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杀了我,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万念俱灰的狂刀首领,目光死死的盯着秦夜,今日他是败了,整个杀手组织都败了。

    但是有资格杀死自己的人,只有眼前这个小子!

    除了他之外,放眼海市无人有这个资格!

    秦夜浓眉挑起,这个狂刀组织的首领,已经是不想要活下去了,这般万念俱灰,纵是没死亦如死。

    “杀了我!”

    被秦夜扣住脖子的狂刀,身体没有任何的挣扎,几乎是用自己憋着的一口气,全力吐出来的。

    秦夜并没有在意狂刀的求死,目光转而望向了一旁跪在地上,站不起身来的董婉儿。

    董婉儿只是朝着秦夜点了点头。

    狂刀首领终是对她有恩,既然狂刀首领一心求死,那么就最后满意狂刀首领,送狂刀首领最后一程。

    得知到董婉儿的心思,秦夜不由得闭上自己的双眼,扣住狂刀脖子的手掌,劲力一吐。

    “咔嚓!”

    狂刀的脖子被劲力所震碎,脑袋彻底栽在秦夜的手背上,生机一点点流逝,沧桑绝望的瞳孔,一点点散焦。

    嘭!

    秦夜掌心劲力再震,将狂刀那具断臂的尸体放在,转而拾起地上又黑又硬的断臂,放在狂刀的身边。

    也不至于这个人死后,还落得一个没有全尸的下场。

    负伤艰难走过来的董婉儿,目睹到地上狂刀首领的尸体,神色复杂的看着秦夜,罕见开口道:“秦夜,谢谢你?!?/p>

    董婉儿何尝不知道,秦夜没有折磨狂刀首领,或者把狂刀首领交给其他人,已经是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了。

    这也是秦夜最大的仁慈了。

    至于狂刀首领能活下去,狂刀首领也会自行寻死的,多年的三观崩塌,董婉儿知道首领何等自负。

    他不会背着失败的名头,活下去的。

    一个痛快的死法,那才是狂刀首领最需要的。

    “小事一桩?!?/p>

    秦夜伸展了一下懒腰,周身金光化作漫天金光粒子散去,待到解决了这个杀手组织的首领,全功率的金光护体,三分钟时间也到了。

    “叮,金光护体全功率时间结束,冷却时间24小时?!?/p>

    神级系统的声音,再度响起。

    “叮,恭喜宿主瓦解一方组织,完成了一人之下的成就!”

    “奖励十年寿命?!?/p>

    秦夜心头一震,好家伙,这真是活菩萨啊,解锁了这等成就,还能年年益寿,看来也不错。

    “接下来,是杀光组织所有人吗?”

    董婉儿把询问的目光,望向一脸喜色秦夜,现在狂刀首领,已经死在秦夜的手中。

    对于这个杀手组织,秦夜有绝对的掌控权。

    秦夜可以决定,杀手组织所有人的生死,当然,在董婉儿的心中,这个狂刀组织所有人,也包括上自己。

    “不!”

    秦夜则是说出了,令得董婉儿意外的话,说:“杀光组织所有人,这还太过残忍了?!?/p>

    “那你要怎么做?”

    董婉儿不由得心生好奇。

    “不是我要怎么做,是你要怎么做,以后狂刀组织,归你所掌控,如果他们不服从你,那就杀!”

    秦夜用平静的话,说出最语出惊人的事情。

    曾经出自狂刀组织的核心成员,秦夜自认为,除了这位死去的狂刀首领外,没有人比起董婉儿,更加了解这个杀手组织了。

    秦夜相信这个女人的实力,没有了这个杀手组织的头目,核心高手黑尸在,这个杀手组织,董婉儿的实力毋庸置疑,那就是组织里最强大的杀手。

    加上,绿尸在组织的年头,比一般杀手都要来得高,真正把杀手组织原来的首领,取而代之。

    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这个杀手组织,可是谁强就能当首领,这可是遵循森林法则的弱肉强食,谁的拳头硬,谁说话就硬气!有道理!

    “我来掌控狂刀组织,这怎么可能!”

    董婉儿俏脸涌上惊讶之色,一脸诧异的看着秦夜,要知道,狂刀组织遍布整个海市。

    其他的市区省份,更有组织的分支。

    不管是谁,掌控到这个狂刀组织,那都是掌控着一股庞大势力,虽然这股势力,不能摆在台面上说。

    但不可否认,目前组织的强大之处,盛在基础杀手的数量众多,遍布着九州国多个城市城镇之中。

    如果一时之间,号召狂刀组织所有的成员,那将会达到着一个恐怖的人数数量,不可小觑。

    “既然你知道狂刀组织,来得如此庞大,那么你也知道,很难做到根本上的瓦解?!鼻匾沟?。

    “我看是未必这样……”

    董婉儿则是摇头说道。

    但只要瓦解掉狂刀组织的核心成员,其他组织分支,自然是不攻自破了,没有太大的威胁可言。

    这些杀手组织的分支,也不见得会因为狂刀组织总部的覆灭,从而踏上一条复仇之路。

    这种结果,几乎是不可能的结果。

    只是因为真正效忠于狂刀组织的核心成员,一直都留在总部,杀手组织的分支,不过是组织划分过去的一些中流砥柱。

    “组织核心成员,不超过二十人?!?/p>

    董婉儿回想了一下,这次秦夜和她能这么快,对着组织总部长驱直入,能这么快杀入总部深处。

    也是因为狂刀首领,把大部分组织核心成员,安排刺杀任务去了。

    令得组织总部一时空虚,让秦夜找到了一个缺口,顺势从中打破过去的机会。

    “那我要血洗总部,那是要多少杀手就此死于非命,血洗组织总部,会造成多大的杀戮?!?/p>

    “我可不是一个刽子手,真要杀那么人,我是做不到的?!?/p>

    秦夜淡定的说道:“这个杀手组织,也不过是一把双刃剑,怎么运用这个组织,从来都是看首领一人?!?/p>

    “要是你也不想见到那血流成河的一幕,就答应我的话,正式全面接管下这个杀手组织?!?/p>

    “……”

    对于秦夜的说法,董婉儿一时也陷入沉默下来了。

    血洗杀手组织的总部,这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造成着巨大无比的影响,秦夜的顾虑,也不无道理。

    或许真要有人,能胜任狂刀组织首领之位。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汽车用品上海有限公司| 织带机有限公司| 水工业上海有限公司| 压片机有限公司| 北京天一健展览有限公司| 北京出口中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淮安市上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工装夹具有限公司| 深圳市诚盛鑫电子有限公司| 重庆市力加塑料托盘有限公司| 滤网上海有限公司| http://www.vapeout.net http://www.omahabeerandbacon.com http://www.mjspor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