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李损“呵呵”一乐,这二当家怕不是把自己当成了傻子?

    他古墓派好歹也是名门正派,怎么可能跑这当山匪?

    关键是这群山匪热情过了头,让他觉得这其中,必然有诈。

    “二当家,小弟无心山匪这么有前途的工作,你还自己玩吧?!?/p>

    二当家脸色一尴尬,笑了笑道:“没事,没事,咱们继续喝?!?/p>

    李损端起酒喝了一口,哪知道。

    二当家对手下山匪使了个眼色。

    这群山匪就开始轮番敬酒李损。

    一碗接一碗,转眼间自己人喝倒了一半人,李损却啥事没有,

    而且,李损还发现自己的【大力真武体】简直就是酒精蒸发机。

    酒水进入身体不到数息,体内酒精就被吸收消化。

    除了略有尿意,他是一点都不醉。

    二当家舌头打卷道:“老弟呀,你是真能喝呀,我们十几个兄弟都没喝过你?!?/p>

    李损看也差不多了,“噗通”一声趴在桌子上装睡了过去。

    “我滴妈呀~他可总算倒了?!倍奔矣昧ε牧伺淖约旱睦狭乘档?。

    手下一个叫三麻子的问道:“二当家你把他灌多了有啥用???”

    二当家瞪了一眼三麻子,道:“有啥用?万一姓吴的那伙人来了?!?/p>

    “我们就说他知道金子藏哪里,把他交出去就是了?!?/p>

    三麻子不解道:“这行么?万一人家不信怎么办?!?/p>

    二当家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不信也没有办法?!?/p>

    “毕竟,那金子咱们也不知道到底放在哪里了?!?/p>

    三麻子不解道:“二当家的,你确定那批金子还在山寨当中吗?”

    “确定,不然吴家人不会揪着不放?!倍奔页辽溃骸爸徊还潜淮蟮奔?,藏在了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p>

    李损听着二人的对话,心里有一万只羊驼在奔腾。

    果然,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这群山贼尤其是那个二当家,看似忠厚,实则卑鄙无耻。

    居然想让自己当替死鬼,当真该杀!

    不过那十万两黄金着实让他心动。

    决定静观其变,看看这群人究竟要做什么。

    “嫂子,大当家的给您带回来了?!倍奔易阕阏伊宋甯鋈?,才把李损架到了石青璇的床上。

    石青璇吓了一跳,以为李损是被人害了,连忙上前查看。

    见其只是昏睡了过去,松了口气,不悦地问道:

    “你们究竟给他喝了多少酒?灌成了这个样子?”

    二当家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脑袋,道:“大嫂对不起,也不是很多,大当家的就三缸而已”

    “三缸?装米的缸?”石青璇惊讶道。

    二当家不好意思点头道:“没错,咱们兄弟,都对大当家的十分敬仰。所以就多喝了点儿?!?/p>

    “大嫂勿怪??!”

    石青璇眉头微蹙,暗道李损实在是太冲动了。

    一顿饭的功夫,就给人当上了大当家,实在太不理智,没好气的摆摆手:“没事了,你们出去吧?!?/p>

    “多谢大嫂,我们这就走?!?/p>

    二当家对着下面的人,使了几个眼神。

    大家一溜风的全部跑了出去。

    石青璇见山匪离去,对着李损摇了摇头。

    找来被子为其盖上,突然,感到手腕被人抓住。

    定睛一看正是李损,略微害怕的问道:

    “你干…干什么?”

    李损放开石青璇的手臂,轻轻一支。

    整个人蹦了起来,习惯地拍了拍身子,不爽道:

    “能干什么?要干小爷早就干了!”

    “你…”石青璇收回被子,委屈道:“你能不能不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

    “敌意?小爷要不是看你是女人,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崩钏鸩凰?。

    石青璇无奈道:“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懒得跟你说,把【道心种魔**】告诉我?!崩钏鹱急刚乙蝗鹱?,不管找不找得到,今晚上他都走。

    石青璇一惊道:“这么急?”

    “今晚这个山寨恐怕不会安宁,你最好也快点离开吧?!崩钏鹛嵝训?。

    石青璇好奇道:“哪里不安全!难不成鲜于通他还敢找来?”

    李损摇了摇头:“不是鲜于通,而是天水城内一个叫吴不赊的人?!?/p>

    “吴不赊?”石青璇沉思片刻,道:“我倒是听说过此人,是商界一个有名的大财主?!?/p>

    “就是他,卧虎寨这群山匪,其实就是他花钱雇的?!?/p>

    李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准备离去的决定,告诉给了对方。

    “这么多人都找不到金子,你怕是也不行吧?!笔噼缡邓档?。

    李损无奈的撇了撇嘴:“试一试总比不试强?!?/p>

    “你确定那个大当家,真的把金子藏在了山寨,没拿出去?”石青璇问道。

    李损回忆二当家的表情与说话的态度,点头道:“肯定没拿出去?!?/p>

    石青璇一身青裙,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分析道:“按照你的说法?!?/p>

    “卧虎寨原先的大当家,应该是一个猜忌心极重的人?!?/p>

    “那他要藏东西,必然会找一个,随时随地都能看得到的地方?!?/p>

    李损眨了眨眼,重复着石青璇的话。

    能随时随地都看得到的地方可不多。

    比如,他睡觉的时候,就不可能看得到外面。

    在外面又不可能看得到屋里。

    等等!

    一个人睁眼睛的时候,防御心会重于睡觉。

    他要是大当家的话,藏东西一定要藏在,自己睡觉都能观察到的地方,岂不是:

    “这间屋子?”

    石青璇附和道:“倒是有可能,这间屋子在山寨的最顶端?!?/p>

    “与其他山匪的屋子隔得很远?!?/p>

    “如果说藏一些小件儿倒也可能?!?/p>

    “可十万两黄金,恐怕很难?!?/p>

    李损摇了摇头:“十万两黄金也就是六、七个大箱子而已?!?/p>

    “要是这屋里,有个密室或者是暗间也不是藏不下?!?/p>

    石青璇环视一圈,道:“你说得也很有道理,但这屋子空空如也,哪里像是有暗间的样子?”

    “肯定有!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崩钏鹈琶幻南掳?,环视着周围。

    他在古墓派里学过【机关术】。

    对于机关自然无比熟悉,只是这房间十分简单。

    除了虎皮就是大床,连个桌子都没有。

    “唯一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就是这张石床之下!”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踏信物流有限公司| 继电器北京有限公司| 南京市行道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防爆摄像机北京有限公司| 巨画传媒| 潜水泵北京有限公司| 启东市创鑫冶金机械有限公司| 工业脱水机有限公司| 漩涡泵有限公司| 高杆灯北京有限公司| 沧州海康药用包装有限公司| http://www.elitealwahatourism.com http://www.brianjstuart.com http://www.paulandsaeh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