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十字甬道交汇处的水明显要浑浊一些,九叔做了一个狗头的手势,我会意,从防水背包中取出了袖犬,别看这小小的白毛犬,可是经过严苛训练与选拔的,能经得起严酷环境的考验,在关键时刻,派得上大用场。

    九叔单手托着袖犬,轻抚了一下它的狗头,将它放入了左侧的甬道,在它的短尾上捏了一下,袖犬朝着右侧的甬道快速游去,我们猫着腰静静等待着,过了有十分钟左右,袖犬游了回来,九叔做了停止的手势,告诉我们此路不通,他喂袖犬吃了一颗花生米,然后将它放入了前方的甬道,如法炮制,这次可能是袖犬体力的缘故,它半个小时后才回来,九叔做了之前休止手势,看来也是死路一条。

    他给袖犬喂了三颗花生。

    将它放入了左侧的甬道,半个小时过去了,袖犬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九叔用探铲在铜壁上敲着九短一长的节奏,试图要召回袖犬,可还是杳无音信……

    长夜写道:不是生路,就是遇到了危险。

    九叔用战术射灯往前方照了照,写道:再等等!

    我们四人蹲在十字甬道的中心静等着,旁边的绿雷抹了一把脸,突然张着嘴怪叫不已,虽然他没发出声音,但我们一看就明白了,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伤的,满脸是血,他估计是以为自己头破要死了,挣扎的特别厉害,九叔按住了他的肩膀,挤眉弄眼示意他别嚷嚷。

    绿雷急忙用红蓝铅笔写道:九叔,救命,我头皮发凉,快要死了。

    九叔凑近闻了闻,他皱着眉撇着嘴写道:死个卵,这血一股子恶臭味儿,跟女人的姨妈血似的,真是你的血?

    我将一条毛巾递给了绿雷,他疯狂擦了起来,发现头根本不疼,九叔用战术射灯看后,告诉他脑袋根本没破,这恶臭的污血可能是不小心蹭的。

    绿雷舒了一口气,他好像察觉了什么,急忙仰头看去,一滴血正好滴在他的鼻尖上。

    这次,我们三人看的清清楚楚。

    绿雷抹了一把,吓得当场坐到了积水里,指着十字甬道上方,我看到十字甬道顶壁,有一个鸡蛋大小的黑洞,不知道怎么形成的,那恶臭的污血正是从黑洞中滴下来的,长夜将战术射灯的光柱打入了其中,但是孔实在太小,黑洞洞的,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九叔在纸上写道:甬道铜壁上的孔,可能是用来接地气的,里面指不定藏有奠基的死尸。

    他让绿雷把血擦干净,要是感染了病菌,可就不好了。

    我心里好奇,即便是藏有死尸,应该早就干枯腐朽了吧,刚才那血可是鲜红鲜红的……

    估计其他人也有此疑问。

    但凭空推测也是无济于事……

    九叔写道:那死狗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们往左走,看是不是进入墓室的入口。

    其他人也点了点头,这十字甬道实在透着邪性,污浊的水质透着古怪,天知道还要冒出什么来。

    进入左边的甬道之后,走了百十米后,发现温度下降了不少,积水非常的冻脚,我指了指铜壁,大家对视了一眼,没想到外面鸟语花香,这里竟然结了一层白霜。

    长夜写道:按说,我们在山腹之中,温度应该是比较高的,结霜确实有些非比寻常。

    他随后用手摸了摸白霜,凑近鼻尖闻了闻,写道:这不是白霜,是氧化的铜盐形成的白色结晶。

    他说的铜盐什么的,我们三个一头雾水,这方面的化学知识,那是相当的匮乏。

    九叔不懂装懂:这种东西,我家老爷子从一座西周古墓中摸出来过,可以腌咸菜,味道非常的鲜。

    绿雷傻乎乎地问:啥味儿的,也是咸的吗?

    九叔说:有淡淡的苦瓜味,可以提鲜增香,也算是一种香料。

    绿雷用指甲抠了一些,就要品尝。

    九叔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他一把拍开了绿雷的手,说道:这东西,不能单吃,会死人的,得跟十多种调料混合,你小子以后别什么都往嘴里放,我们是来盗墓的,不是来品菜的,手脚干净些,不然迟早全村吃席。

    绿雷急忙擦掉了指甲上的铜盐结晶。

    我大喜:九叔,我们可以听到彼此的声音了。

    绿雷和九叔一愣,他俩刚才的对话,清晰入耳,几人都不由大喜,看来这结晶出铜盐的陨铜,放射性跟场波都改变了,影响不到人的神经语言中枢了。

    长夜的战术射灯照向了甬道的尽头,只见那边不断有雾气飘过,他说道:我们到甬道的出口了。

    九叔说别七里八里的了,赶紧到前面看看,是不是进入墓室了。

    现在,我是最后一个。

    绿雷走在我前面,他肿的老大的屁股,遮住了大半的光,我往前走着,不知道是回声还是什么,隐约的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幽暗的积水波动着,根本看不到远处。

    “难道是错觉?”

    我急忙追上了绿雷,走出甬道口的时候,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幽深甬道,冥冥之中,老觉身后跟着什么东西……

    只听九叔说道:怪不得这半截甬道如此冷,原来这里是一个天然温泉,蒸腾的水汽,带走了甬道铜壁的大量温度。

    我借着射灯的白色光柱看去,没想到出口这段有差不多五十米的青铜甬道,竟然没有嵌入山体内,而是横陈在雨水冲刷的洞窟中,底下不断有水汽飘过,甬道外表面布满了绿色的铜花,凝结着一层晶莹的水珠。

    走出甬道之后,有一个小丘,此刻我们正站在小丘顶上,对面便是一个白雾弥漫的天然温泉,九叔说道:古蜀王老儿果然会选地方,死了还想泡温泉,今儿可让我们赶上了,先洗个温水澡再盗墓也不迟。

    绿雷说:这不好吧,我看还是先找袖犬,等盗出宝贝,回去了再洗也不迟。

    大家用毛巾擦了身上的泥巴,从防水背包中取出衣服穿了,我给灭掉的战术射灯换了电池,拨亮之后朝着白雾掩盖的温泉照了照,在雾气的间隙里,看到水面好像有一个白色的影子,盯着看了一会儿,并非我眼花,便将情况告诉了九叔:温泉里有东西!

    绿雷问是什么?

    我说白色的。

    他一拍大腿:肯定是我们的袖犬。

    我直摆手:不对,比袖犬大多了,那形状像是一个平躺的女人。

    九叔警惕了起来:过去看看!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诚盛鑫电子有限公司| 冲床有限公司| 机床用虎钳有限公司| 山东天华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纸管上海有限公司| 广州爱蚂蚁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振威展览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四川省亿琪交通设施责任有限公司| 福州百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济南东远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针织机械有限公司| http://www.chiecla.com http://www.hunde-24.com http://www.suedeboutiq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