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祭坛缺了一块青铜砖,露出了一个内小外大的入口,倾斜的青铜面上有摩擦痕,九叔将手臂深入黑洞,试了一下水压,点了点头,示意我们没问题。

    他率先游入了方形黑洞,我是第二个,随后是绿雷,长夜殿后,进入祭坛之中后,水中明显有腐臭的气息,我们继续往水底下潜,很快见到了更多的镇陵尸,男男女女加起来至少有上百具,跟死鱼一般漂浮在祭坛的底部,随着我们游动的水波,镇陵尸也跟着浮动,说不出的骇人。

    我正在往下游,旁边的绿雷一个倒栽葱潜了下去,结果排开的水把女尸压到我这边来了,我急忙双手分水,快速潜了下去。

    四周都是镇陵尸,祭坛水底还沉积着一层,九叔手里拿着一把探铲,对我打了几个手势,告诉我墓道的入口,应该就在堆积的尸体下面,我取下了挂在防水背包吊链上的折叠工兵铲,打开之后跟绿雷两个将祭坛底部正中心清理出来一块,有不少尸体被工兵铲捣烂,流出了淡黄色的液体,说不出的恶心。

    长夜落在了祭坛底部,他用金顶黑伞的把手敲击着青铜地砖,正中间的那块巨砖底下,明显有空音,九叔拿过压力球,我用力旋动着压力阀,将里面抽成了真空。

    我们四人合力之下,青铜砖缓缓被拉开了一条缝隙,顿时在水压的冲击下青铜砖弹了出来,水流二次倒灌进入了密道,形成巨大的虹吸漩涡,我们四人抓着绳索,在水流中转着圈儿,四周的镇陵尸也在搅动之下产生了剧烈的离心运动。

    水流激荡持续了足足有半分钟,我和长夜还能勉强坚持住,九叔和绿雷涨紫了脸,两人嘴里吐着气泡,显然是快憋不住了。

    九叔一打手势,我们四人鱼贯进入了密道之中,暗道往下倾斜延伸有五六米,然后就是一口竖井,水中有大量的牛羊白骨和皮毛,甚至还有野鸡毛,看来这是一个竖葬井,我们快速沿着井壁往上游,上升了足足有三十多米,发现空气浓郁了很多,四人哗啦哗啦冒出了头,发现在一个巨大的水坑之中,这里的水是青绿色的,里面有无数的水藻,与湖中的活水不同,明显是死水。

    看来,这里之前就有大量的积水了,刚才灌入密道的水流,只不过是将密道的空腔注满,稍微稀释了一下积水,我往四下看了看,这里是漏斗状的,看不到有边缘岸堤,绿雷大口大口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质量也太差了,阴森森的,跟进入地窖差不多。

    九叔用战术头灯往四下扫视了几眼,指着右手方说道:那边水流涌动,可能是积水河沟,应该有进入墓室的通道。

    我看了过去,战术射灯雪白的光柱里,不仅可以看到水泡,还能看到明显的流动。

    我们朝着游了过去,四人点点头,各自深吸了一口气,一头扎入了水中,浑浊的积水能见度比较低,不断有水藻挂在身上,黏糊糊的,这里有一大片洼地,比竖葬井的出口要低十来米,在沉积的淤泥之中,出现了一条布满黄泥的河沟,是流入地下的雨水自然冲刷侵蚀形成,已经长了水草,还有寄居蟹和福寿螺之类的水生物,灰褐色的蝌蚪游动着,不时能看到一只蛤蟆蹬着腿路过。

    雨水河沟不断倾斜向上,我们游了很久,水中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白色石头,上面布满了白色的水藻,一条一条密密麻麻的,踩在上面黏糊糊的,踩着白色石头走了有数十步,终于在漆黑的地洞中露出了头,可以自由呼吸了。

    绿雷骂了一句,他揉着屁股,叫苦不迭,九叔冷哼一声,自己笨怪谁?

    突然,我觉得脚下动了动。

    “九叔,脚下这大石似乎不稳啊?!?/p>

    我急忙提醒。

    九叔说不用怕,我们会游水,石头塌下去也无妨。

    绿雷说:“不对呀,这石头在上升?”

    可不是,水本来可以淹到我们的腰里,结果一眨眼,水只在膝盖处。

    长夜大叫一声不好,我们脚下的是个活物。

    绿雷率先跳到了右边,我跟九叔跳到了左边,长夜则是往前一跃,水花四溅之中,但见一条巨大的白色怪鱼冒出了头,顶着满头的黄泥,浑身没有鳞片,我们之前看到的那白色水藻,竟然是它体表的肉装触须。

    这怪鱼眼睛也是白的,嘴边有大量的肉须,并没有牙齿。

    但是,其身躯长度竟然达到了十余米,鱼头跟奶牛一般大,在水里被我们惊动之后,横冲直撞,这要是挨上一下,非死即伤。

    九叔高喝一声:风紧,扯呼!

    这里的水只有两米深,那白色怪鱼冲了十多米,害怕自己搁浅,主动放弃了攻击,我们虽然没受伤,也被吓得够呛。

    刚喘了一口气,以为安全了,却见水面又是一阵波动,我手里握着工兵铲,只见战术射灯下,有五六条黑色的影子摇头摆尾而来,露出了黑色的麻利疙瘩状的皮,一看就是蜥蜴或者鳄鱼。

    “退!”

    我看到迎头的黑影的长嘴有两排雪亮的尖牙,赶紧跟着九叔他们撤退,快速进入了白毛怪鱼藏身的水域,我们刚涉水走了几步,水面上有是一阵波荡,白毛怪鱼见我们去而复返,应该也是忍无可忍,巨大的身躯疯狂拱来,我们兵分两路左右躲避,白毛怪鱼扑了一个空,却与游来的黑影狭路相逢了。

    场面一时非?;炻?,白毛怪鱼猛烈撞击,但见一条条黑影破水而出,都是鳄鱼,可能因为长期在地下蜗居,那眼睛全蜕化成了白点儿,鳞甲上布满了苔藓,还有寄生的田螺和蜗牛。

    不过,我们发现这些鳄鱼的后腿上,似乎有铜链,不断当啷作响。

    趁着双方厮杀,我们浑水摸鱼,从边缘逃了过去,水面上波动不已,青铜锁链在水中摇摆个不停,难道这些鳄鱼都被锁着?大家正在往里冲,却听青铜链发出了倒卷声,看来鳄鱼吃饱都回来了。

    长夜抄起金顶黑伞,几下砍断水中的青铜链,拴在一起打了死结。

    九叔骂他鲁莽,若是铜链那头锁的是什么厉害的东西,鳄鱼是牵制它的,我们岂不是要遭殃?

    绿雷说还是先走为上,鳄鱼已经过来了。

    我们没有停留,身后传来鳄鱼撕扯青铜链的声音,不多时,前方的水面开阔了许多,在一个半球形的洞窟中,有一块露出水面两米的石台,八条青铜锁链耷拉沉入了水面下,石台上躺着一个黑色的东西……

    我们距离石台将近十米,光线又暗,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九叔举起了单筒望眼镜,才看了一眼,就惊呼了一声:我靠,不会是比黑凶白凶还厉害的红毛老怪吧!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保定市叶萍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河北正邦环保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上海市星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潜孔钻机北京有限公司| 淄博巨东工贸有限公司| 天津市可耐建筑机械销售有限公司| 山东奥翔硅碳棒制品有限公司| 激光焊接机有限公司| 冲孔板北京有限公司| 成形机床有限公司| 纺织上海有限公司| http://www.supermuste.com http://www.china-dom.com http://www.dirtyteenwhor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