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发形蛇的学名为铁线虫,也有人称之为铜丝蛇或天丝,其虫体细长,形如马鬃状,长可达一米,成虫生活在水中,南方因为水源丰富,因此比北方更常见,它可通过水源感染人体,引起铁线虫病,让人产生腹痛、腹泻、血尿、放射性腰痛等,虫体排出后,症状也会缓解。

    绿雷见到地上蠕动的发形蛇,有些站立不稳。

    长夜说这发形蛇肯定是从他裤子里钻进去的,幸亏及时排出体外,若是产下寄生卵,后果不堪设想,九叔拿出黄色的宝塔药递给了绿雷,让他吃两颗打打虫,免得留下后遗症。

    绿雷哪敢怠慢,赶紧服下了药粒,我们往前面走了一段,绿雷休息了半个小时,情况才稍稍好转,大家都是心有余悸,没想到躲过了可怕的烟螟,却差点儿在这细细的发形蛇上栽跟头。

    九叔问绿雷感觉怎么样?

    绿雷起身活动了一下:没事了,那发形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我体内的。

    长夜说:你之前不是说发痒,可能就是那会儿。

    他的下身肿的厉害,九叔之前还叮嘱他千万别挠,怕破了皮感染病菌,却不成想让发形蛇钻了空子。

    这殉葬渠的洞窟特别长,我们走了有五分钟,却还是没有看到出口,听到前面有清脆的铃声,我们都警惕了起来,绿雷问:不会是招魂铃吧?听说古代巫师可以用邪术,让鬼魂索命。

    九叔这次没骂他,只是叮嘱大家小心些,别又着了道。

    为了节约电池,大家都拨灭了战术射灯,只有九叔的一个普通手电筒照明,昏黄的光圈有些散,很难看清十米开外的东西,我又产生了在甬道出口的那种诡异感觉,仿佛身后跟着什么东西,不由往身后看去,只见有红色的影子跑了过去,好像是一个红衣童子。

    我心里暗骂一声,还真的有东西???

    长夜见我回头问:怎么?

    我悄声道:刚才,我看到有个红衣童子跑了过去,消失在了右边的殉葬渠中。

    九叔说:不至于吧,这里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的活人,一点儿脚步声也没有呀。

    绿雷拨亮了头上的战术射灯,白色的光柱照向了右侧的殉葬渠,只有绵延起伏的白骨,他不解道:会不会是你眼花了,刚才九叔的手电筒可是照着前方,按理说你不可能看到后面的东西???

    手电筒留在后面昏黄光芒,最远只能看到两米外,而我看到的那个红衣童子,起码在五米之外!

    我顿时也有些怀疑,难道真是我晃眼产生幻觉了?

    九叔说:好了,继续往前走吧!

    绿雷突然想起了什么:那铃声消失了。

    长夜往后面看了看,又往前面看了看,他压低声音对九叔说:刚才的铃声莫非与枚子看到的红衣童子有关?

    九叔咧了一下嘴,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怎么跟绿雷似的,也神神叨叨的,你还真以为有什么招魂铃邪术???要是古代巫师真的那么厉害,还有现代科学发展的余地吗?

    长夜却非常冷静地说:我并非是相信鬼神之说,而是刚才那铃声,说不定可以让人产生一些异常心理感应,枚子毕竟年纪小,心性不稳,容易受到迷惑。

    九叔愣了一下:还别说,真有这种可能性,枚子,你堵住耳朵,我们继续往前走。

    我用双手捂住了耳朵,跟着九叔他们往前走了数十步,这回并没有听到铃声,但那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我不由自主的往身后看去,但见一个红衣童子正在朝我笑,我急忙喊道:九叔!

    就在九叔等人回头的瞬间,红衣童子再次消失在了殉葬渠中,绿雷拉开了我捂住耳朵的手,问:枚子,又看见了吗?

    我连连点头。

    九叔和长夜对视了一眼,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长夜突然凑近了我的眼睛,对九叔说:你过来看!

    九叔盯着我的眼睛,他的瞳孔一阵收缩:怎么会这样!

    见他们这么说,我被吓了个半死,急忙问:我的眼睛怎么了?

    绿雷嘴唇颤抖着说:枚……枚子……你的眼睛里布满血丝,瞳孔出现了两个红点儿。

    听他这么说,我的身子凉了半截,长夜说:这症状跟袖犬差不多,应该也是陨铜产生的后遗症,希望会自行消散。

    九叔突然眼睛一亮:这恐怕,也并非坏事,说不定枚子刚才真的看见了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长夜眉头一皱:你是说他开了阴眼?

    九叔点了点头:很有可能,不然,我们怎么什么都没看见,而且连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听了他们的对话,我更加害怕了,要真是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那岂不是太要命了?

    长夜拍了拍我的肩膀:枚子,别怕,老九的话可信度不高,按照我的看法,你看到的可能是脑海中的幻象,或者是不属于我们这个时间的东西,也就是说,你看到了过去的残影。

    他这哪里是安慰我?

    分明就是恫吓啊,看到过去的残影,那不就是鬼嘛!

    长夜又道:我说的残影,并非是鬼魂,只是过去的残影,而我们传统意义上说的鬼魂,是与我们存在于同一世界、同一时间的不可见物。

    绿雷还补了一刀:那也挺吓人??!

    九叔对绿雷一摆手,你就别瞎起哄了,他转头叮嘱我,别疑神疑鬼了,常言道,疑心生暗鬼,应该是你第一次下斗,见了太多死尸,有了心理阴影,再加上被陨铜影响,才乱了心智,一定要静下心来,不然,待会儿指不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他将一个玛瑙的鼻烟壶递给了我:你没事多闻闻,可以提神醒脑。

    我感到汗颜。

    没想到自己这么弱鸡,打开鼻烟壶挑出一点儿药粉闻了一下,连打了三个喷嚏,立马精神百倍。

    九叔笑了笑:好多了吧?

    我揉了揉鼻子:味儿挺冲的,不过很好用。

    不久,我们来到了殉葬渠洞窟出口的不远处,只见那里挂着一串青铜风铃,有风吹过时,会发出悦耳的叮当声,而让我们意外的是,这串风铃竟然挂在一个倒悬的红衣童子的小辫儿上……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牛皮纸上海有限公司| 真空泵有限公司| 点钞机有限公司| 造雪机有限公司| 安捷美北京国际展览有限公司| 浙江咸亨国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智展有限公司| 齿轮泵有限公司| 临淄区南王镇帅丰塑料厂| 深圳 龙火科技有限公司| 邯郸远通物流公司| http://www.altecorestauracion.com http://www.minecraftgamescom.com http://www.jinromar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