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翌日,午时。

    阳光自窗外照入了房间内。

    石青璇缓缓睁开美眸,迷蒙之间。

    看到李损冲着自己坏笑。

    待她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了对方怀里。

    “呵呵,昨天晚上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转眼到睡的香甜?!?/p>

    李损打了个“哈欠”口吻极其嘲讽。

    “哼,还不是你非要我睡这里的!”石青璇没好气道。

    李损白了眼怀中佳人,道:

    “我昨天可是假睡,你再看看你,哈喇子都流我一身?!?/p>

    石青璇低头一看,瞬间,俏脸红的像一颗,熟透了的大苹果,连忙用被子擦干“罪证”。

    “行了,二当家刚才让下人,送了几件衣服,你去看看喜欢哪件?!崩钏鸲宰攀噼那掏魏莺菀慌?,打得对方全身一激灵。

    “哼!”石青璇一把扯过被子缠在身上。

    留下光秃秃的李损在床上望景。

    她则跑到门口,拿起衣服一件一件挑选。

    开心的像个要过年的孩子。

    李损无语,果然每个时代的女人。

    对新衣服,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喜爱之情。

    挑来挑去,足足挑了快小半个时辰。

    才在肚子的“咕噜噜”的抗议下,停止了这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怎么样,这件好看么?”

    石青璇拿起一件花漳藏蓝长裙,在身前比了一比,望着李损询问道。

    李损盯着对方美得不可方物的玉容娇颜,心神一动,打趣道:

    “我还是更喜欢现在,你围着被子的样子?!?/p>

    石青璇没好气的白了眼李损,扫了一眼狭小的屋子,求道:

    “你能不能出去?”

    “爱穿不穿,反正这辈子你除了我也嫁不了别人,不给我看给谁看?”李损打着“哈欠”饶有趣味地看着石青璇。

    “千万不要有你求我的一天?!笔噼缓闷乃档?。

    正欲脱掉身上被单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李损问道。

    “回大当家的,我是吴九?!泵磐馕饩殴Ь吹幕氐?。

    李损眼睛转了一圈,起身拽下石青璇的被单,顺手摸了一下娇峰,裹在身上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

    “什么事?”

    吴九望着高大威猛的李损,内心不由一紧,缓了一息道:

    “大当家,昨夜太忙,属下还未来的不及告诉您,吴不赊还有个儿子?!?/p>

    “他有儿子?”李损面色一暗死死盯着对方,这是要让自己灭人满门的节奏?

    吴九吓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大当家的,那吴不赊的儿子强暴了我的娘子,害她羞愧难当自尽而死?!?/p>

    李损闻言脸色一缓,淡淡地说道:“你的仇自己去报,吴家的东西给我接好咯?!?/p>

    “多谢大当家!”吴九心中一喜,没想到李损这般爽快。

    李损掏出一颗签到得来的【九花玉露丸】,丢给吴九:“吴家的人,不适合在山上,带走吧?!?/p>

    吴九接下朱红色的丹药,嗅着上方清香的丹香,露出不解:“大当家的这是?”

    “它能够治好你身上伤势,还能提纯你的功力,过几日我就要去天水城了?!崩钏鹚档?。

    吴九拍着胸脯保证道:“属下在吴家老宅恭贺大当家?!?/p>

    “去吧?!崩钏鸢诎谑秩闷淅肴?。

    转身欲要回屋时,一拍脑袋轻声唤道:

    “签到?!?/p>

    “叮!恭喜宿主,首次签到卧虎山,获得抱月啸虎驹?!?/p>

    抱月啸虎驹?

    什么东西?

    李损看向属性面板,见其中有一头神骏异常的银白色大马。

    拥有白虎血脉的异种马,可日行三千里,夜行一千八。

    “叮,请问宿主是否立刻投放?”

    李损看了眼不远处的山间,道:“投放吧?!?/p>

    “叮,投放成功?!?/p>

    随着,系统回答后,李损生出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

    看了眼身上的被单,撕扯几下用力一系向山间走去。

    卧虎山青山绿水古木参天、青松翠柏。

    除了灵韵不如终南山外,其他倒也不差。

    他在山上逛了一圈,有着血脉牵引的感觉,很快就见到了抱月啸虎驹。

    高大神俊的大马,直观下去,不免令他眼前一亮。

    “竟然比我还高一头?!?/p>

    李损如今足七尺八寸,按照前世的单位计算就是一米八五。

    而且抱月啸虎驹比他高一头。

    也就是两米左右。

    “嘶~”

    抱月啸虎驹见到李损过来,显得无比欢喜。

    伸出长长的马舌,对着他的脸热情的舔了起来。

    “呵呵,好了,你要不是头小公马,小爷还以为你爱上了我?!?/p>

    李损抚摸抱月啸虎驹的皮毛,甚是顺手,翻身一跃,跳到马上,吐槽道:

    “系统还真是抠门,给了一匹好马,居然不给配套马鞍!”

    “嘶~”

    抱月啸虎驹似乎听懂了李损的话,发出一阵马鸣。

    “哈哈,走,我们回山寨?!崩钏鹣蚯耙恢?,抱月啸虎驹极有灵性地向着山寨走去。

    山寨中,二当家闲着无事。

    正在望着天空发呆。

    突然听到一阵马叫,吓得直接蹦了起来。

    抬头一看,正是自家大当家,骑着一匹银色神驹的走了回来,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

    “大…大当家,您在哪找来的这么俊的马儿?”

    李损看了眼二当家,又扫了眼,山寨里内的山匪,沉声道:

    “你们平日里就这般,啥也不干混吃等死?”

    “我们…”二当家一愣,不解道:“那我们应该干什么?”

    “训练、练功、学习知识,你们都不用?”李损反问道。

    “这…咱也不懂??!”二当家挠了挠头。

    白崇虎在的时候,除了抢劫的时候把人召集一番,平日里便各自逍遥。

    没听说还有什么训练一类的说法。

    “放屁!”

    李损大喝一声,瞬间把二当家吓得倒在了地上。

    其他山贼听到这声巨响,也连忙跑了出来。

    看到正要大发雷霆的李损,一个个呆立当场。

    二当家哪敢有半点迟疑,连忙招呼其他山匪,站成几排。

    李损环视一圈,怒道:

    “从今以后,凡是身体没病的都要参加操练?!?/p>

    “三日内,我会给你建立一套训练系统,传你们功法。

    “半年内,待在山寨里面往死了给我练,优胜劣汰,练不好的就滚下山!”

    “懂么?”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t恤印花机有限公司| 河北省巨兴工业泵厂| 盐山天元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宁波市诚信技术维修服务中心| 佛山市鸿兴创不锈钢有限公司| 苏州范恩空间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广电上海有限公司| 广州光纳文化传媒明星经纪有限公司| 汽油机有限公司| 秸秆粉碎机北京有限公司| 新疆联创盛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http://www.miamitandoor.com http://www.makeupandthings.com http://www.llkraftsonl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