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右侧的石壁上画着壁画,其中有一个身穿长袍的人带领武士开山渡河,进入了群山之中,然后就是与怒目族人战斗的场景,最后便出现了祭祀的画面,用看图说话来解读的话,大概率是古蜀国派遣的憋灵队伍。

    九叔指着壁画中一个头戴王冠的怒目族人说:“这名女子应该就是怒目族人的祭祀或者沟通神灵者,你们看她脖颈上的项链,与我们之前在外面人形碑上面见到的金铃一般无二,看来我们只见幻象中出现的那个女猎人,就是怒目族女祭司的精神化身,这怒目族人果然有些奇特,没想到死亡数千年,残余的精神力竟然还可以感染人,简直太恐怖了,这憋灵能拿下怒目族人,属实是有些手段?!?/p>

    绿雷指着壁画中长袍人手中的一个黑色物体说:“九叔,你看这东西,像不像我们在九间镇魔殿中发现的禁物?”

    九叔眯着眼仔细观察了许久,这才沉声说道:“不能说很像吧,只能说一模一样,难道憋灵手中的禁物,是从怒目族人手中获得的?”

    我问了一句:“不是说那禁物是魔苯的血眠猛咒吗?怎么又扯到这怒目族人身上来了?!?/p>

    九叔说:“这怒目族人,说不定跟魔苯有来往,至少有着密切的联系,至于这禁物的出处,是来自魔苯的猛咒,还是怒目族人的异术,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觉得与神秘的魔苯相比,这怒目族人似乎更加神奇一些,猛咒等血祭之法,也有可能是从怒目族人手中传出去的,甚至可能就是通过憋灵的手传出去的?!?/p>

    反正是越说越玄乎了。

    本来想解开一切的谜团,不过自从进入了巫山之后,到处是疑云笼罩,反而仿佛掉入了黑色的漩涡,越陷越深了。

    突然,在洞窟的深处传来嘤嘤的啼哭声。

    奥琳娜急忙道:“是不是吸血蝙蝠又追来了?”

    我侧耳仔细听了听说:“应该不是,都不是一个方向传来的,而且这声音更像是婴儿的啼哭,不是蝙蝠那种唧唧唧的鸣叫?!?/p>

    丁火说:“听声音,却是像是婴儿啼哭,可这里是山洞之中,距离人们的生活的边缘很远,怎么可能有人来这里还带孩子?”

    九叔说:“会不会是残余的怒目族人?”

    奥琳娜道:“这个可能性极小,怒目族人在千年以前,就没有再出现过了,而且至今也没有任何人见过,如果还有残余的怒目族人,怎么可能会毫无踪迹?”

    绿雷说:“瞎猜于事无补,我们还是过去看看,是狼是虎,只有见到了,才能看清其真身?!?/p>

    这里的洞窟非常崎岖,并非是平坦的,而是曲里拐弯的,钻过一条长长的山洞之后,在山腹之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这里非常的温暖,在地上有一个个鸟窝形的草堆,大的直径有两米,小的直径只有脸盆大小。

    那嘤嘤嘤的怪声正是从中间的草窝中传出来的。

    我们觉得奇怪。

    李水迷惑不解:“这是什么东西?”

    奥琳娜说:“应该是怒目族人休息的地方,不是说龙穴鬼窝嘛,看来他们是像鸟一样,生活在草窝里面?!?/p>

    绿雷说:“这里的草窝破烂的如此严重,有些几乎已经废弃了,现在应该不是怒目族人在此居住?!?/p>

    我们绕到啼哭声所在的地方,发现在一个完整的草窝里,有九只毛绒绒的白色幼崽,虽然还没睁眼,但从其形状来看,不用说就知道是那种鬼物的幼崽了。

    丁火手起刀落:“让我来个斩草除根!”

