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黄昏时分,鹿城中仍然有浓烟不断冒起,许多街道已经被彻底烧成了一片白地。

    街头巷尾,尸体遍地都是。

    除了一部分百姓有幸逃出城外,余者都成了黑齿军团的奴隶。

    毕竟,杀人也会累的,金兀术总算在城中建立了一个初步的秩序, 他找来一些侥幸大难不死的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由他们组织百姓,扑灭火灾,给大军做饭,筹备车辆,装运金银财宝以及各种物资。

    金兀术已经传令, 命后续的七千黑齿骑兵原地待命, 待明天上午北归后汇合。

    但是他这命令不传还好,一传令,几千黑齿骑兵就忍不住了,鹿城那花花世界,你们享受了,合着我们就只能在野外吹冷风?

    在几名千夫长的率领下,于黄昏时分,六千多名黑齿骑兵黑压压的冲进鹿城,二话不说,先享受一波。

    一时间,才刚刚恢复点正常秩序的鹿城再次陷入炼狱。

    这一次,金兀术终于忍无可忍,主要是召唤私兵的冷却期过了,他果断召唤出50名6级铁浮屠, 直接对几名抗命的千夫长杀之后快,再对重点作乱的, 尤其是抢到了辎重车队的黑齿骑兵大开杀戒。

    一口气杀了数百人,这才将这支黑齿军团彻底镇住。

    “明天一早北归,敢有拖延者, 杀!”

    这一夜, 鹿城彻夜不眠,在铁浮屠的监督下,黑齿骑兵展开最细致的一次搜刮,再次搜刮出大量的人口和财富。

    这些,金兀术打算全部带走。

    他是看明白了,黑齿统帅阿布扎花在天命那里已经失了宠,之前他和木华黎,拖雷三个太莽撞了,就不应该分兵南下,直接向西攻打吴城不好吗?

    现在出了这般变故,也算咎由自取。

    不过也不是说没有机会了,接下来稳扎稳打,保存实力,以晋城为核心,任命中原人,优待中原人,同时以严苛军令约束黑齿军队,发展生产,伺机而动,也是可以的。

    但这个前提就是,阿布扎花不能有事,他必须是名义上的黑齿统帅。

    然后,他这一支偏师得顺利返回晋城。

    为此,当夜幕低垂,金兀术这才派了两名铁浮屠,带着五十名黑齿骑兵悄悄出城,北上晋城,他需要在晋城的阿布扎花派出援军来接应他。

    至此,金兀术才把那颗不安的心放下。

    可他并不知道,鹿城之外,数十名夜不收正密切关注着鹿城的动静。

    李肆给他们主要的任务是锁定黑齿军团的动向,其余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随便。

    白天的时候,夜不收们都很谨慎,不谨慎也不行啊,昨天夜里的惨痛教训还不够清醒的。

    所以都是躲在树林里,或者空荡荡的村庄里,当夜幕降临,这才谨慎的出动,如一群野狼,发现目标后,在后方缓缓的追踪,拉网,一直等到这支送信的黑齿骑兵队伍离开了鹿城三十多里,才猛然扑上。

    一共二十名夜不收,四个小组,可见他们的重视程度。

    但是双方仅仅两轮羽箭的交锋,胜负就出来了,除了那两名铁浮屠毫发无损,余者被全灭。

    这铁浮屠所穿的重甲,连四石强弓都射不透。

    好在这根本不是问题。

    在那两名铁浮屠嗷嗷狂叫着发起冲锋的时候,五名夜不收淡定的举起了他们手中的狙魔人重弩……

    ——

    同样的夜色下,卢家镇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内,李肆正在与一众卢老爷们交杯换盏,其乐融融,吃得好不开心。

    顺便,也是为了款待卢麒麟派来的使者。

    不过李肆带上了典韦,又让五十名冠军剑士配合五十名亲卫封锁宴会之地,安保工作至关重要啊。

    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肆在美丽的侍女的伺候下,先擦手,再漱口,最后才慢悠悠的开口对着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卢怀恩道。

    “卢先生乃本地乡绅之表率,一地之文坛泰斗,孤王一向景仰的很,今日之宴请,足见卢先生盛意拳拳,一片赤诚,孤王很是欣慰呀!遥想孤王之恩师卢子信,也是卢氏中人,只可惜天妒英才,令其英年早逝,孤王痛失左膀右臂,每当思及,都是伤心欲绝,夜不能寐,泪满长襟?!?/p>

    说到这里,李肆站起身来,一脸悲伤,对着卢怀恩拱手道:

    “卢先生,小王年幼愚钝,想拜卢先生为师,还请卢先生千万不要推辞?!?/p>

    “这,老朽何德何能?”

    在座众人尽皆站起,卢怀恩老头也有点意外,话说,这伪燕皇子玩的什么把戏?

