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我们踩着堆积的碎石登上了山坡,发现了一个山洞,在洞口开满了黑色的小花,散发着淡淡的臭气,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味道怪怪的。

    九叔说:“那祭灵碑,看来原本是立在这洞口的?!?/p>

    洞口距离山坡并不远,在洞口左侧的地方,有半截竖立的断裂条石,与祭灵碑的是一种石材,我看了看山洞,里面似乎非常深。

    进入山洞之后,十多米的深度之后,豁然开朗,这里竟然是一处开采的石窟,在墙壁上绘制着大量诡异的蛇形图腾,而在石壁上的神龛里,则摆着不下三十个雕塑,全是造型奇特的鼠面神,给人一种蛇鼠一窝的体验。

    在正面有一块巨大的石壁,上面用金色的颜料绘制着祭祀的画面,从场景来看,像极了远古巫山的招魂。

    一名猎人说:“石碑背后有一个通道?!?/p>

    我绕过去看了一眼,通道倾斜向下,九叔往里面扔了一个石子,有回音,听着并不深。

    奥琳娜打着手电筒进入了通道,我们都跟了进去,里面的路径非常复杂,最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半球形的洞窟中,洞内竟然有一排无头干尸,全跪在地上,似乎是囚犯或者受刑者,双手反剪绑在后面,脖子上和脚上都有锈迹斑斑的青铜锁链,看起来年代非常古老,一名猎人用刀碰了一下最左边干尸的手臂,发出咔嚓一声,一条枯朽的手臂掉在地上摔的粉碎,里面的骨头变的非常易碎,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死尸,但从这腐朽的质地来看,最少也有数千年了。

    九叔说:“可不能乱动?!?/p>

    那猎人呲牙一笑:“死人没什么好怕的?!?/p>

    奥琳娜说:“这些尸体应该是被祭祀的奴隶,你们看前方的神龛,那应该是属于远古的卵生崇拜?!?/p>

    在洞窟的石壁上开凿出的神龛里,摆着一颗排球大小的白色圆球,我靠近用手电照了照,圆球并非是石头的,上面有明显的花纹,应该是某种生物的蛋。

    绿雷说:“这不会是恐龙蛋吧?”

    奥琳娜说:“恐龙蛋比较浑圆,这种椭长形的蛋,有可能是蛇蛋?!?/p>

    猎人插了一句:“怎么可能是蛇蛋,我们常年进山,就算巨蟒的蛋,也没有这白色蛋的一半大,估计是远古禽鸟的蛋?!?/p>

    奥琳娜用手里的短刀轻轻敲了一下,没想到白色怪蛋的表面出现了大量的裂纹。

    咔嚓,咔嚓,咔嚓……

    洞窟中传来了蛋壳的开裂声,随着白色的蛋壳一片片脱落,从里面露出了一颗粉嫩的红色肉球,并非是光滑的,而是曲里拐弯的,仿佛是用肠子盘的,又像是人脑一般,看着特别渗人。

    突然,那团红色肉球飞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急忙往后退去,奥琳娜躲避不及,那红色肉球一下子散开,变成了大蚯蚓一般的怪东西,一下子缠住了她的脖子,几个猎人急忙上前帮忙,想要用手将那红色肉状物解下来,但一触及到红色肉状物,好像被咬到了一般纷纷缩回手来。

    “这他娘是什么怪胎?!?/p>

    九叔急忙戴上了手套,他一把抓住奥琳娜的肩膀,用短刀快速切在了红色的肉状物上,这东西软乎乎的跟猪肠子一般,切开之后,竟然流出了黄色的液体,散发出了腥臭的怪味。

    很显然,这东西的表面的粘液有腐蚀性。

    在几名猎人的帮助下,终于将那东西从奥琳娜的脖子上弄了下来,奥琳娜脖子上的皮肤被腐蚀掉了好几圈,露出了血红色的,她因为窒息和疼痛已经昏了过去。

    众人快速离开了山洞,将奥琳娜抬到了外面的山坡上,猎人拿出蛇虫伤药,给她上了之后用纱布缠住了伤口,奥琳娜醒来的时候呲牙咧嘴,她满脸的痛哭,浑身微微发抖,摸了摸被纱布缠住的脖子,喉咙中发出了痛苦的声音,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想要说话,是无法发出声音了。

    这是她自己找的,怨不得别人,谁让她手欠去碰那怪蛋的,活该倒霉。

    不过,听到她痛苦的怪声,大家也不由露出了几分怜悯之心。

    一名猎人说:“大家去山坡下吧,你们在树林边休息,我们去打猎?!?/p>

    我们来到了山谷中的林地边上,奥琳娜坐在石头上沉默,叫丁火的猎人带着两个同伴去了树林,九叔拿着指北针看着四下的山势,不时点点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过了很久,丁火他们还没回来,大家不由警惕了起来,其中一个猎人说:“不会是出事了吧?”

