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lf4d"></acronym><track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track>
<option id="elf4d"><li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li></option>
  • <sub id="elf4d"></sub>
    <nav id="elf4d"></nav>
  • <track id="elf4d"></track><track id="elf4d"><li id="elf4d"></li></track>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sub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sub>
  • <nav id="elf4d"><progress id="elf4d"></progress></nav>
  • <tbody id="elf4d"><center id="elf4d"></center></tbody><sub id="elf4d"></sub>
  • <track id="elf4d"><li id="elf4d"><option id="elf4d"></option></li></track>
  • <option id="elf4d"></option>
  • <track id="elf4d"><noframes id="elf4d"><track id="elf4d"></track>
  • 自那以后,夏照午就没有再听到过纪修尘的消息。

    夏照午还和傅寒临说过这事儿,傅寒临只是和她说现在没人再盯着她不放了。夏照午登过暗网,发现悬赏她的那条帖子消失了。

    不过,夏照午对此并没有纠结太久。

    最近,他们可以随时回国,但夏照午没立即决定要走。

    她最近待在联盟里,给底下的那些员工培训和考核。

    虽然夏照午的要求很高,出的题很难但是联盟里的每个人都乐此不疲的破解一个又一个代码,学的可谓是不亦乐乎。

    pp对此表示很满意,夏照午终于承担起了她盟主的责任了。

    上次和vo

    见了面后,他就马不停蹄的带着小六环游世界去了,现在正在R国的一个海岛上。

    距离郁汐开学还是有二十天,夏照午打算开学前两天再回京城,傅寒临先一步回国处理公司的事情。

    夏照午便带着糖糖和郁汐在慕容家住了下来。

    慕容兰身子在夏照午的调理下逐渐好转,由于每天都在女儿和可爱的外孙陪伴下心情愈来愈好,身体自然也变得好了起来。

    她现在热衷于每天带着夏照午和糖糖出去吃吃吃,买买买,每次出去都要给夏照午和糖糖买一大堆衣服。

    慕容兰钦点慕容韶陪同他们一起去,给她们拿东西,慕容韶苦不堪言。

    慕容家的女儿找回来了,成为c市上流社会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知道慕容家的女儿回来,自然也有些人起了结亲家的心思。

    不过听说人家已经结婚生子了也知道遗憾遗憾,只得作罢。

    一个懒洋洋的午后,夏照午在花园里坐在藤椅上看着糖糖和院里的金毛玩儿,对面坐着慕容兰。

    “小午,你要回京城吗?”

    “我打算下周回去,到时候郁汐也要开学了?!?/p>

    慕容兰自然是不愿意让夏照午走的,因为她还没有和自己的女儿好好相处。

    “您不是说从来没出过M洲吗?这次和我们一起去京城看看吧?!?/p>

    慕容兰愣了愣,随即扬起了一个笑,“也好。我出去看看,顺便……看看大姐姐?!?/p>

    慕容家的大小姐在京城去世,骨灰自然落在了京城。

    慕容家原本打算将坟茔迁过来,可转念一想害怕惊扰了底下沉睡的人,所以就作罢了。

    慕容婉走的时候,慕容兰只是一个不知事的小孩儿,记忆里大姐姐的面容已经暗淡了。

    但她还是要去拜祭一下大姐姐的,更重要的是她舍不得糖糖也舍不得尤许。

    一周后,慕容一家人全部去了机场送夏照午他们四人。

    慕容韶说:“小姑姑,你们先去,过几天我去京城找你们?!?/p>

    慕容兰微笑:“好?!?/p>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飞机抵达京城国际机场。

    傅寒临亲自来接的他们,“妈,我先带着你们去吃饭?!?/p>

    夏照午嘴角抽了抽,傅寒临这声妈叫的太顺畅了。

    慕容兰笑的快要合不拢嘴,“好好,正好我们糖糖也饿了?!?/p>

    “去吃饭!”糖糖点着小脑袋瓜。

    …… ……

    傅寒临带他们去的是一家家常菜馆,这家只做一些家常菜,做的很是不错。

    傅寒临想着自己丈母娘第一次来京城,尝一尝京城的本地菜最合适。

    “妈,这的菜都是一些家常菜,不知道您吃的喜欢不喜欢?!?/p>

    慕容兰看着桌子上她爱吃的菜品,心里对这个女婿是越发的满意。

    “喜欢喜欢。寒临有心了?!?/p>

    傅寒临风雅一笑,“您喜欢就好?!?/p>

    “我将时间空了出来,到时候可以带您参观一下京城各地?!?/p>

    “你的心意我心领了,还是工作为主?!蹦饺堇妓?“到时候让尤许带着我逛逛附近就行?!?/p>

    “都听您的?!?/p>

    吃完饭后,他们走出包厢门的时候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那……那不是白莲月吗?”

    郁汐惊讶的看着显示孕肚的女人,有点难以置信。

    “她……她结婚了?”

    夏照午不太清楚京城最近发生的事情,尤其是白家的事情。

    白莲月看到了小照午,小心的走了过来。

    “姐姐,好久不见了?!?/p>

    夏照午看着她隆起的肚子,白莲月轻笑了声,“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

    夏照午皱眉,“你应该知道我不是白家的女儿吧?之前我就说过我不是你姐姐,现在就更不是了?!?/p>

    白莲月当然知道,当她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有多么开心。

    那可是她那几个月唯一一件让她开心的事情了。

    慕容兰瞬间明白眼前这名怀孕女子就是白家的那个养女了,她知道白家将宠爱给了这个养女,所以下意识对这个女孩有偏见。

    “尤许,我们走吧?!蹦饺堇妓?“我看看糖糖有些困了?!?/p>

    糖糖现在已经趴在了郁汐的肩膀上,昏昏欲睡。

    “嗯,我们走吧?!?/p>

    白莲月看着他们的背影,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扯了扯嘴唇。

    ……

    离开家将近五个月,再次踏回这栋别墅的时候,让夏照午产生了久违的归家的感觉。

    这才发现,这栋别墅里留下了太多美好温暖的回忆。

    安顿好了慕容兰,夏照午也洗了个澡。

    她回来这件事没太多人知道。当初走的匆忙,回来的时候发现养在窗台上的花儿已经抽芽开花了。

    傅寒临从身后抱住她,将下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

    “照照,我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傅寒临双手环抱她,“现在你找到家人了,我们也弄明白了那些事情。我该给你一场盛世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p>

    之前傅寒临就和她提过这件事情,但当初有太多未完成的事情阻碍在他们前面。但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他们未来的生活该是岁月静好的。

    这次夏照午没有拒绝,“好?!?/p>

    …… ……

    慕容兰知道这件事很开心,忙说这些事情交给她来准备,她一定会准备一场完美的婚礼。

    夏照午怕她操劳,也请了一个专业的婚礼策划来帮忙。

    九月开学,郁汐去了心仪的京A。

    屯昌肯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森展(北京)国际展览有限公司| 输送带北京有限公司| 河北省任丘市威森塑料注塑厂| 宁波市诚信技术维修服务中心| 丝印特印北京有限公司| 淄博龙奥电缆桥架有限公司| 苏州丰升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测量仪器有限公司| 行星减速机有限公司| 山东智展有限公司| 深圳市龙虎科技有限公司| http://www.aeroflot-63lo.com http://www.niklaspassmann.com http://www.masmadera-mtpe.com