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李损只是淡淡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众人,虽然上一辈子他只是普通人。

    却清楚。

    组织这东西,需要的就是共同目标。

    共同目标是什么?

    是利益!

    有的人是想要权,有的人是向要钱。

    如今他自己都孑然一身,还能给这群人什么?

    “各位,我本无心这山寨大当家之位,若是坐了也不会强迫尔等?!?/p>

    “你们想走就走吧?!?/p>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谁也不知道李损说的是真是假。

    李损故作沉默,突然一把搂住身边石青璇,朗声道:“诸位若是不信,我愿拿我娘子发誓,有人要走我若阻拦,我家娘子必横死当场?!?/p>

    石青璇狠狠白了李损,内力一转,震退了对方搂着自己的手,重重“哼”了一声,走到一旁,冷眼旁观。

    此话一出,山寨众人自然没有太大反应。

    他们早就把这里当家,下山后,还不指不定过的不如现在。

    一个个目不斜视,淡淡的看着吴家那群黑衣人。

    吴家黑衣们确实正如李损所想,心思活络。

    也非是一条心,大多都是出于活命的想法,被迫认李损做的大哥。

    现在有可以离开的机会,自然不愿意多待。

    在外面,他们仗着吴不赊的名头,好歹也有点身份。

    留下来当个山贼,岂不是越活越差劲?

    正欲开口之际。

    一直在边上装死狗的吴九,突然起身说道:“在下吴九恳请大当家的收留!”

    “嗯?”

    李损略微显的有些意外,对方歹也是位先天高手。

    怎么就愿意投在自己帐下?

    沉声说道:

    “你可考虑清楚,这可不是过家家,我如今放你们离去,那是因为咱们之间没关系?!?/p>

    “若是你出尔反尔,我手中的巨阙可是会杀人的!”

    吴九艰难的跪在地上,道:“吴九真心投入大当家座下,还请收留,若是不信,您可赐我一枚毒药?!?/p>

    “这…”众人皆是一愣。

    石青璇暗道,此人实力不错,若是真心投靠,倒是可以助那冤家一臂之力。

    只需要他微微动些手段,说不定日后会是个好帮手。

    以她心中所想,李损绝对会说些: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山寨有我一份就有你一份?!?/p>

    诸如此类的话收买人心的漂亮话。

    哪知,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李损居然真的拿出一枚毒丹递给了吴九,无比真诚的说道:“诺,吃吧!”

    “好!”

    吴九咬了咬牙,接过毒丹一口吞入腹中。

    李损微略微有些错愕,随即满意道:

    “不错,你非常不错?!?/p>

    “从今以后,你就是山寨的三当家?!?/p>

    “若是有剩下的黑衣人,便交由你来打理?!?/p>

    吴九闻言,暗自松了口气。

    他就知道如今李损手下缺人,以他的实力绝对会受到重用。

    缓了口气后站起身来,命来道:

    “所有人都摘下面巾,叩拜大当家!”

    原本想离去的吴家黑衣人,变的犹豫起来。

    倒是一些与吴九相熟之人,摘下了面巾,匍匐在地上表示臣服。

    剩下的人偷偷瞄了眼吴九。

    最后,还是禁不住心中的恐惧,作出了与前者一样的选择。

    李损眼前一亮,由此可以看出来,吴九有点手段倒是个人才。

    “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p>

    众人听到此话,犹如特赦一般。

    感恩戴德的对着李损恭敬,躬身施礼。

    二当家倒是有眼力见儿,找来一个原先大当家的女人。

    收拾了屋子。

    李损闻着难闻的血腥气,道:“没有其他房间了?”

    “有,有,小的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倍奔铱推乃档?。

    李损将地上装满白银的箱子,一脚踢开道:

    “这里的白银你负责管理,日后山寨内的一切由你负责?!?/p>

    二当家听到此话,干枯的老脸顿时乐开了花。

    “嘿嘿”笑道:

    “没问题,大当家的,实不相瞒小的原先就负责干这活得?!?/p>

    “嗯,那你就继续干?!崩钏鹉闷鹁捭?,跟着二当家想着屋子走去。

    石青璇则跟着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房间内,二当家早就命人准备好了一个大桶,放满了洗澡水。

    里面放着一堆,不知道从哪搞来的花瓣。

    倒是有那么点鸳鸯戏水的意思。

    “大当家的,您与夫人慢用,小的这就告退?!?/p>

    李损摆摆手让其离去,他将巨阙端端正正的放好。

    也不废话,直接脱光了衣服,进去洗澡桶中。

    “你…”

    石青璇见李损招呼都不打一声。

    便在自己面前脱衣服,想要出言教训几句。

    奈何,李损一副你说任你说的无所谓态度。

    让她有话说不出。

    只能,气鼓鼓的坐在床上,双手环胸看向窗外。

    “呦,石大小姐,不下来一起洗洗?!?/p>

    “你身上出了一天的汗?!?/p>

    “当真有些臭臭的味道!”

    石青璇羞的不行,随意捡起一块东西就砸。

    便听“咣当”一声,随后传来一声李损“啊”的一声惨叫。

    “怎么了?”石青璇下意识连忙过去查看。

    哪知刚到水桶边上,就把对方扣住了手腕。

    还不等反应过来,就被其一把拉入水中。

    “哗啦~”

    石青璇呛了一口鼻水,连忙站起来。

    本就薄薄的纱衣,尽现透明,看的李损大呼过瘾!

    折腾了好一会,她才缓了过来,娇羞道:

    “混蛋,你要干什么!”

    李损指了指自己的背道:

    “当然是洗澡??!”

    “缺个搓背的,自然是你这位做夫人的干咯?!?/p>

    石青璇不悦道:“不害臊,谁是你夫人?”

    “噢?你可想好了,到底做不做?”李损挑衅的抬了抬眉。

    反正他看也看了,摸也摸了。

    便宜占尽,对方不承认对他来说一点损失没有。

    反而是一种解放。

    石青璇无语,生气的用水使劲泼着李损。

    无奈之下,迫于对方的淫威之下,当了会搓澡婆。

    李损心满意足的洗好了澡,又逼着石青璇来了一个美人出浴。

    这才搂着美人,上床呼呼大睡起来。

    石青璇被李损死死搂着,差点气都上不了。

    心里简直恨死了,这个不讲理的臭男人。

    只是,没一会,她的双眼已然模糊。

    闻着李损有节奏的呼吸声,缓缓跟着睡了过去。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便民家电售后维修服务中心| 拖链有限公司| 专用仪器仪表有限公司| 密封条北京有限公司| 安全阀有限公司| 山东晟博安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深圳市腾联商务顾问有限公司| 计量泵有限公司| 自动售货机北京有限公司| 广东飞娱影业有限公司(明星经纪部)| 北京企发展览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http://www.spiffyhosts.com http://www.vastelgarage.com http://www.davbargaincen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