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酒楼独院之内。

    李损刚刚帮石青璇气势驱毒,后者已然疲惫的睡下。

    他则坐在院中,试着修炼起【道心种魔**】。

    此功法,上册讲是由道入魔之法,需要修炼一门正宗的道家功法。

    这点绝对难不住李损,先前他光顾全真教时,把里面【全真心法】偷了出来。

    此功,虽然不如王重阳的【先天功】。

    但也是江湖中一等一的绝世内功,达到了地级上品。

    李损决定就以此法为根基,试着修炼。

    【全真心法】讲究以刚正不阿,聚水成河。

    以他的资质,行功路线只是一遍就可了然于胸。

    很快,五脏六腑、就出现一股中正真气。

    这真气满布全身各处,就像是小溪一般浇灌经脉、丹田。

    随即,他又马上运转【道心种魔**】首篇「入道第一」建立道心。

    道心,追求世间法则至理之心。

    这首篇由易入难。

    犹如一个开关,你碰到了,打开也就打开了。

    碰不到、打不开,这辈子也别想学会。

    李损端坐如山心思百转,他的道心是什么?

    武林第一?

    九五至尊?

    不,不,不。

    活着,活好,活的精彩才是他想要的。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我如天地,天地如我。

    此心一起李损顿觉体内真气翻腾不息。

    在丹田气海中犹如滔天巨浪般席卷而出,流淌入奇经八脉。

    一股黑色的丝气,绵软柔长。

    缓缓从心田而出,顺着真气的流动到身体各个部位。

    让他全身散发一股妖异冰冷的感觉。

    突然,石青璇感到一股冰冷,熟悉的感觉。

    让她瞬间从睡梦中惊醒出来。

    蓦地起身,寻找那冰冷熟悉的感觉。

    待看到李损全身,散发出邪异黑气真气之时,美丽的眸子中充满了震惊::

    “他…学会了第一层?”

    李损修炼出【道心种魔**】第一层后。

    对周围的一切变得更加敏感。

    仿佛对这个世界,对这个宇宙,有了更加透彻的认知。

    五感、内力、真气皆是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清楚的听到了石青璇的轻呼。

    不免得意。

    试着放空心思,向更远的地方去听。

    不时,耳中传来一阵哭泣、哀号、求饶的声音。

    “嗯?”

    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随即猛然睁开眼睛,闪烁出一道精芒。

    盯着以被单包裹酮体,风情万种的石青璇,不免有些心猿意马。

    “怎么了?”石青璇被李损盯着脸红,小心脏不免跳的更快了几分。

    【道心种魔**】互相之间,吸引极盛。

    稍微有一些把持不住,便会擦枪走火。

    尤其是面对,如今英俊妖异的李损,不免心动。

    “没事?!崩钏鹗掌鹉坏?。

    【道心种魔**】虽然没让他突然进阶。

    可却为他凝聚了天地道心,让他心境得到了升华。

    “你,练成了第一层?”石青璇感觉气氛有些不妥,开口问道。

    “嗯,又不是很难?!崩钏鸬坏?。

    “额,还好…”石青璇也没有主动练过【道心种魔**】。

    不知道,第一层到底难易。

    李损打了个“哈欠”道:

    “好了,天色不晚了,我们睡觉吧?!?/p>

    “嗯…”石青璇乖巧点点头,见李损上来,依旧不免有些羞涩。

    直到躺在他的怀中,才平静了下来。

    这时,夜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嚎叫。

    原本闭目的二人再次睁眼。

    随即,院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谁??!”李损不耐烦的问道。

    “大…大爷,开开门啊,掌柜子想请您一叙?!泵磐獯戳诵《∥〉纳?。

    “去你x的,几点了不睡觉?滚!”

    李损来了一句国粹,毫不犹豫的对方离开。

    “大…大爷,求…求您快开开门吧,掌柜子有大事相商啊?!?/p>

    “怎么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石青璇感到小二语气中,似乎有些不对,出言提醒道。

    李损无所谓,道:“没事,八成是外面死人了,反正跟我们没关系?!?/p>

    “死人了?”

    石青璇立时想起,来时成为所见的情景,好意劝道:

    “你还是去看看吧,若是能帮他们一帮,就帮他们一把吧?!?/p>

    李损虽然不愿意多管闲事,也不打算搭理石青璇,倒头准备继续睡下。

    哪想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

    彻底打断了他的睡意。

    光着膀子,穿了一条自制的性感小裤衩,走了出去。

    打开房门,扫了眼门外的几个人,质问道:

    “你们搞什么?”

    “大爷啊,救命啊,救命啊?!毙《嚼钏鸪隼?,二话没说急着求道。

    “怎么了?”李损道。

    小二还有他旁边的掌柜子,指着酒楼内道:

    “刚刚,刘员外家的夫人过来?!?/p>

    “说是刘员外被一个怪东西袭击,杀了好多护卫?!?/p>

    “想请我们过去帮忙?!?/p>

    李损眉头一凝,对着小二就是一巴掌,骂道:

    “你们有病吧?”

    “不都说宵禁了么,还没事出来晃悠什么?”

    “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都快点滚去睡觉?!?/p>

    掌柜子看到小二挨揍,连忙解释道。

    “客官不是你想的那样,贾氏说,那个怪东西一直在跟着她?!?/p>

    “一会怕是就过来了?!?/p>

    李损心中一怔,问道:

    “为什么不去报官?”

    小二捂着被扇的脸,无奈道:

    “这种事官府更不敢管,生怕惹上厉害角色,他们的小命不保?!?/p>

    李损沉思片刻,不爽道:“等着!”

    说完转身回到屋里,与石青璇交代几句。

    拿起巨阙,跟着小二他们来到了大厅。

    此时大厅里早已经围满了客人。

    一个穿着锦布衫,怀中正抱着一个不断啼哭孩子的女人在那跟着抹眼泪。

    “大爷,她是刘员外的妻子贾氏?!?/p>

    厅中众多食客,一看高头大马的李损出现,心中立马升起一丝安全感。

    “哎妈呀,这哥们吃什么长大的,长得可真结实?!?/p>

    “我去,他的拳头好像沙包一样大?!?/p>

    “这人一看就是个强者,这下我们有救了!”

    李损眉头一扬,霸气说道:“都给小爷闭嘴,我来问问怎么回事!”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斯卡尼冰淇淋有限公司| 上海九麟实业有限公司| 广州思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武汉中兴博纳会展有限公司| 机床上海有限公司| 行星减速机有限公司| 焊接切割上海有限公司| 气流干燥设备有限公司| 冷冻机有限公司| 上海功浩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泊头市仲恺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http://www.jazz-vizit.com http://www.u-pohs.net http://www.whoissb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