    对于这种凶恶残忍的怪物,我们也没必要留着,所以大家都没有阻拦。

    眨眼间,几只幼崽的白毛被染成了红色,草窝也被砍的破了底。

    在右侧的洞窟中,发出啪啦一声。

    有一个石块落在了地上。

    我急忙回头,手电筒的光影里,一个全身绿毛的鬼物匆匆逃走了。

    九叔道:“糟糕,刚才那只雌性的鬼物一直在暗中窥伺,我们杀了它的幼崽,估计要报复了,不知道这鬼窝中还有多少这种鬼物?!?/p>

    绿雷道:“即便没有怒目族人,这种鬼物也够我们喝一壶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别傻呆着了?!?/p>

    我们换了一个方向,朝着另一侧的洞窟快速走去。

    但过了没多久,洞窟中就传来了密集的怪叫声,没想到鬼物来的如此之快。

    率先出现在我们视线中的,正是那只绿毛的雌性鬼物,它血红的双瞳中布满了浓浓的恨意,看来是找了同伴报仇来了。

    随即,出现了一只红毛的巨大鬼物,它的身后有七八只红毛鬼物相继冒头,同时在洞窟的远处,还有不断赶来的脚步声。

    我暗骂一声,没想到捅了鬼窝了,看来这些鬼物是倾巢而出了。

    那只绿毛的雌性鬼物见到我们之后,咧着血盆大口,发出了吱呀吱呀的怪声,獠牙毕露,张牙舞爪不断往前扑着,其它的红毛鬼物纷纷暴怒,它们的眼珠子睁的滚圆,仿佛是要择人而噬。

    第一个冲上来的是一个瘦长的红毛鬼物,我们几人同时挥舞着家伙事,别看鬼物皮糙肉厚,但也怕疼,一轮攻击之下,砍掉了瘦长红毛鬼物的一只耳朵,它怪叫着退到后面去了。

    这些鬼物别看长的不怎么样,但智力还是有点儿的,这次冲过来三个鬼物,这下子我们就有些难以对付了,绿雷急忙尸化,他浑身出现了青色的尸苔,丁火与奥琳娜等人见了,差点儿被吓了一个踉跄,可在这当口,也没时间解释了。

    我将镰斧扔给了绿雷,猎刀对付这种鬼物,的确右侧吃力,但镰斧就不一样了,斧刃可以集中力量,砍下去的杀伤力极大。

    绿雷见一只怪物扑了上来,他一个侧身,镰斧直接砍向了鬼物的嘴巴。

    这鬼物虽然皮糙肉厚,但口腔之中非常的脆弱,一斧子不断打掉两颗獠牙,还砍下了它的舌头,鬼物顿时惨叫发狂,四下乱撞。

    九叔说:“大家不要与鬼物硬拼,攻击它们的眼睛和嘴巴?!?/p>

    这个方法果然很奏效,那只领头的红毛鬼物见同伴受伤,它咆哮了一声,顿时,所有的鬼物一起朝我们扑了过来。

    丁火从包里拿出了一袋做饭用的辣椒面撒了出去。

    这东西,别看威力不大,但是杀伤力极大,我们急忙捂住眼睛躲在了一边,扑过来的鬼物全中招了,一个个捂着眼睛乱叫,互相撕咬着打成了一团。

    我们无心恋战,当即转身就跑,趁着洞窟被堵塞,必须及时脱身,不然等它们缓过劲来,更难对付了。

    很快,我们在洞窟里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处,打算在这里躲一躲,因为后面没有被辣椒面撒到了的鬼物已经追了过来。

    进入山洞之后,大家猫在一起大气也不敢出,很快有奔跑声传来,朝着洞窟的右方去了,听完全安静下来,我们才算松了一口气,刚要出去,第二波鬼物又来了,最后等了足足半个消失,再也没见有鬼物出现。

    九叔探头看了看说:“好了,这群鬼东西总算离开了?!?/p>

    我们快速离开了躲藏的山洞,朝着反向的洞窟前进,这龙穴鬼窝之中四通八达,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在穿过一条狭窄的裂缝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有亮光的地方,只见这里仰头沿着裂缝可以看见月光,地上生长着一些白色的珊瑚状植物,看着像石花菜。

    在远处,有一棵大树一样的东西,我用手电筒照了照,上面垂下一道道黑色的东西,因为这里通风的缘故,不断飘动着,细看之下黑色的长发。

    丁火看着低垂的黑色长发说道:“这看起来也像是一座祭坛?!?/p>

    这黑色长发编制的祭坛犹如宝塔一般,在最上面,插着一把青铜长剑,剑柄的尾部,还吊着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说不出的诡异。

    更加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长发祭坛底部的泥土中,竟然生长着一朵血红的灵芝,李水上前采下了血灵芝对九叔说:“这是你们要找的灵芝吗?”

