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废物,你去,有我给你压阵,你怕什么?”吴不赊大骂了一句,将吴九推了出去。

    吴九站在李损,光看对方的体型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

    根本没有出手的勇气。

    大叫一声,想为自己提气。

    迎接他的却是李损的大嘴巴!

    “啪~”

    吴九感到自己被一股巨力冲击。

    大脑当时一白,整个飞了出去撞在墙上。

    生死不知。

    “怎么可能!吴九跟了我多年,好歹也算是个先天中期,竟被这个小子一掌拍飞?!?/p>

    吴不赊大为骇然,自己一把年纪。

    碰见的高手数不胜数,如李损这般强悍的少年,还是第一次见。

    “你究竟是谁?为何这般的强?”

    “我?我叫孛儿只斤.迪丽热巴?!崩钏鹋淖判馗?,朗声说道。

    “元人?皇族?”吴不赊微微惊讶道。

    李损点点头:“老头子很聪明,知道小爷身份不凡?!?/p>

    吴不赊摇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元人,也不管你什么身份交出金子?!?/p>

    “我立马带人就走!”

    “嗯?”李损“呵呵”一笑,威胁我?

    “老东西,你不过是一个气血亏损的先天巅峰而已,我敢跟你小爷叫唤?”

    吴不赊眉头紧蹙,暗道不妙。

    对方敢这么说,实力必然不低。

    但是他绝对不相信,李损能是自己的对手。

    扫了眼周围,内力自丹田而出。

    脚步前迈一步,一掌拍向李损手腕。

    石青璇眼前一亮,道:“小心,是武当的【八卦游龙掌】!”

    李损一脸淡然,老家伙这掌看似攻击自己。

    实则是来夺剑的。

    吴不赊正如李损所想,虚晃一招。手腕翻滚由下至上,目的正是夺剑。

    李损“嘿嘿”坏笑,干脆直接将手中的巨阙让给对方,身子则往后轻撤。

    吴不赊李损舍剑大喜,右脚画风向前一赶。

    手臂顺势拿住巨阙,不免得意:

    “呵呵,小子终究是年轻了?!?/p>

    “没了武器,我看你怎么对付我!”

    那只手掌刚一接触到巨阙时,脸色骤然一变,整个身子差点随着剑身倒下去。

    大叫一声:

    “好沉!”

    李损抓住这机会一脚踢向吴不赊的脑袋。

    吴不赊大惊失色,李损何等力气。

    连忙抬手去拦。

    “碰!”

    吴不赊整个人被踢飞出在天上转了十多圈,才堪堪落在地上。

    老脸之上满是难色!

    其他看热闹的人彻底有些傻了。

    谁也没想到李损这么厉害。

    而他们一直惧怕的吴不赊却是个孬种。

    吴不赊站稳之后,连忙将被踢的手背向身后。

    哪知李损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拿起巨阙就斩。

    气势如山!

    势大力沉!

    “你…”

    吴不赊吓的不轻,真气注于双脚。

    以身法躲避,却是低估了巨阙的速度。

    只是轻轻一擦,就将他的外踝砸碎。

    顺带着把他身后之人,劈成了两半。

    霎时间,血雨倾天惨叫连连。

    李损置身血雨之中,犹如一尊魔神。

    屹立在众人心头。

    “噗通~”

    “噗通~”

    也不知道是谁,受不了李损这股极致的压迫力,瘫倒在地!

    “饶…饶命!”吴不赊自知不是李损对手,大声求饶。

    李损鄙视看了眼吴不赊,道:“你老了,没有了武者一往无前的意志?!?/p>

    “活着其实没意思!”

    吴不赊听到李损的话,瞳孔逐渐变大。摇头道:

    “不…我有钱有势,天水城人人敬我仰我?!?/p>

    “我不能死!”

    说到“死”字,吴不赊双目唤出一股杀机,一掌拍向李损心口。

    “小心,是青城派的【催心掌】?!?/p>

    李损面色不变,眼中出现一道寒芒。

    左手也毫不留情的拍出一掌。

    速度极快,犹如燕子低飞,后发先至,转眼出现在吴不赊眼前。

    “完了!”吴不赊心中大叫一声,整个人便被李损抓在了半空。

    他的一记【催心掌】毫无花俏被李损的巨阙挡住。

    “放我一马,我愿意将所有财富全部给你?!蔽獠簧蘅嗫喟蟮?。

    “不必了!”

    “你死后我自会去你家中拿来?!?/p>

    李损微微用力,捏穿了吴不赊的太阳穴。

    天水城一代巨富就此陨落。

    “老爷死了!”

    吴家黑衣人一个个震惊得无以复加,恐惧地看着李损。

    山匪却是正好相反,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二当家连忙站起身子,屁颠颠的跑到李损,恭敬的喊了一声:“大当家!”

    李损双目露出一丝杀意,戏谑道:“刚才你是想嫁祸与我?”

    “我…”二当家想都没想,直接跪在地上。

    “碰碰”的就是磕头。

    “大当家饶命,是我贪生怕死,您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p>

    李损面色冷峻,他怎么可能放过害他的人?

    正欲动手之时,二当家一把捡起地上的刀。

    对着自己的大腿狠狠扎了下去。

    大声发誓道:

    “我王二小愿意奉大当家为主?!?/p>

    “今生永不背叛,若违背此誓言?!?/p>

    “子孙后代,男者世世为贼,女者代代为娼?!?/p>

    李损略感意外,没想到二当家还是有点魄力的。

    而且,这么一个大好山寨,真要收入麾下用处不小。

    卧虎山怎么说也属于交通要道,来往的肥肉多不胜数,每次吃上一口,足够养活个几千人马。

    不过。

    誓言这种东西,犹如狗屁一样,一文不值。

    拿出一瓶签到得来的慢性.毒药,递给二当家。

    “这叫【心惊肉跳】是一种剧毒之物,服用之后,没有什么事?!?/p>

    “但半年之后,必须服用解药,否则,夜不能寐,整日出现幻觉?!?/p>

    “最后被心中恐惧,活活吓死了?!?/p>

    “你吃一下它,我就饶你一命?!?/p>

    二当家拿着手中的毒药瓶子,咬了咬牙,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大当家,这药不会影响俺生孩子吧?”

    “擦!”

    李损也是被二当家奇葩的脑回路打败。

    都什么时候,还想着生孩子,没好气道:

    “不会!”

    “那俺吃嘞?!彼底哦奔液敛挥淘サ耐滔铝艘豢拧拘木馓?。

    其他人见状。

    也纷纷跪在了李损求饶,希望能改过自新,加入他这个温暖的大家庭。

    至于吴家的黑衣人,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随后心一横,跪在地上大声求道:“求大当家的收留?!?/p>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美束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制棒机有限公司| 常州天鹏物流有限公司| 汽车发电机北京有限公司| 上海康升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纸管上海有限公司| 气动阀有限公司| 纸业上海有限公司| 保险丝北京有限公司| 焊接设备北京有限公司| 仪器仪表用结构装置有限公司| http://www.smokymen.com http://www.finggersdesign.com http://www.ipsuta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