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小半个时辰后。

    李损一个人食客的目瞪口呆下,将十坛红烧肉吃掉。

    只不过十坛红烧肉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后来又要了十二碗饭。

    喝掉了最后一口酒后,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

    “嗝~味道不错,要是来点生菜就好了?!?/p>

    石青璇无语的看着李损:“你怎么这么能吃?”

    “能吃么?”李损拍了拍肚子,得意道:“八分饱而已?!?/p>

    “客…客官,您现在需要休息么?”小二问道。

    “嗯?怎么了?我给的钱不够?”李损问道。

    “没有,没有,掌柜子怕小店的房间太小,已经给您挪到了下面独院中,若您吃完小的带你过去?!毙《推乃档?。

    “嗯,你们家老板能处,会来事?!崩钏鹨汇堵獾牡愕阃?。

    “呵呵,那是,那是,我们家老板还特意,让小的给您烧了两大锅开水,给您沐浴?!?/p>

    小二松了一口,他们开店做生意的,最怕的就是碰见李损这样的人。

    喝多了就闹事,把酒楼砸个稀碎,最后还没钱赔。

    石青璇美眸微微一怔,他是没想到李损大身子,还有这种好处。

    能白白搞出一个间独院来。

    默默的跟在起身后,来到院子中。

    “对了,我来时,见你们城外死来那么多人,怎么回事?”

    李损推开院门,顺口问道。

    小二一愣,脸上露出一丝忌惮:

    “听说是城里,来了不干净的东西?!?/p>

    “最近每天晚上都有人死?!?/p>

    “害的我们金云楼天黑后,是一点生意都没有?!?/p>

    石青璇不解道:“你们当地官府不管么?”

    “管?”小二不爽道:“他们只要自己没事,怎么可能管老百姓死活?”

    “说是上报给了六扇门,也不知真假?!?/p>

    李损无所谓道:“哈哈,你要是真碰到不干净的东西,记得往我这跑?!?/p>

    “小爷,脑浆给它轰出花来?!?/p>

    “多谢这位少侠?!毙《嚼钏鸬幕?,激动的差点没下跪。

    又侧头看向石青璇道:

    “姑娘能嫁给这么优秀的少侠,日后,定会让天下女子羡慕的?!?/p>

    石青璇“呵呵”一笑,心道:

    “那是你不知道,他有多变态?!?/p>

    李损摆摆手让小二离开,他则推开房门进屋。

    果真见到一丈多宽的大木桶。

    里面的已然注满了热水。

    “哈,又可以鸳鸯浴了?!?/p>

    石青璇狠狠的白了眼李损,道:

    “鬼才和你鸳鸯浴呢?!?/p>

    “这你就不懂了吧,蛊毒在热水之中更容易解?!崩钏鸷叩?。

    石青璇秀眉一凝,疑惑道:“真的?”

    “当然?!崩钏鸬愕阃?,半真半假的说道:“没看一般缺骨的时候需要拿一块生肉浇上热血吗?”

    “好…好像,是这个样子?!笔噼档?。

    “嗯,来把让我给驱毒?!崩钏鹦睦镆徽蟆昂俸佟被敌?。

    以为,成功忽悠石青璇的时候。

    哪知石青璇却道:“呸,我又不傻,才不上你的当?!?/p>

    李损见软的不行,大手一挥直接把石青璇抱入了桶中。

    “混蛋,你放开我,我没带衣服?!?/p>

    “嘿嘿,没事,明天我让小二给你买?!?/p>

    夜晚。

    一个全身漆黑面容干枯,犹如骷髅的之人。

    诡异的在黑夜中飘荡。

    它双眼猩红,仿佛一个凶兽在寻找猎物。

    随着,一户人家内,传来了婴儿的啼哭。

    黑影猛的一惊,朝着声音的来源。

    发出一阵怪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哎呀,祖宗啊,你可别哭了,在哭那个鬼东西又来了?!?/p>

    刘员外看着自己刚刚满月的儿子,急的来回踱步。

    生怕他的儿子,把最近城里出现的怪物引来。

    “老爷,那怪物是什么???”刘员外的夫人,贾氏担忧的问道。

    “我哪知道只是听说,那东西黑衣白发,面枯如骨,专吸人血?!绷踉蓖獠荒头车乃档?。

    贾氏抱着儿子不断拍哄。

    忽然,她感到不对:

    “哎呀,老爷,儿子他好像发烧了?!?/p>

    “发烧了?”刘员外一愣,无奈道:“早不发烧,晚不发烧,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烧?!?/p>

    “当真是气煞我也?!?/p>

    “怎么办,我们还是快要整个郎中过来,给儿子看看吧?!奔质霞钡?。

    刘员外摇了摇头,叹息道:

    “这么晚,谁敢来?”

    贾氏生气道:“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儿子,生病不管吧?!?/p>

    “没事,一晚上又烧不坏,明天早上天一亮,我立马让刘三去请人?!?/p>

    刘员外拍着胸脯说道。

    “不行!一晚上,一晚上,你知道一晚上,会不会把儿子烧成什么样?”

    “咱们儿子这么金贵,万一出点事,你可让我怎么活?”贾氏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刘员外无语无奈,只好再次解释道:“夫人,听话,一晚上真的不会有事?!?/p>

    “呜呜~”

    贾氏也不说话,就在那里一个劲的哭。

    哭了一会,见刘员外不搭理他。

    声音不由提高了八度。

    “呜呜,我怎么嫁给你这么一个没用的男人?!?/p>

    “儿子有病了,你都无动于衷,只知道在那坐着?!?/p>

    “与其他被烧死,我…我还不如没生过他?!?/p>

    “啪!”

    刘员外越听越烦,越听越躁。

    心里突然生出一火,一掌狠狠的砸在桌子上。

    “别特么哭了,我去,我去还不行?”

    “你…你就跟我一个妇道人家喊,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贾氏委屈的说道。

    刘员外气急,推门而出,把家丁、护院都喊了出来。

    “老爷,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这么急?”

    刘员外无奈,看了眼贾氏怀中的孩子道:

    “孩子生病了?!?/p>

    “我们要去看郎中?!?/p>

    护院头见状,委婉的劝道:

    “老爷,要不是很急,不如我们等到天亮再去?!?/p>

    “你也知道最近城内不安生?!?/p>

    刘员外平时里与护院头也算相交甚多。

    听他真的一说,心情也少了许多。

    看着贾氏怀中的儿子,又犹豫了起来。

    然而,当看到贾氏那副死了亲爹一样难堪的脸时。

    无奈的摇了摇头,命令道:

    “哎,孩子病重,实在是等不起啊,还是去一趟来的安心啊?!?/p>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海南清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反应设备有限公司| 激光雕刻机有限公司| 上海秋迈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泊头市鼎科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气流干燥设备有限公司| 橡胶垫圈北京有限公司| 激光雕刻机有限公司| 多功能抑尘车北京有限公司| 纸管机械北京有限公司| 气动阀有限公司| http://www.revistavoca.com http://www.forbabygifts.com http://www.lpgcann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