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这里的海面非常的平静,平静的海面,并非毫无波动,海浪层层叠叠的推过去,会有无数白色的泡沫泛起来,只是远看平静罢了,而海底更是暗潮涌动,波流激荡。

    九叔说:“枚子,你先下海,探清鲸落的腹地,大家再一起下去?!?/p>

    我的水性最好,自然是要身先士卒的,我除去衣服跳入了大海中,因为这里距离那边礁石区并没有多远,进入海水之中后,很快就看到了海底的大陆架,深蓝色的海水之中,鱼群在水底飞速游动,一只巨大的海龟背上,还吸附着一只章鱼,触手不断舞动着。

    海底有无数的珊瑚石,五色斑斓的鱼儿在石眼中穿梭,我朝着珊瑚丛远处游动着,很快,发现远处有更多的鱼群,几乎形成了海底的鱼群风暴,鲸落之地是自然的小生态圈,必然有大量的鱼类栖息。

    我拨着水穿过了鱼群,率先发现了一条很长的骨架,看来这就是抹香鲸的尸体了,几乎已经腐烂殆尽了。

    我继续往前方游动着,发现了更多的巨大骨架,有的闪着淡蓝色的辉光,看起来分外的美丽,越往里面游动,发现骨架的腐烂程度越低,最后竟然发现了几乎鲜活的抹香鲸尸体,我开始兴奋了起来。

    如此巨大的鲸落之中,有龙涎香的概率很大,希望可以顺利采集到龙涎藻。

    突然,我看到水底有一条人影,他的尸体包裹在淡黄色的油脂之中,看起来就像是琥珀一般,就那样横陈在一条巨大的鱼骨上面,靠近之后看了看,发现这具男尸虽然眼睛用布条蒙着,但从形态样貌来看,似乎跟长夜长的非常接近,我不由想起了与假爷他们一道出海的那个‘老墙’!

    他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而且,他失踪的时间可是几十年前,尸体为何还没有腐烂?

    虽然有那层油脂包裹,但这里是海底,并非标本储藏柜,能保持的如此栩栩如生,简直有些说不过去。

    我没有逗留,尸体我见的多了,而且在第一次下斗的时候,见过好几具长夜的尸体,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虽然有些惊讶,但页并没有过多的恐惧,反而充满了好奇。

    随后,我检查了尸体的四周,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尸体,根据假爷的描述,那次海难死了不少人,莫非老墙的尸体是机缘巧合漂到这边来的不成?

    这些谜底,恐怕只能淹没在历史的海底了,我浮出水面的时候,距离木筏有几百米远,喊了几声,九叔听见之后大家划着桨过来了,绿雷问我:“怎么样?”

    我说发现了鲸落的腹地,到处都是抹香鲸的骨架和尸身,不过更意外的是发现了一具死尸,与假爷描述的那老墙有些像。

    假爷听完觉得不可思议:“我们遭遇海难的地方,离此万里,老墙怎么会出现在这东南海域?”

    我笑了笑:“这谁知道,不过是否就是老墙的尸体,还得你老人家亲自下海去确认一下?!?/p>

    他们准备了一下,留下绿雷看守木筏,其他人全部潜入了海底,假爷看到那尸油包裹的肉身,一个劲的眨眼间,看起来也是不信,后来他说:“没错,这就是老墙,真是逆大天了,他的尸体竟然看不出半天腐烂的迹象,跟生前几乎一模一样?!?/p>

    我们不是来找老墙认亲的,所以也就没必要花费工夫了,假爷返回之后,我们四人朝着鲸落腹地继续前进,一只鲨鱼从我们面前缓缓游了过去,这家伙看起来吃的很饱,肚子都快胀裂了,所以对我们根本不感兴趣,连正眼都没看一眼。

    我和长夜还在继续寻找,九叔和让妆浮出海面换气去了,在鲸落中,我们发现了一条几十米长的鲸鱼骨架,这里没有鱼群聚集,让妆指了指鲸鱼骨架的内部,九叔点点头,示意我们过去看看。

    我在前面打头阵,游入鲸鱼骨架之后,发现泥沙中有无数淡红色的粉末,往前游了几下,绕过一大片绿色的水藻,在一丛珊瑚后面,发现了金色的水藻,我大喜,急忙对转身朝九叔挥手。

    九叔三人很快游了过来,见到这株生长旺盛的龙涎藻,也不由眼露笑意。

    长夜用短刀将龙涎藻从根部割了下来,我张开布袋,将龙涎藻收了进去,不久,我们在其他的珊瑚树背后,发现了更多的龙涎藻,长夜与九叔、让妆出去换气了,我肚子采集着,忽然水波猛烈震荡了起来,我抓着布袋往后看去,只见黑蓝色的海水中,涌过来一大片黑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长夜潜了下来,他对我一招手,示意我先浮出海面。

    我知道情况?;?,匆匆浮了出去,九叔和让妆还在大口的吸气,见我提着布袋出来,问道:“怎么,采集完了?”

    我告诉他海底有一大片黑影,长夜让我先出来了。

    九叔将我手里的布袋接了过去,他张开口袋看了看说:“这些估计已经够用,先搬到木筏上去,等长夜从海底出来再做计较?!?/p>

    我们刚爬上木筏,长夜从海底冒了出来,他一脸的惊骇:“快离开!”

    他说着翻身上了木筏,九叔问:“出什么事了?”

