonnyberg.com http://www.ferienhausdornumersiel.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