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古墓石室中。

    李损与小龙女已然坦诚相见,只是前者有些不好意思睁眼。

    “师兄,你我已然有了婚约,何须扭捏?”小龙女坦然道。

    李损一愣,道:“师妹,你不介意?”

    “古墓除了师父就你我师姐三人,我们二人早晚嫁你,有什么介不介意?”小龙女盯着李损认真说道。

    李损一想也是,古墓之中唯有他们四个人。

    尤其小龙女自幼,没有去过外面城镇,心思十分纯透。

    认定他为丈夫,自然也就没有任何杂念。

    “呵呵,看来是为兄孟浪了,我们开始练功吧?!?/p>

    玉女心经共分九段行功,单数行功是「阴进」,双数为「阳退」。

    修练阳退时可随意停止,但修练阴进时就必须一气呵成,中途不能微有顿挫。

    一旦修炼,全身热气蒸腾。

    李损看着眼前娇媚如烟,桃腮带晕的绝世佳人。

    忍不住开始心猿意马。

    但他很快又将这份心思压住,与小龙女双掌相连,同时运转内力。

    双方真气缓缓进入,对方体内形成循环。

    几息时间,二人身体逐渐发红,生起蒸腾白烟,散发出芬芳馥郁。

    逐渐生出了心灵相通,情意相应之感。

    这门心法专为情侣、夫妻所创。

    一旦修炼起来自会脉脉含情、欲罢不能。

    哪怕是杀父仇人也会慢慢产生感情。

    真气通过在二人的身体,阴阳往复,生出一种柔和坚韧感。

    同一时间,李损与小龙女的气息,不断攀升。

    刹那间,李损只觉内力暴涨。

    经脉之中充斥着强大真气,隐约间察觉到,他离宗师只差一层窗户纸。

    “师兄!我突破了!”小龙女缓缓睁开美目激动道。

    李损望着眼前的酮体,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连忙为小龙女披上纱衣,关心道:“师妹如今什么境界了?”

    “一流中期!”

    小龙女甜甜一笑,瞬间一拍,整个身子飞到半空,衣袂飘飘,宛如神仙中人。

    “师兄,你来追我??!”

    李损起身也披了件衣服,脚尖一点向着小龙女追去。

    二人在石室内,相互追逐。

    玉女心经可以说是天下最快的身法。

    双修过后,李损只觉更加身轻足健,出手快捷。

    速度竟是先前的三倍,轻轻松松抓住小龙女的纱衣。

    小龙女心思一动,抬起裸足踢向李损手腕。

    李损一笑,看出小龙女生出玩闹的心思。

    放开手中纱衣,改为去抓师妹的玉足。

    后者刚欲得意,想要逃跑,哪知脚踝被李损死死抓住。

    顿时失去重心,就要向下摔去。

    娇嫩的小脸不由生出一丝惊慌。

    李损淡淡一笑,微微用力就将小龙女拉入怀中。

    刚要得意之际,没想小龙女胡乱一抓,正巧抓到了不该抓的地方。

    李损顿感吃疼,身子也跟着失去了重心。

    “噗通!”

    一道水花掀起,二人齐齐落入水中。

    “??!师兄,救我…”

    小龙女还没学会闭气功法,在水里也是吓的不轻。

    李损连忙运转内力,在水面狠狠一拍,带着小龙女飞出湖中。

    低头一看,眼前佳人一缕薄纱紧贴酮体,凹凸有致。

    山峰之巅隐隐有些桃色。

    李损原本压下去的心火,“蹭”的一下又燃了起来。

    “师兄,好烫!”

    小龙女的抓着小李损的那只小头,始终没有撒开。

    清楚的体验到了,它由小变大的过程。

    “好了,龙儿没事了?!?/p>

    李损连忙掰开小龙女的手,再握下去,就要出大事了!

    他可不保证,会不会把对方就地正法。

    哪知小龙女不但没有放手的打算,还凑到李损的面前。

    双眼含春地说道:“师兄,那天,我看见了?!?/p>

    “看见什么了?”李损被说得一愣。

    小龙女凑到李损的耳边,小声道:“我看见师姐,把他含入了口中?!?/p>

    李损立时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小龙女:“龙儿,别闹,被师父知道,会挨打的?!?/p>

    小龙女轻咬朱唇,目光坚定地说,道:

    “师兄,龙儿知道,你嫌弃龙儿年幼,但师姐能做的事情,龙儿一样能做?!?/p>

    “这…”

    李损一时有些语塞,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

    小龙女已经算是成年,结婚生子完全没有问题。

    可他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关。

    咬了咬牙还是狠心拒绝了对方:“龙儿,你身体尚未发育成型,待你16岁为兄便娶你入门?!?/p>

    “2年后么?”小龙女“呢喃”一句,随即绽放出芙蓉般的笑容:“好,那我们拉勾勾?!?/p>

    李损笑笑与小龙女拉起了勾勾,随后,开口道:

    “好了,龙儿,天色应该不早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p>

    “嗯,走吧师兄?!毙×裁挥卸嘞?,附和道。

    一边走着,还不忘开心地说道:“没想到,我们古墓之中就有湖水,以后洗澡就方便了?!?/p>

    李损微微一笑,道:“是啊,以后洗澡就方便了?!?/p>

    正在李损说话之际,他隐约间。

    发现湖中竟有东西折射出来,仔细一看是文字。

    难道…

    这湖底也还藏着东西?

    “怎么了师兄!”小龙女见李损呆立不动,好奇地问道。

    李损拍了拍小龙女道:“你在这里等着,师兄要去湖底看看?!?/p>

    “湖底?”小龙女站在一旁,隐隐约约也看到了湖中折射出来的字。

    李损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向着文字折射而来的地方游去。

    大约游了十丈,来到一处凹坑,坑内遍布苔藓,一看就是年头不短。

    李损用手将苔藓擦掉,露出一排排秀气华丽的文字。

    “旧时堂前燕,乱飞入江湖?!?/p>

    “再想回家中,归路已无期?!?/p>

    李损顺着一段段话读了下去,顿时大感意外!

    “怎么可能,居然是祖师婆婆刻的!”

    他本以为这里八成是王重阳留的后手,留下的会是他的先天功。

    哪里想到会是林朝英留下的生平简历。

    “古墓后人,应得铭记,我派出自长春谷,一生当以灭杀逍遥派为己任?!?/p>

    “昔年,有一孩童不小心闯入谷中…”

    长春谷!

    真的有这个地方?

    李损越看越是惊得一身冷汗。

    万万没想到,林朝英的背景这么大?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福鼎市瑞丰硅胶业有限公司| 消防上海有限公司| 阀门配件有限公司| 北京创业者商务服务有限公司| 沧州海康药用包装有限公司| 上海新弘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河南农益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武汉东湖三工电子打标设备有限公司| 绕线机有限公司| 天津天创服务外包有限公司| 广州渔你所愿酸菜鱼有限公司| http://www.nzirp.com http://www.lejeududestin.com http://www.peachesnpeta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