    还不等长夜回答,只见海底浮出来一片黑色液体,瞬间,我们所在的十多米海水,变成了墨汁一般的黑色。

    长夜说道:“是一只大王乌贼,赶紧划桨!”

    大王乌贼是海底的第二霸主,主要生活在太平洋和大西洋等海域的深海区,最长的体型可以达到80多米,触手更是有十多米长,眼睛跟脸盆差不多,就是吸盘也有海碗大小,是比蓝鲸还要凶悍的海底巨无霸,那些传说中的海洋怪物和海妖,通常是被渔民误解的大王乌贼。

    海洋生物,哪有固定的生活区域?

    大王乌贼肯定也是一样,哪里的水温舒服往哪里游,没想到今日让我们给撞上了。

    哗啦……

    海水一阵波荡。

    只见几条触手从海底招摇而出,仿佛水草般蠕动着,透着浓烈的腥气。

    用庞然大物来形容再好不过了。

    我们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全力摇动着船桨,大王乌贼估计吃过人,肯定是被我们吸引了,它挥舞着长长的触手,朝着木筏上卷来,那十多米长的触手,攻击之势丝毫不比丛林巨蟒弱,犹如长鞭一样抽在海面上,海水顿时被掀开了一道口子。

    海水飞溅,我感觉心都凉了,就在这时,没想到一只雪白的手从身后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大惊失色,一下子就被拖进了海水之中,在我落水的一瞬间,九叔也跳入了海水中,他拿着短刀追来,我用船桨用力捅了几下勒住我脖子的东西,软乎乎的。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是血眠尸。

    可能是忍不住吃痛,她松开了掐住我脖子的手,纵使我水性再好,也吞了一大口海水,九叔与那血眠尸战在了一处,血眠尸仿佛飞鱼一般,在水底游的飞快,我根部近不了她的身,这时绿雷和长夜也潜入了水底,血眠尸虽然厉害,但被我们四个围着,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她想要逃跑,长夜手持金顶黑伞,一下子刺破了她的咽喉,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海水。

    血眠尸嘴里发出了桀桀声,随即眼睛缓缓闭上了,长夜打了几个手势,告诉我们这血眠尸是无法被彻底杀死的,必须镇压在海底。

    我们四人潜入了海底,将血眠尸塞入了一个石洞中,用石头封了口。

    九叔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们快浮出水面,看看假爷他们怎么样了。

    突然,没想到从海底的石头后面闪出一道黑影,长夜毫无防备,那黑影抡起棒子狠狠一下子砸在了长夜的头上,我听到咔嚓一声,长夜的额头流出了鲜血,身子一软倒在了海水中,我急忙扶住了长夜,看向了那个黑影,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与长夜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看到这一幕,我大惊失色,难道是那包裹在尸油中的老墙复活了不成?

    可是,一看他身上的衣服,非常的现代,根本不可能是老墙。

    他是谁?

    九叔手持短刀冲了过去,没想到这人非常的凶悍,他一个格挡,将九叔撞的倒飞了过来,当场就吐血了。

    这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绿雷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们赶紧离开。

    我和九叔对视一眼,拖着晕厥的长夜快速离开了海底,浮出水面的时候,太阳已经消失在了海平面上,海面上黑水波动,假爷被大王乌贼的触手打伤了,不过庆幸的是,那大王乌贼不知为何自己离开了。

    让妆急忙询问情况,我简要的说明了一下,假爷问:“绿雷怎么没一起出来?”

    九叔道:“在海底遇到了一个厉害的家伙,希望他可以安全归来?!?/p>

    海面上起雾了。

    同时,天空暗云越来越密集,竟然又下起了雨。

    木筏毫无遮挡,雨滴透着冰冷。

    雨不大,但是雷不小,轰隆轰隆炸的人头皮发麻,紫色的闪电乱舞,看的人心惊肉跳。

    让妆有些担心:“绿雷不会出事了吧?”

    九叔面沉似水道:“再等等,再等等?!?/p>

    轰隆隆隆隆……

    一声炸雷。

    但见一道水缸粗的雪亮闪电从天而降,通天彻地,仿佛要击穿海底一般。

    海水波荡不已,我们的木筏剧烈颤抖了数十下。

    又过了半个小时,还不见绿雷回来。

    长夜的脑袋上缠着布,还在不停的往外渗血,九叔说:“我下海去找找?!?/p>

    我说道:“你也受伤了,还是让我去吧!”

    两人正在说话,只听海水哗啦响了一声。

    “我回来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我们几人不约而同看了过去,只见昏暗的海面上,一个衣服破烂浑身焦黑的男子正朝着我呲着大白牙傻笑。

    那不是绿雷是谁?

    九叔刚要笑,突然说道:“不对,不对,他的皮肤怎么像老树皮一样?”

    绿雷奋力朝我们游了过来,九叔说:“赶紧划船,这小子恐怕已经不是人了?!?/p>

    我闻言大惊,手底的船桨划的飞快,绿雷在后面喊道:“别呀,我真是人!”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耐腐蚀泵有限公司| 广州振威国际展览有限公司市场部| 吉炎展览(上海)服务有限公司| 牛皮纸上海有限公司| 温度仪表有限公司| 道路清扫车上海有限公司| 深圳市欧陆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上海奥硕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刻线机有限公司| 离心机有限公司| 潜水泵有限公司| http://www.be-boss.net http://www.mehman-navaz.com http://www.vacationvalleyreserva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