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我起来的时候,发现屋子里亮着灯,他们应该已经起来了,门半开着,外面月光如银,我披上衣服来到了门口,突然发现自己没穿鞋,回头去穿了鞋,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白衣女子,她披散的黑发遮住了脸,看着像是白玛,她光着脚丫子,但是她的脚上沾满了血。

    “白玛,是你吗?”

    我问了一声,门口的白衣女子一动不动,仿佛木偶一样立着,突然,我的背后伸出一双冰冷的手,一下子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想喊救命,却已经无法出声,低头的瞬间,我看到自己竟然穿的不是自己的鞋子,而是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枚子,枚子!”

    一个声音在我耳边飘荡。

    我的身子剧烈摇晃了几下,突然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九叔看着我说:怎么,梦靥了?

    我这才发现自己满头大汗,想起刚才的诡异梦境,不由一阵心悸。

    “九叔,现在几点了?”

    我坐了起来。

    九叔拿出怀表看了看:四点半,你再睡一会儿吧。

    因为我的梦靥,绿雷和陈正魁也被吵醒了,昨晚睡的早,大家都没有了睡意,闲聊了几句,白玛也起来了,洗漱之后,刚好五点。

    我们到寨子入口的麦场时,稀稀拉拉来了几个人,快五点半的时候,人总算是到齐了,我们这个打狼队总共五十多人,都是青壮年,有提长矛的,有背弓箭的,有拿镰刀的,还有拿土枪的,更多的则是拿着锋利的农具。

    九叔讲了几句:同志们,狼是人类的死敌,偷我们的家畜,伤我们的亲人,此次打狼运动,将进行一个月,为了瑶乡的长治久安,为了大家的生活太平,我们要全力以赴,遇见饿狼,要对其迎头痛击……

    他乱七八糟讲了一通,下面交头接耳,没几个人专心听他的,末了,他问白玛: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白玛说:打狼不是儿戏,大家要注意安全,出发吧!

    我们离开寨子之后朝着西南方向前进,上了巴标坡,沿着凤山群岭的山梁前进着,如此多的人,即便有狼,也肯定吓跑了,我们的最终目的地是穿过那甲丘,从拉安、南塆、干猛方向,越过一道山涧,然后去狼群经常出没的乔龙坡,利用携带的几只病死羊,洒血吸引狼群,然后利用火攻杀狼。

    山里的清晨,空气透着寒意,我呼吸有些不畅,手里拿着一根长矛,感觉有些离谱,自己怎么会去打狼?可是,这却是真实发生的。

    火把在山岭上蜿蜒前进,快七点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乔龙坡,这里山势整体坐西朝东,俯瞰瑶城古寨,在洼地有很大的一片草场,因为接近秋天,山里的茅草成片成片的枯黄,火一点,瞬间就会烧起来。

    我们将死羊放血之后随意扔在了草场里,在四周铲出了一道三米宽的隔离带,免得引起烧山大火。

    随后,众人在狼经常出没的地方留了一个口子,众人伏在深草中静待着。

    说来也离奇,那狼好像知道哪里有羊似的,或许是跟风闻着羊血的腥气来的,天将亮未亮的时候,我听到了狼嗷声,只见大山的黑影中,先是出现了两个绿点,犹如两盏鬼火一般,那正是狼的眼睛。

    起初,只有一头狼。

    这应该是探路的。

    这只狼从口子里走了进去,嗅了嗅草地上的羊血,畏首畏尾的夹着尾巴,跑到一只死羊前用嘴拱了拱,它朝着四周望了望,然后夹着尾巴离开了,跑上山梁之后,仰着脖子发出了狼嗷声,似乎正在呼唤自己的同伴。

    狼毕竟是畜牲,虽然有一定警觉性,但与人的智慧相比,那是天差地别,它们不可能做太多的分析。

    不多时,远山传来了狼叫,是在给探路狼回应。

    半个钟头之后,天已经大亮,山梁上出现了数十只狼,最前面的头狼,是一只白狼王,比普通的狼体形要大一半,非常的强壮,那只探路狼小跑着上前与白狼王接了头,白狼王带着狼群小心翼翼进入了草场,然后开始试探,在死羊的旁边不断徘徊着。

    许久,一只枯瘦的饿狼扑向了一只死羊,才咬了两口,就被白狼王獠牙毕露的喝退了,白狼王开始撕咬,死羊鲜血四溅,它胸前的白毛被鲜血染红,狼嘴殷红,其它的狼绕着狼王徘徊不已,等白狼王吃饱,其它狼全扑了上去,开始争夺食物……

    白玛打了几声布谷叫。

    埋伏在四周的打狼队成员纷纷点燃了茅草,顿时,烈火在草场中席卷,眨眼间就连成了一片,宛如火海一般,我们来到了口子出,这里没有点火,狼群受惊,纷纷朝着这边冲来,众人手持长矛短棍,狼并没有一股脑全扑过来,而是一只一只试探着,过来一只,我们围杀一只,狼群被火海包围,白狼王在焦急的乱转,发出了狼嗷声,不少想要从火中突围的狼,刚钻进去,浑身的毛就会燃烧,很快便烧死了,惨叫声更是听的人浑身发毛。

    白狼王长啸了一声。

    但见剩余的十多只狼围在它的四周,开始往后退,九叔和白玛同时说道:小心喽,狼王要突围了!

    果然,群狼身形猛的一动,快速急奔而来,它们纷纷围着白狼王,拼命朝这边而来。

    我们虽然有五十多人,但同时面对十多头饿狼,也是有点发怵,说时迟,那时快,眨眼白狼王已经冲到了火海外,其它的饿狼也闪电般四散飞奔,开始乱逃。

    让我没想到的是,白玛竟然提着直刀朝白狼王冲了过去,与白狼王搏斗了起来,一个回合,她的胳膊被白狼王的利爪扑到,顿时鲜血染红了白衣,她速度极快,就在狼爪落下的同时,直刀砍向了白狼王的脑袋,白狼王身子一缩,往后猛稍,白玛躬身前倾,直刀斜砍在了白狼王的脸上,它的右眼当场被切成两半爆裂,雪白的狼头上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血线,白狼王吃了大亏,嘶鸣一声,扭转腰身,借机往左方奔逃,他跑着Z字形,白玛追了几步,但哪跑得过四条腿的?白狼王冲上山梁,迅速不见了……

    有三只狼没逃脱,在众人的围杀下,它们逃入了火海,宁可被烧死,也不想被杀死,可见它们对人的恐惧胜过对火的恐惧。

    白玛看着狼王离开的方向叹息道:听说白狼很记仇,希望是假的。

    这时,天边传来咕嘎咕嘎的声音……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奥硕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注浆泵北京有限公司| 郑州市汇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深圳市捷昕橡塑海绵制品有限公司| 燃气阀有限公司| 潜水泵北京有限公司| 河南希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收银机有限公司| 地源热泵北京有限公司| 轴流泵有限公司| 山东安和力科技电子有限公司| http://www.hickory-homesforsale.com http://www.allcarautogroup.com http://www.siticouri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