    “卢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p>

    李肆也不管那卢怀恩脸色变化,直接拱手,就算认了师傅。

    然后,他才转头去看卢麒麟派来的那位信使。

    能被卢麒麟选为信使的,当然不是一般人物。

    这家伙傍晚就抵达,风尘仆仆的,但却没有一上来就如何如何,非要卢怀恩设宴款待,席间也不多说,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

    此时眼见李肆望过来,这信使只说一句,“殿下可还记得先帝是如何惨死的?”谷趔

    此话一出,李肆的脸色就微微一变,抱歉,他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也许他是以游戏的态度来看这段背景。

    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土著来说,那是真实的,发生在不久前的事情。

    “殿下,我大燕先帝的骸骨,可还在王都呢,至今无人收敛,惨被鸟兽野狗撕咬啄食,殿下却在这里声色犬马,纵情美食,若被天下人知晓,该是何等的失望,殿下如此做派,让那些心怀大燕故国的志士仁人如何想?”

    “殿下,大燕的百姓正在被异族蹂躏,杀戮,他们是大燕的子民,是我们的同族,殿下若还想自认为是大燕所封的齐王,是大燕的皇子,就该拯救万民于水火!”

    “今夜,此时此刻,鹿城百姓正在哭喊,他们的尸体在发臭,他们的妻女被强暴,殿下为何不发兵?”

    这信使真是个暴脾气,几句话问的李肆哑口无言。

    说什么呢?

    说我立刻发兵去救鹿城百姓,那好,你就是我们仁义无双,救苦救难的齐王殿下。

    说我暂时没有足够的兵力,那好,从今天开始,今天这个晚宴就会被传播天下,没准就要搞出一个什么齐王戴孝夜宴图和鹿城炼狱图,交相辉映,他的名声,真的就要臭大街了。

    这完全是另外一种的血色晚宴啊。

    看那信使信心十足的小眼神,以及老头子卢怀恩眼中一闪而过的得色。

    就知道这帮家伙没安好心。

    不过那个卢麒麟也真是个人才,他这一招真是不走寻常路。

    你同意发兵攻打黑齿军团,我们就夸奖你。

    你不同意,我们就往死里黑你。

    哪怕李肆把今晚的卢老爷们都砍了,信使也给剁碎了喂狗,都不影响结果。

    短短时间,李肆脑海中闪过各种念头,名声什么的倒是无所谓,但很容易引起天命反噬。

    毕竟,这世间万物万事,都逃不过一个讲道理。

    他是大燕皇子,这是事实。

    他便宜爹娘被黑齿军团像猪狗一样的砍了,这还是事实。

    如果黑齿军团远在晋城,他可以假装不知道。

    但黑齿军团攻下鹿城,灭了卢氏,就在他近在咫尺地方烧杀抢掠,他明明有实力却还无动于衷,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那些百姓,工匠,士兵,为什么要跟随你?

    是因为跟着你有前途,是因为跟着你有希望。

    可如今若是李肆对鹿城不闻不问,难保不会让一些对他忠诚的士兵,乃至将领,民人,工匠失望。

    正常情况下也许没事,但如果恰逢天命反噬的buff降临呢?

    万一就有哪个士兵的父母妻儿就死在黑齿军团手中,结果就因此对他极度失望呢?

    别的不说,赵山的父母妻儿就在王都,周月的父母也是死在了王都附近,如今生死不知。

    他们跟随自己,一方面是因为忠诚,另外一方面,何尝不是想着要有朝一日,报仇雪恨。

    还有董二呆那些边军,都是北地男儿,他们的亲族,同袍,有多少人死在黑齿军团的屠刀下,敢说他们不会失望?

    蝴蝶效应啊,一点点小事,很可能就会导致整个大好局面崩溃。

    这就是时运如此。

    大势如此,逼得李肆必须要去做选择。

    而只要他去选择了,哪怕他只是让典韦率领近卫营去鹿城附近意思意思,就代表着他将被卷入更大的时势变局之中。

    第一次,李肆对天命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因为他现在,真的有一种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觉。

    沉默良久,李肆只能闷声问道:“卢麒麟呢?”

    “回禀殿下,我家大帅正率领两万精锐,从大石县南下,明日必然抵达鹿城,届时两军联合,必可复我故土,歼灭敌寇?!毙攀挂话逡谎鄣幕卮?,目光坦荡,显然已经做好了随时被李肆砍死的准备。

    “好!”

    李肆猛地一拍桌子,“三日之内,孤王必定发兵!”

    留下一句话,他掉头就走。

    而当李肆带着一众亲卫离去,那信使却与卢怀恩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7017k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千岁会展有限公司| 流化床干燥设备有限公司| 数控铣床北京有限公司| 沈丘县柳桃英矿山配件门市部| 泊头市仲恺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霸州市康仙庄得力电力器材厂| 泊头市鼎科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上海贝巴机械有限公司| 循环泵有限公司| 振动盘有限公司| 底阀有限公司| http://www.sepatro.com http://www.nylonstockingfetish.com http://www.caromedworldwid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