    奥琳娜打了个去树林的手势,我问九叔:“要去吗?”

    九叔说:“去看看吧,希望人没事?!?/p>

    我们进入树林之后,没见到丁火他们的踪影,踩着足迹往前走了半个小时,在草地上发现了血迹,绿雷说:“有人受伤了?!?/p>

    奥琳娜看向了九叔,朝他点了点头,九叔点头回应,大家继续往前走去。

    很快,我们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昏晕的丁火,而另外两个同伴不知所踪,丁火的腹部有一个大洞,地上流着一滩血,似乎遭受了猛烈的攻击,我试了试,还有气,旁边的猎人给他上药止血,丁火被痛醒了,他嘴里吐出一口黑血,仓惶说道:“鬼,有鬼!”

    听他说有鬼,我不由背后发凉。

    九叔问他:“哪里有鬼,我们都是人?!?/p>

    丁火的瞳孔中充满了恐惧:“不是你们,我们刚才遇见了一个血红的鬼,李水和张河被它抓走了?!?/p>

    九叔让两个猎人留下来照顾丁火,其余人沿着落叶的拖痕找去,在树林的最深处,发现了一座古老的神庙,是用黑色的条石砌成的,在神庙的前方有两尊黑色的石像,是诡异的人首蛇身的怪物,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惊悚。

    绿雷说道:“这荒山老林之中,怎么会有一座神庙 ?”

    奥琳娜缓过劲了,勉强可以吐字了,她艰难的说道:“应该是山坡上的洞一样,可能也是一处祭祀的场所,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p>

    九叔盯着黑洞洞的石门说道:“莫非在这巫山之中,当真有龙蛇鬼怪不成?”

    一名猎人说:“救人要紧?!?/p>

    那两个被抓的猎人可是他们的同伴,此刻生死未卜,猎人带头进入了黑石神庙之中,九叔也跟了上去,我跟着奥琳娜,绿雷走在最后。

    黑石神庙里面的空间并不大,进入了狭窄的门口通道之后,里面是一个螺旋向下的通道,也是用黑色的条石砌成的,猎人手里拿着手电筒,提着猎刀在前面开路,啪啪啪的脚步声在空洞的通道里回荡的,声音敲击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神经。

    这不断延伸的黑色石阶不知道有多深,我们下降了足足有十来米,竟然还没有到底,前面的猎人用手电筒的光圈照着脚下的一处台阶,只见黑色的台阶上有拖拽的血迹,看来是那两人与‘鬼’搏斗是受伤了。

    很快,我们在下方的一圈螺旋石阶上发现了一只黑色布鞋。

    正是猎人平时穿的鞋子。

    突然,通道的深渊中传来诡异的笑声,带着沙哑刺耳的磨牙声,让人听了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九叔说:“看来真有什么厉害的怪物,大家一定要严防死守,别着了那东西的道?!?/p>

    随着不断往下走,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明显,转过一圈螺旋石阶之后,台阶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人工开凿的石窟,墙壁上有大量鲜艳的彩色壁画,绘制的全是鬼怪图,仿佛进入了阴间地狱一般,一个个青面獠牙,张着血盆大口,说不出的妖异邪魅。

    嘎嘣,嘎嘣……

    一阵清脆的咀嚼声传入了我们的耳中。

    这次,我的头发跟真是竖了起来,皮肤上的汗毛根根可见,恐惧到了极点儿。

    那声音仿佛是牙齿在拒绝脆骨。

    在这阴森的地下洞窟中,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我们往洞窟深处走了有十余步,石壁上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声音正是从那边传出来的,血腥气扑鼻,我们看到有血从方形墙洞中流出,在洞口的位置,还有一只断手……

