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呵呵,你们这里居然还能搞到玄级功法?”

    张三侧目看向吴九,在武侠世界功法可是宝贝。

    别说是玄级就是黄级,拿出去也会被人抢破头。

    当然,如他这般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

    也不是没有。

    只是太少。

    好比我们元国的郭靖安达,在草原上时,跟着江南七怪学了一辈子黄级功法。

    出门还被杨康胖揍。

    随后和丘处机学了一阵子【全真心法】,又和洪七公学了【降龙十八掌】。

    自此一飞冲天。

    成为武林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大豪杰。

    可见,功法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尤其是那种能够洗精伐髓的天级功法。

    说是逆天改命也不过分。

    吴九恭敬道:“是的,损爷,一年内总是会些落魄的武者出售自家功法?!?/p>

    “据说这买【鲸息诀】的人,祖上是个打铁的?!?/p>

    “这功法其实是一部,能够增加人体总气血的养生功,一共五层,每修成一层气血上翻一倍,增加一个血囊,五层五个血囊?!?/p>

    “据说修炼到第五层时,光是一拳的力量,就足以打死一个人?!?/p>

    “而且,此功法能够绵延不断适合持久战,属下觉得倒是与您十分契合?!?/p>

    “适合…持久战?”李损抬眉一扬,下意识的看向石青璇,这种事态持久会不会死?

    吴九不知李损所想,如实说道:“确实如此?!?/p>

    “好!那我买了就是!”李损淡然的说道。

    吴九一愣,对着李损施了一礼,走到帘边淡然喊道:“五万一千两?!?/p>

    “嗯?”

    风四娘美眸向一那么一瞧。

    暗道,吴家这是在搞什么鬼?

    莫不是哄来一位大户?

    想到这里,她红唇微扬美美一笑。

    要是换上一套皮裙或是丝袜,必是让男人流水的御姐范。

    “吴家出价一千两,不知哪位有想要的尽管出价?!?/p>

    拍客见状脸色不禁变的难看起来。

    虽说在这拍卖会中,吴家不会以势压人。

    但你也架不住,人家有钱啊。

    整个会场中,能和吴家相争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李损轻笑道:“你怎么不上去,把它抢回来?”

    “损爷说笑了,吴家毕竟在天水有些声望,如此作为,怕是会引起其他几家不满?!蔽饩潘档?。

    李损笑了笑,他懂,吴九不能如自己般,做了坏事拍拍屁股走人。

    直接拉开窗帘,望了下去。

    “哗啦~”

    窗帘被拉开的瞬间,一股无形的气势,让整个会场安静了下来。

    李损霸气如渊,如同君王在扫视臣子,无可睥睨!

    “损爷,不可…”吴九见李损拉开窗帘,有心阻拦却也是完了。

    “怎么?不可什么?”李损好奇道。

    只是不待吴九回话,另外几个包间内,传来一阵嘲讽之音。

    “吴家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天帘也是说拉就拉的?”

    “兴许是吴家变天了,有人想出来立威呢?”

    “立威?是不是有点早了,后面还有十二件呢,怕是一会,裤子当了都出不去?!?/p>

    “天帘是什么?”李损也傻,自然听得出其中有诈来。

    吴九道:“王不见王,天不见天,拉天帘的意思就是见天了?!?/p>

    “接下来的一切都必得,而且,一旦输了,还要赔偿对方相应的钱?!?/p>

    李损一愣:“也就是说,我接下来,要买下剩下的十二件东西,否则就赔偿别人相应的拍资?”

    “是的?!蔽饩诺阃返?。

    “可是,要有人乱开价怎么办?”石青璇疑惑道。

    吴九摇摇头,笃定道:

    “不会,接下来叫价都会是真金白银,赌身上的钱?!?/p>

    “若是有人乱叫价,就会被拔舌头?!?/p>

    李损“哼哼”一笑,不屑道:“如此复杂,那我把他们杀光,不就不用买了?”

    “咕嘟!”

    吴九听到此话,额头不由沁满了汗珠。

    余光一瞄,数起了拍客的人头。

    若李损真要动手,怕这茶庄转眼就要血流成河。

    今后,怕是都要在卧虎山养老,但此事他无力更改,咬了咬牙道:

    “损爷稍等,属下这就命人把门锁上,保准他们一个都出不去?!?/p>

    此言一出。

    不由令一旁的石青璇,心弦猛颤,下意识拉住李损的手。

    修炼【道心种魔**】的人,做出任何天怒人怨之事,她都不意外,连忙出声阻止道:

    “别去!大不了我们走了就是?!?/p>

    李损露出一阵错愕,他也被自己如此杀气四溢的话,惊住。

    随即,白了眼吴九:“去什么去,小爷又不是没钱,还用着杀人逃单?”

    “呼,玩笑就好,玩笑就好?!?/p>

    吴九抬起袖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庆幸自己差一点,只差一点点,就要过上了流亡的生活。

    “五万五千两!”

    三人正在谈论,场中众人生死之时。

    一旁的厢房内,传来作死的声音。

    “他是齐的二公子,野心向来不小,先前与吴不赊的儿子有些过节?!蔽饩盘牡亟樯艿?。

    “这种人心眼太小、魄力太小,一辈子也就这样了?!?/p>

    李损鄙视的摇摇头,也不着急出价。

    转身,把真皮沙发,硬生生地拖到了窗前。

    翘起二郎腿,搂着石青璇淡然看着众人的表演。

    “有趣,吴家哪里,找来个这么有趣小家伙,好刺激呢?!?/p>

    风四娘双目,盯着李损一举一动,暗暗说道。

    嘴中却是不紧不慢的报着价格:

    “齐家二公子出价五万五千两?!?/p>

    “哪位贵客接着出价?”

    一楼拍客中。

    一个看似,练过外家功法的大汉,操着一口粗犷的嗓子道:

    “六万两?!?/p>

    此言一出。

    拍卖中的众人,无不觉得意外。

    吴家开天帘,居然有除了天水七大家的人叫价。

    “呦,这位猛士,看样子不像是,我们天水城的人啊?!?/p>

    风四娘也觉得意外,没有着急说价,反而询问起大汉的背景来。

    大汉倒也爽快,朗声道:“不是,不是,我只是路过!”

    “噢,难怪像你这么有钱的小哥哥,奴家不认得呢?!狈缢哪锕首饕桓?,羞答答的样子说道。

    哪知大汉确实不客气,道:

    “嘿嘿,小娘子不认识我,但徐占海认识你?!?/p>

    “听说,但凡有人能让你感到刺激,就是夺了你的身子,你都绝无怨言对么?”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膨胀阀有限公司| 扳手北京有限公司| 森展国际展览有限公司| 上海踏信物流有限公司| 广东顺德中富盈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东莞市大朗吉力物流服务部| 哈工大集团有限公司| 巩义市铂思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连接器北京有限公司| 广东乐家嘉便利店连锁有限公司| 上海威博展览有限公司| http://www.gourmet-sex.com http://www.sabinemerz.com http://www.michelsa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