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李损微微错愕,没想到自己要了这么多天,石青璇终于同意把这门功法传给自己。

    坐在床上认真的聆听。

    “【道心种魔**】又称【种玉功】”

    “由道入魔,在道心布下魔种,奇诡绝伦?!?/p>

    “本书共分上下两卷共十二篇?!?/p>

    “上卷包括「入道第一」、「种魔第二」、「立魔第三」、「结魔第四」、「魔劫第五」、「种他第六」?!?/p>

    “下卷包括「养魔第七」、「催魔第八」、「成魔第九」、「魔极第十」、「魔变之境」、「魔仙」?!?/p>

    “你可以记住,一旦看是修炼【道心种魔**】,会随着时间逐渐影响心性?!?/p>

    石青璇缓缓开口,细心讲解,最后还不忘提醒一番。

    李损无所不为道:“你既然修炼了此功,为何心性没有变化?”

    “谁跟你说,我修炼了【道心种魔**】?”石青璇声音隐隐有些惊讶的反问道。

    李损一愣,不解道:“你没修炼过【道心种魔**】,为何会有魔种?”

    石青璇叹了口气,美眸中满是追忆之色。

    “此事说来话长,当年我父亲修炼【不死印】,同时也在研究正魔两道功法,便想着为我打好基础,以自身之道为我催生出魔种,但却让我修炼的是【慈航剑典】?!?/p>

    李损脸色一变,暗道:

    这就是论一个好爹、好妈的重要性。

    天级功法想学哪个学哪个。

    无耻至极?。?!

    “你怎么不说话?”石青璇见李损面色古怪,好奇问道。

    李损随口道:“无法,只是这种魔倒是有趣,可以吸收他人的一切?!?/p>

    “我劝你,最好不要乱用这招,轻则精神错乱,重则被反噬,一生苦修付诸东流?!笔噼暗?。

    李损鄙视的看了眼对方,你不让小爷用你自己用?

    “咳咳,我也是逼不得已,才以此法度你蛊毒,想着咱俩互相分担些,就都不用死了?!笔噼坪蹩闯隼钏鸬南敕?,羞愧道。

    “算了,休息吧,我再去看看,那群兔崽子们有没有好好修炼,明日,我们就离开这里?!崩钏鹚档?。

    “你真打算培养这群山贼?”石青璇抬首问道。

    “嗯?有什么不可以?乱世大道,说不定,哪日我凭着这群山贼,便可横扫诸国,成为最伟大的存在?!?/p>

    李损说完霸气转身离去。

    训练场中。

    山贼笨拙的按照李损的方法锻炼。

    每天早上一个八公里,之后是四百米障碍跑。

    下午训练【岳家拳】。

    等一个月后,便让他们进行真人格斗。

    “大当家的,您来了?”

    翁大强作为从军队里出来的人,很快就适应了这种高强度的工作,组织的还算不错。

    “嗯,你组织的不错?!崩钏鹂醋啪刑醯乃母龃蠖雍苁锹?。

    翁大强摸了摸脑袋道:“这些弟兄们,还不熟悉您的这种训练方式,所以还有些慢,等过一个月后,应该就可以适应了?!?/p>

    “无妨,半年内,让他们有战斗力就行?!崩钏鸬坏?。

    “那您放心,半年内,属下绝对能把他们带出个样来?!蔽檀笄颗淖判馗Vさ?。

    李损扫了眼训练的众人,却没见到二当家的身影,道:“二当家呢?”

    “他?”翁大强摇摇头,不无好奇道:“他也用练么?”

    “他多啥?”李损不爽道:“整个山寨除了老弱病残以及女人不用练外,都要跟着练?!?/p>

    “属下懂了,这就叫人去把二当家的请来?!蔽檀笄恳膊簧?,马上就以李损的名义叫来了二当家。

    后者一见李损,笑呵呵的道:“大当家的您找我?”

    “以后你跟着兄弟们一起练,半年以后,我看效果?!崩钏鸬坏?。

    “???我也要跟着练啊?!倍奔衣冻鲆桓辈镆斓谋砬?。

    “废话,不但要练还要练好,不然,你如何服众?”李损鄙视了一眼后,又道:“半年后,你若基础打牢,我会传一门玄级功法?!?/p>

    “多谢大当家的?”二当家一喜,连忙对着李损施礼感谢。

    “明日我要出去一趟,大概三、四个月后回来,这段时间内,你们只需要负责锻炼,莫要下山惹是生非,懂么?”李损交代道。

    二当家先是露出一丝惊讶,随即又松了口气,连忙说道:“懂,懂,懂?!?/p>

    李损环视一圈道:“我让公输二引的山中温泉,可引好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见他们忙乎了两天,应该快引好了吧?!倍奔也糯由较禄乩匆膊惶私?。

    “我去看看,你在这里跟着兄弟们好好练练?!崩钏鹞⑽⒌愣?,朝着公输二的方向走去。

    二当家与翁大强连忙施礼,目送李损离去。

    卧虎山之所以叫卧虎山,就是因为,从远处看它像一只正在睡觉的老虎。

    卧虎寨就在虎耳之上。

    而虎腰那处山峦耸立,陡峭异常。

    一般的时候没人上去。

    也正是因为独特的地势,使得山下形成一条独特的河流。

    李损就是让公输二在虎耳耳蜗处。

    挖掘出一个温泉,用来给手下的山贼去暗伤的。

    “大当家的您来了?”公输二见李损过来,脸色有些不好的笑道。

    “怎么了?”李损好奇道。

    公输二不好意思道:“也没啥,就是不知道,这地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山体极难挖掘?!?/p>

    “我们几个试了好久,根本挖不动?!?/p>

    李损眉尖一扬,好奇地看着地下。

    用脚跺了两下,感到一阵腿麻,也觉得奇怪起来。

    以他的实力,虽然不是全力一击。

    但踩碎一块山石还是很轻松的。

    如今两脚下去,底下纹丝未动。

    说明,并不简单。问道:

    “你们凿出的石头呢,拿来我看看?!?/p>

    “这里?!惫涠δ闷鹨豢槭返莞钏?。

    李损接过石头,脸色顿时生出好奇。

    这块石头,明显比普通的石头要重很多。

    不由端详起来,见其上方隐隐有些反光。

    “果然,这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铁矿?!崩钏鸢阉旁谘艄庀?,随即大笑道。

    “铁矿!”

    公输二等人一惊,铁矿的价值虽然不如金子。

    可在这样一个乱世内,它的价值无法估量。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宜兴华宏电器制造有限公司| 高头车有限公司| 福建省润泽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启东市创鑫冶金机械有限公司| 专用仪器仪表有限公司| 焊接设备北京有限公司| 河南迈通医疗设备有限公司| 广州安泰物流有限公司| 宣城 晶瑞新材料有限公司| 包装上海有限公司| 山东智展有限公司| http://www.jbfinewoodwork.com http://www.pilkarze.net http://www.spiffyhos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