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嘭!”

    水天楼外一声闷响。

    街道上的百姓,见到一团肉泥状的东西,好奇围观了上去。

    下一刻,皆是被吓得连忙后退离开。

    只见,肉泥上长着脑袋痴傻转着眼珠子,眸中写满了恐惧。

    “你…你把他丢下去了?”权力帮众望了眼楼下,又惊恐的看着李损惊恐的说道。

    “如何?你也想下去?”李损傲然抬眉一身霸气。

    “不…不想?!卑镏诓桓叶嘧?,他们再傻也能看出来,眼前之人绝非凡人。

    “那就滚!”

    李损冷“哼”一声,转头离去搂着石青璇进入包间。

    权利帮众见此犹如大赦,不敢有丝毫停留,连滚带爬跑出了水天楼。

    “大当家,恐怕这件事不好解决啊?!蔽饩趴谔嵝训?。

    李损淡然,道:“小事?!?/p>

    石青璇美眸看着李损,不免有些担心:“你下手太狠了,这样下去恐怕会被人当成邪门歪道?!?/p>

    “邪门歪道又怎么样?”李损不屑道。

    他做事向来无所顾忌,别说杀个权力帮帮众。

    若是有一天能干倒李沉舟,他也会毫不客气给对方一榔头。

    石青璇道:“我是怕,有一天你会和我父亲一样,被人逼得只能远遁塞外?!?/p>

    “放心,吃饭吧?!崩钏鸫笮干?。

    暗想着,只要你不学你妈算计我行了。

    “客官,您…您们的菜齐了?!毙《松献詈笠坏啦撕?,战战兢兢的说道。

    “嗯,下去吧?!蔽饩虐诎谑秩闷淞⒖?。

    小二大喜施了一礼,转身就准备离开,却被李损突然开口叫?。骸暗纫幌??!?/p>

    “客官,您…您有什么事?”小二儿问道。

    “把你这里最烈的酒拿来?!崩钏鸬坏?。

    “好…好的?!毙《闪丝谄砭妥?。

    “大当家,怕是一会权力帮的人就会找来,我们还是不要喝酒的好?!蔽饩盘嵝训?。

    李损摇摇头道:“喝,今天爷高兴,以后在外面不要老是叫我大当家,叫我损爷!”

    “损爷?”石青璇与吴九皆是一愣,他们皆不知道李损的真名,心里多少有些纳闷。

    李损得意道:“对,就是损人利己的‘损’!”

    “知道了损爷?!蔽饩殴Ь吹乃档?。

    不一会。

    小二儿匆匆忙忙抱来一大坛子老酒,走入了包间。

    吴九见其上面还藏着灰,打趣道:

    “你这酒不是刚挖出来吧?”

    “九爷好眼光,这酒是我们掌柜的,昨天刚从地下挖出来的三十年佳酿?!?/p>

    “本来是想着自己没事喝两口,今日见到这位少…”小二儿本想说少侠两字的。

    又怕李损不高兴,连忙改口道:“大人,英勇不凡,便让我拿来招呼一番?!?/p>

    “呵呵,会说话,知道叫我大人?!崩钏鸫笮干?,让小二儿倒了两碗。

    酒水入喉,犹如一根丝线,缓缓进入腹中。

    待积存到了一定程度后,猛然爆发出来。

    李损顿感胃中冒出一团大火,随即大喊一声道:“爽!”

    “呼!”小二儿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道:“客官满意就好,满意就好?!?/p>

    “嗯,去吧?!崩钏鸢诎谑秩闷淅肴?。

    小二儿再次松了口气,施了一礼再离去。

    生怕李损再来一个等一下。

    “等一下,给我再上十盘牛肉!”

    权力帮据点内。

    先前在水天楼吃饭的帮众,将重伤了的小华与宕哥的尸体搬了回来。

    一个个哭天喊地的求着要见阴功。

    “怎么回事?”阴功正在拷问温家那对主仆,听到外面在大呼小叫,寒着脸走出来叱责道。

    “鬼王啊,您可以为小的们做主啊?!卑镏诿谴蠼械?。

    阴功微微蹙眉道:“怎么回事,慢慢说?!?/p>

    帮众们见状缓了缓神,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讲了清楚。

    随即跪在一旁,也不出声静静等待阴功发话。

    “嗯,你们说那男的高大凶猛?身边还跟着一位绝色美女?”

    阴功越听越觉得,帮众嘴里的这人,就是弄死他魅影的那个男人。

    又问道:“可见他背了一柄大剑?”

    “没…没有,此人一身劲装,倒是没背武器?!卑镏诘?。

    “嗯?如此一来,八成就是那小子?!币豕淅湟恍?。

    通过先前的拷问,他已经从赵伯知道了,在无名小镇上,杀死那些帮众同时李损所为。

    如此一来。

    新仇旧恨倒是可以一并解决了。

    “鬼王,我们现在就去做掉那小子么?”阴功的得力干将余哭余问道。

    “不,如今青天白日,若是直接出手,会引起地方官员不满,晚上再说吧,你派几个人查一查那小子住哪里?!币豕λ档?。

    “属下明白,这就去办?!庇嗫抻嗨档?。

    阴功轻“嗯”一声,也没在什么说。

    之所以没有现在去对方李损其实,他还有最大的一个顾忌。

    因为他的一些底牌,见不得光只能在晚上用。

    另一边,李损三人吃饱喝足正欲回府。

    吴九笑着提议道:“损爷,天水城内的几个商家,正巧举办了一个拍卖会,吴家也算是经办人之一,您要不要也去看看?”

    “拍卖会?”

    李损一愣,这东西他在小说里可是经??醇?,每个主角都能在里面淘到又便宜,又实用的好宝贝。

    他作为穿越人士,自然也要去看看了,爽快的答应道:

    “可以,带路!”

    “好嘞!”

    吴九见李损同意十分高兴。

    立马叫来马车,带着李损与石青璇离去。

    很快,他带着二人来到一处庄园。

    李损抬头看着牌匾,跟着念叨:

    “兴茶庄园?”

    “没错,这里是天水城商会副会长的一处私产,因为地方够大所以有什么拍卖、开会之类的事情,我们都在这里举行?!蔽饩沤樯艿?。

    “在副会长家开会?那你们的会长呢?吃干饭的?”李损不屑道。

    吴九老脸一尬,赔笑道:

    “天水商会的会长就是吴不赊,被您打死了?!?/p>

    “不过就算是他活着,他也懒得管理这东西,挂个名字而已?!?/p>

    李损一听随即大笑道:

    “哈哈,我说的没错,你们天水城的商会会长,就是个吃干饭的?!?/p>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巨画传媒| 东莞市日月光全息防伪制品厂| 邯郸远通物流公司| 钢铁上海有限公司| 启闭机北京有限公司| 深圳市腾联商务顾问有限公司| 除污机北京有限公司| 深圳市捷昕橡塑海绵制品有限公司| 服装CAD设备有限公司| 哈工大集团有限公司| 天津厂家售后维修| http://www.anxietyreliefzone.com http://www.drmuratmolu.com http://www.ecocoscienz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