    看到这一幕。

    我感觉浑身发冷。

    心说完了,那两个猎人肯定是遭了怪物的毒手,在这地下洞窟中送了命。

    跟我们同来的这两个猎人也产生了退意,虽然关心同伴的生死,但面对死亡的侵袭,谁也不敢贸然再往前继续走了。

    奥琳娜看着方形墙洞说:“里面有东西?!?/p>

    傻子都看出来了。

    只见在方形墙洞口有一只毛绒绒的黑手,皮肤上布满了皱纹,仿佛老树皮一般,五指抓地,指甲犹如钢钩一般,看起来非常骇人。

    而它的毛发确实血红的,不知道是天生的红色,还是经常吞食活物被鲜血染红的。

    可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心里都非常清楚,这东西不好惹。

    奥琳娜一挥手:“快撤!”

    这洋女人跑的比兔子都快,那两个猎人见势不妙,也拔腿就跑。

    墙洞中的怪物似乎觉察到了我们的怯意,它嘶鸣一声从方形墙洞中钻了出来,只见它的头上有一根尖角,两颗绿色的眼睛仿佛铜铃一般,身上长着红毛,面孔却是靛青色的,獠牙毕露,吐着一条很长的血红舌头……

    虽然这东西有影子,并非是鬼魂,但却跟壁画中的鬼怪一般无二,比山魈也丑恶恐怖一万倍,这如果都不能被称为鬼,那什么才是鬼?

    这东西似乎不能说话,它咧着嘴巴,发出了嘎嘎嘎的笑声,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然后就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我手里提着镰斧,九叔手持猎刀,绿雷提着工兵铲急忙尸化,他与这鬼物撞在一起,也是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鬼物见绿雷发生了变化,皮肤上爬满了绿油油的青苔,可能出于恐惧,也露出了忌惮之色,不断拍着胸口,张着血盆大口嘶嘶叫着发出了威胁声。

    绿雷说:“这东西有些难缠,还是先退出去?!?/p>

    他在海上被雷劈之后,变成了尸仙,纵使尸化之后,也可以口吐人言。

    我和九叔刚要闪身后退,没想到鬼物突然就扑了过来,绿雷急忙迎了上去,与鬼物纠缠在了一起,两个都是力大无穷,一时之间,竟然僵持住了,我和九叔赶紧抡起家伙事招呼了上去,但这鬼物非常的狡猾,双脚突然收起来蹬在了绿雷的身上,将绿雷蹬的倒退了出去,它急忙往旁边一跳,避开了我们的攻击。

    鬼物挥舞着利爪朝着而来。

    我吓得魂飞魄散,幸亏绿雷冲过来架住了它,不然被它拍上一爪子,脑袋都会被打飞。

    这鬼物非常凶猛,被绿雷抓住之后,竟然张开血盆大口,咬在了绿雷的胳膊上,不过尸化之后的绿雷非常强悍,普通人胳膊肯定早断成两截了,不过也被咬破了绿色的青苔皮层,流出了鲜红的液体,绿雷怪叫一声,猛烈的轰击在了鬼物的头上。

    嘭嘭嘭……

    一阵闷响接连传出。

    这鬼物也真够皮实的,虽然怪叫不已,但并没有什么爆头的场面发生。

    它挣开绿雷的攻击之后,发出了刺耳的尖叫,突然再次朝着绿雷而来,没想到这鬼物还有点儿灵智,竟然指东打西,身子一个大扭转,瞬间扑向了九叔,九叔一刀砍在了鬼物的肩膀上,只削下几缕红毛来,勉强割开它的坚韧皮肤。

    鬼物矮身扑地,它黑色的大手一挥,瞬间抓住了九叔的脚踝,倒拖着九叔朝着方形墙洞冲去。

    九叔我靠了一声:“快救我!”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广东飞娱影业有限公司(明星经纪部)| 电容剪脚机有限公司| 家电维修售后服务有限公司| 活性炭北京有限公司| 哈工大集团有限公司| 安防上海有限公司| 福建简彩工业有限公司| 淄博志华工贸有限公司| 高杆灯北京有限公司| 江西汇丰管业有限公司| 连接器北京有限公司| http://www.tlhotelliquidators.com http://www.guvenotocam.com http://www.vitiligo-ta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