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李损撇撇嘴,他有【大力真武体】。

    这点小毒对他只有益处没有害处。

    过两天就会被他强悍的气血之力代谢掉。

    见石青璇这般梨花带雨,倒是觉得对方有些可怜,沉思片刻道:

    “我有办法救你?!?/p>

    “不过…”

    石青璇强忍着身体的疼痛,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嘛,我的办法,是我门派之中的双修法?!崩钏鹑缡邓档?。

    石青璇微微一惊,自言道:“你果然是魔门中人?!?/p>

    “别,你可别乱扣帽子,双修之法佛道两家皆有,又不是魔门独创?!崩钏鸩凰?。

    他古墓派虽然名声不显,却也是名门正派。

    如此比较下来,要比石青璇这个邪王之女,强得不止一丁半点。

    “那…”

    石青璇陷入沉思,再这么疼下去,必会被活活疼死。

    可若是与面前这来路不明之人双修,让她以后怎么活?

    李损见她不同意,自然懒得去做舔狗,摆摆手转身就走。

    “等…等!”石青璇咬了咬牙,道:“我同意?!?/p>

    “哼,真是麻烦,快点脱,磨磨唧唧搞的我很想救你似的?!崩钏鸩荒头车厮档?。

    “你…”石青璇眼泪,止不住的在眼圈中打转。

    要不是母亲练功走火入魔,她要去唤醒父亲救人。

    又怎么会沦落到,要与眼前这古怪的男子双修。

    “你什么你,快点?!崩钏鹄魃?。

    石青璇咬了咬牙,一件件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曼妙的酮体逐渐展露在李损的面前。

    李损也没闲着,锁上了房门,脱掉身上杂物与石青璇相对坐在床上。

    “呵呵,你我也算坦诚相见,日后切莫再坑我了?!?/p>

    石青璇委屈道:“你明明那么厉害,为何不肯出手相助?”

    李损最烦的就是石青璇圣母的一套,不屑道:

    “放屁,我强壮就要救你?凭什么?”

    “嗯?怎么没见你爹帮助弱者?怎么没见你妈嫁给弱者?!?/p>

    “你怎么不去找个弱者照顾一下?”

    石青璇一下子被李损怼得回不过弯,双眼含泪,委屈的说出了女人的经典话术:

    “你为什么凶我?”

    “少废话,听我传你功法?!崩钏鸾衽木幕】诰鹘谈噼?。

    后者毕竟是邪王、圣女的后代,记性非凡,只教了一遍就轻松地记了下来。

    “记住,我内力不足,你要紧守心神,莫要有多余邪念?!崩钏鹑险娴乃档?。

    “放心,我才不会对你产生邪念呢?!笔噼成烊缫豢牌还?,小声回道。

    心里却不服气,她天生丽质,要有邪念也是李损有。

    李损不知石青璇脑中所想,开始运转【玉女心经】。

    以自身真气带动石青璇体内真气,使气机相连达到一个大循环。

    全身热气蒸腾,彼此间能够清楚地感应到对方的呼吸。

    二人逐渐心灵相通,情意自应。

    “噗通~”

    “噗通~”

    “噗通~”

    石青璇看着李损结实的肌肉、强悍的身躯,心中的小鹿止不住地乱蹦。

    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赤身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脑海中也在想着一些羞人的之事

    万一…

    他稍后要对我做出那种事,我该如何是好。

    “够了!”李损大喝一声:“不要再胡思乱想,小心走火入魔?!?/p>

    “我知道了?!?/p>

    石青璇被李损突然呵斥,吓得一激灵,连忙紧守心神。

    感受真气在体内游走,让她逐渐从金蚕蛊毒撕咬之中摆脱出来,心境逐渐变缓,温温凉凉极其舒适。

    半个时辰。

    李损睁开双目开口道:“第一次,先进行到这吧?!?/p>

    “结束了么?”石青璇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缓缓睁开眼睛见到李损在穿衣服,白净的脸上瞬间羞红得可以沁出血来。

    心中低语道:看来我是真的冤枉他,这人看似乖戾,却也不失为一个正人君子。

    或者,是我对他没有吸引力?

    想到这里石青璇羞的不行,一把抓过被子盖在头上。

    只是她的动作有点太大。

    让李损误会石青璇是在担心自己强上了她,于是不屑的冷哼一声,道:

    “不用害怕,小爷对你这个害人精没兴趣?!?/p>

    “等晚上你把【道心种魔**】交给我,明日各走各的?!?/p>

    石青璇微微一抖,害人精三个字,像是一把尖刀刺入了她的心中。

    委屈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强忍着没有哭声,回了一声“嗯”。

    李损白了一眼石青璇,揉了揉早就饥肠辘辘的肚子。

    转身向外走去,嘴里“嘀咕”道:“饭要是再不好,我就把他们吃了?!?/p>

    只是李损刚一出门,就碰到迎面而来的二当家。

    “老弟啊,我正要叫你吃饭呢?!?/p>

    “饭好了?”李损开心道。

    “嗯嗯,走,咱山寨内可是有好多老酒,一会我们喝个痛快?!?/p>

    李损笑笑也没反驳,第一次见面,白痴才和你喝酒。

    小爷只是饿。

    二人走入堂中,下面的人早就将食物摆放好。

    一头完整的烤乳猪,香气扑鼻趴在桌子正中。

    一旁还摆着些山野菜、花生米之类的下酒菜。

    李损忍不住赞道:“你们这山寨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啊?!?/p>

    “嘿嘿,还好,咱们山寨里就是自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倍奔宜底?,给李损倒上了满满一碗陈酿。

    “兄弟,喝点,这种日子咱也马上就结束了?!?/p>

    李损不解道:“老哥,这山寨还剩二百多人,你组织组织,没事收个买路钱,也能混个温饱?!?/p>

    二当家摆摆手,摇头道:“哎,老弟实不相瞒,我什么水平心里清楚?!?/p>

    “虽然会些拳脚,根本不是当首领的料?!?/p>

    李损略微感到意外,如此不羁的二当家。

    居然还是个大智若愚的人才,最起码拎得清自己的能力。

    “你若不接,倒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地方了?!?/p>

    二当家眼前一亮,端起酒杯,与李损猛饮一碗,道:

    “老弟,其实我小时候,与山里的道士学过看相?!?/p>

    “嗯?老哥还有这种本事?”李损淡然的笑道。

    二当家用力的点点头:

    “我打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这不简单?!?/p>

    “日后必会如真龙翱翔于天际?!?/p>

    “不如,我们拜你为大哥,你带着兄弟们一起发财?”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包边机有限公司| 山东宁津硕丰新型建材设备有限公司| 中壹上海展览有限公司| 吉炎展览(上海)服务有限公司| 广州环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密封条北京有限公司| 山东晟博安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秸秆粉碎机有限公司| 继电器北京有限公司| 北京汉森国际展览有限公司| 无锡迪奥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http://www.cm686.cn http://www.freedowmloads.com http://www.previewhs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