    九叔干咳一声:“正是,多谢了?!?/p>

    他说着接过血灵芝,装入了一个小袋之中。

    咔嚓,咔嚓……

    脚下的泥土中传来一阵阴森的怪声。

    没想到刚从采摘血灵芝的地方,竟然冒出一颗青色的鬼脸来,同时,两侧的泥土中钻出两只布满鱼鳞的青色鬼爪。

    绿雷被吓了一跳:“这是什么鬼东西?”

    九叔说:“看着像是鱼人,可是怎么从地下钻出来了?”

    很快,这怪物从泥土中完全爬了出来,原来我们采摘的那朵血灵芝,竟然是长在她的天灵盖上的,这东西浑身布满了青色的鱼鳞,不过并没有鱼尾,身子跟人一般无二,仿佛是中了毒似的。

    九叔道:“这应该是传说中的青鳞尸妖,她吐出的污血有腐蚀性,千万别中招了?!?/p>

    青鳞尸妖虽然与人体形态完全一致,不过手脚的指甲特别的长,不断吞吐的舌头,竟然是毒蛇一般的分叉舌,散发着腥臭的气息,嘴里不断有青色的口气哈出,嘴角嘀嗒着绿水,很是骇人。

    她应该是被采摘了脑壳上的血灵芝才被惊动了,此刻径直朝着九叔扑了过去,九叔一个闪身,一拳重重砸在了青鳞尸妖的腹部,我从后面去攻击,没想到青鳞尸妖的反应极快,她侧身避开,并且一爪子朝着我的肩膀抓来。

    我赶紧用工兵铲格挡,青鳞尸妖的力气很大,一下子将工兵铲拍下来打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肩膀先是一麻,然后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

    绿雷抡起镰斧就往青鳞尸妖的脖子上招呼。

    不过,也被她巧妙的躲了过去。

    虽然被砍中脖颈,但是她的肩膀上挨了一下,顿时翻出了白骨,怪叫着发疯一般扑向了绿雷。

    九叔从后面抛出了探阴爪,绳索在其小腿上缠了好几圈,丁火与九叔同时发力,将青鳞尸妖扯了一个趔趄,绿雷趁机上前,劈中了青鳞尸妖的咽喉,使其当场毙命,口中的绿色液体流了一地,连石头都被腐蚀成了蜂窝状,幸亏她没冲我们吐口水,不然非毁容不可。

    这里也不安全,不时能听到远处的空音,可能那些发疯的鬼物还在满洞穴的找我们呢。

    我们不再停留,穿过了大裂缝,出现了一条向上的通道,看起来有可能是出口。

    奥琳娜说:“没找到龙珠,我们不能离开此地?!?/p>

    九叔说:“那你们自便,我们可不想成鬼物的口中之食?!?/p>

    我对奥琳娜说:“那边是鬼窝,肯定没有龙珠,不是说龙穴鬼窝嘛,龙穴有可能在鬼窝的另一边,我们就沿着这条通道走,万一凑巧进入龙穴之中了呢?!?/p>

    丁火急忙道:“他说的有道理,而且返回的话,太危险了,我们总不能白白送命吧?!?/p>

    李水也说道:“不错,我觉得龙穴也应该在前方?!?/p>

    奥琳娜看向了绿雷:“那你们能解释一下,他为何能突然变身?”

    绿雷刚要开口,九叔抢先一步:“此乃我华夏秘术,不足为外人道哉!”

    这一句话,堵住了奥琳娜的嘴,她总不可能让绿雷传她秘术吧!再说,就是绿雷真敢传,她也不一定敢学啊,毕竟尸化的风险太高,感染尸苔之后,能活下来的概率,可是万中无一??!

    我们按照计划往前走去,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一处天然的铜矿,里面的石头都是绿色的,看起来非常的美,不过在矿洞的深处,我们发现了一排排的无头干尸……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工装夹具有限公司| 建材上海有限公司| 山东西娃旺旺农业开发有限公司| 清洗剂上海有限公司| 气力输送机有限公司| 轮胎挖掘机北京有限公司| 东莞固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输送带北京有限公司| 光纤模块北京有限公司| 江苏润通机具有限公司| 福建省润泽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http://www.kenyahotel-link.com http://www.audioprodb.com http://www.akbaykuyumcul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